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四章
    “杜林?”,薇薇安夫人露出了些许思索的神色,好一会,她才犹豫着说道:“这个名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她的神色很淡然,杜林这样并不出众的“小人物”她没有听说过很正常,如果不是照顾乔恩的面子,她肯定会直言自己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对此杜林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薇薇安夫人虽然已经被软禁限制了自由,但是她依然是依然是薇薇安夫人,她有属于她的骄傲,即使她落魄了,也不是谁都可以看见她软弱的一面。

    薇薇安夫人神情微微一动,仔细的打量着杜林,突然问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

    事到如今如果薇薇安夫人再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这辈子就算是白活了。很明显,乔恩的出现就是这个叫做杜林的家伙安排的,她痛恨的望向杜林,也痛恨的望向都佛。

    都佛欲言又止,以后还是闭上了嘴巴,选择了沉默。他很想说些什么,可是无论他说了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是杜林安排才靠近她的,铁一般的事实!

    在薇薇安夫人看来,乔恩可能会撒谎,杜林可能会继续欺骗她,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杜林居然全盘认了下来。

    “没错,夫人。乔恩是我特意安排他靠近你的,而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乔恩影您的判断,从而影响到市长大人的判断。”,薇薇安夫人的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来了,她冷笑着转过身,闭口不言。

    这辈子有一个半人伤害她伤害的最深,第一个就是她的丈夫,明明就是为了获得地位和权势,却非要表现出一副恶心的嘴脸让她相信这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以至于在结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薇薇安夫人都没有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她选择用放荡的方式来报复市长大人,其实在她这么做的背后,未必没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她想要市长大人吃醋,证明哪怕他热衷于权力,但内心也是有她的。

    但是她失败了,对于她的行为市长大人如同没看见一样,他整日只关心自己现在的地位如何,掌握着多少资源,有没有机会冲击州长的宝座!

    是的,彼得正在准备冲击州长的宝座,他很明智的没有听从某些低能的意见把所有的运气都赌在中期大选上。他很清楚,无论在坎乐斯新党的势力范围有多么的狭小,实力多么的微弱,他都没有任何机会打断州长的这一次连任。所以,他把机会放在了下一次大选年,他现在正在积极的做准备,机会和胜利的果实,永远都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对于彼得这样热衷于权势的人,妻子只是他生活中的点缀,只是他完成应尽的社会责任的一个过程,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薇薇安夫人的怀孕,则意味着另外一种情况——他对自己的家庭失去了控制,不少普通人会遇上这样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可能虽然难堪,但并非不能解决的事情。

    可彼得是政治人物,每一个政治人物至少都要把自己展现在民众眼前的一面,打理的妥妥当当,家庭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这部分做不好,或许市长就是他的巅峰,想要再进一步就难上加难了。而这也是他一边极力控制失态不扩散,一边又极力的全城搜捕乔恩。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另外半个——乔恩。

    薇薇安夫人和乔恩的第一次接触完全是沉浸在对身体解放的快感之中,但是渐渐的,薇薇安夫人发现自己对乔恩产生了一种可耻的情愫,也让她快速的沉沦。

    她把乔恩当做了自己的情人的同时,也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孩子,而这一切都源自于那样一场游戏。

    对于真正的荡妇们来说“妈妈”这个词可能只是一个笑话,但是对于一个渴望成为母亲的女人来说,这个词就被赋予了太多神圣的东西。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局面,她怀孕了。她想要真正的成为一个母亲,所以她铤而走险。

    但是她没有想到,乔恩和彼得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才靠近她,这让她很伤心。

    “夫人您可能不知道!”,杜林并没有因为薇薇安夫人的冷漠就放弃,脸上反而带着一种智珠在握的微笑,轻声说道:“乔恩,当然您现在可以知道他的真名字,都佛。他想我忏悔,他说他和一个不应该产生任何联系的女人产生的感情,这让他很困扰,也很悔恨。当他知道您被软禁之后,就有了今天我们之间的见面。”

    “我来这里也不是看您的笑话,只是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合适的方法,至少让我们彼此都安全的将生活继续维持下去。可能您会觉得这是我们走投无路之下最后的办法,但这并不是,这是一个眷恋着他不该眷恋的女人的小子向我提出的请求。我来到了这里,并且打算解决这个问题。”

    薇薇安夫人嗤之以鼻的冷笑着,“解决?怎么解决?一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和市长之间的战争是你们可以决定的吗?不,其实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定了下来。”

    杜林摇了摇头,“那么您真的希望您肚子里的孩子,连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都做不到就夭折吗?”

    薇薇安夫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市长大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这次来的州立税务局的调查官很难缠,他要求将一年内的所有申报材料都搬出来,一张纸一张纸的审验,这让市长大人操碎了心。有的东西确实可以瞒住别人,但是有的东西,根本瞒不住人。

    为了堵上漏洞,他已经竭尽全力的干扰调查官的检验过程,同时还安排了人毁灭一些证据,以及证人。

    撕开了领结,他将公文包交给了管家,随口问道:“夫人今天还和以前一样平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