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三章 见面
    账目是一个很惊悚的话题,多少届税务官在赶往自己需要上任的城市的路途中莫名其妙的倒下了?帝国的税收早就是一个黑洞,在封建帝制时期,贵族们对自己领地拥有绝对的控制权,他们根本不可能放任皇室来从他们的领地上掠夺资源和财富,而这也是贵族和皇室之间最大的矛盾之一。

    久而久之,地方上的税务官要么被执政官或者市长收买了,每年报税的时候都报不出一万块的税收,要么就龟缩在税务局,混到任期结束之后灰溜溜的离开。

    税收问题虽然已经比之前要好很多,新党大力推动各项改革之中,就有税务改革的问题。不过到现在为止收效甚微,很难取的怎样突破性的进展。

    但并不能因此就说明帝国对税务已经放弃,事实恰恰相反,在新党把持帝国政权的今天,新党对于税收问题无比的重视,可以说只要能够从账目上查出问题,那么新党就绝对会伸手。

    原因其实并没有多么的复杂,简单点来说就是新党没钱,穷。

    旧党的运作资金来自于一层层的黑金进贡,那么新党的运作资金来自什么地方呢?

    答:来自于社会热心人士的捐助,一些官商的混合体,以及“皇商”的收入。所谓社会上热心人士的捐助基本上都是已经初现霸王之资的商人们提供给新党的,他们的目的就是用金钱换取政治上的庇佑和支持,换取更大的收益。其中有一部分商人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些政治人物,那么他们理所当然的会把钱用在自己的身上,来展现自己与众不同的政治抱负,和决策执行能力。

    最后,也是最大的一部分收入,就是皇商的收入。皇商是皇室专属商人的简称,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人,才维持住了皇室的体面,至少让皇室不需要再依靠根本收不上来多少钱的税金生活。加上皇商本身就代表了相当程度的影响力,总之皇商很成功,赚的很多。

    而这些,都不足以让新党放弃税收。

    只有把税收问题解决了,才能够彻底的解决帝国执政党目前最大的难题——空有很多改革计划,但没有钱去实施。

    新党难道看不见底下这些城市税收上的黑洞吗?他们当然看得到,但是问题是看见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够查出问题来。在税务改革难以推进的现在,想要从早就被收买的税务官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高层派人下去查一圈,结果发现所有的税收申报的都很合理,没有任何“舞弊”的现象。

    查不出问题,又怎么能够借着这样的机会发作?

    所以说这是一个难题,很大的难题。

    所有的堡垒都把假想敌想象的无比强大,但是他们总是忽略实际上很多敌人都是来自于堡垒的内部。外界的人想要查特耐尔城的账目很难,但是本地人想要查这个账目,还难吗?

    修恩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他会借助自己身为高级探员的影响力,影响坎乐斯的州立调查局,让他们派出“明面”上的队伍护送税务局的税务官下来清理地方税务。这绝对能够让彼得把注意力从乔恩身上挪开,转移去对付这个来“找茬”的税务官。有这么多的时间,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为杜林找一个上家。

    如果杜林有了“上家”的庇佑,只要这个上家足够强大,即使面对彼得这位市长大人,他也不需要担心自己会被一个浪头给拍死。剩下的,就是想办法搜集证据,将特耐尔的**公之于众。

    还算合理,至少杜林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他过于明显的漏洞。他脸上露出了同意的神色,但是内心深处还在提防,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伟大的人,而且还与他不是同族。

    两人商量了一下之后的事情,很快就分别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都佛问道:“你相信他的话吗?”,他是说修恩。

    杜林面色严肃的摇着头,“我不相信他的话,所以表面上我们在合作,实际上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自救,不能把希望都放在别人的手里。”,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掏出了香烟,递了一根给都佛,两人驻足点了火之后,才继续向前走。一边走,杜林一边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见薇薇安夫人一面,只有见到了薇薇安夫人之后,我们才知道迷宫的出口在什么地方!”

    对此都佛并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外露,他知道自己不如杜林聪明,所以他只要扮演好执行者的角色就可以了,至于为什么去做,那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两名年轻的警察就出现在彼得家的大门外,非常尽忠职守,从早到晚都没有离开过。晚上应酬结束回来的彼得还让人给两名警察一人送了一包烟,还有二十块钱,算是对他们的奖励。彼得心里很清楚,这一定是普朗多为了讨好他安排的,他虽然不太看得起普朗多,可对于这些警察,反倒没有什么偏见。

    毕竟,这两个警察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总之他们守在这里,不是吗?

    一连三天,庄园里的人已经习惯了门口有两名警察值守,特别是一些仆人对这两个警察的感观就更好了,他们的存在让这些仆从减少了不少工作量,至少不需要不间断的巡逻,来预防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

    第四天,天气有些阴沉,风也不小,风中夹杂着淡淡的水雾和小水珠,看样子就快要下雨了。市长大人一脸肃然的快速登上属于他的专属汽车,疾驰而去。今天来自州立税务局的调查人员将抵达特耐尔,进行为期一周的理性税务检查。有时候彼得非常的鄙视那些新党,明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却始终在这么做,除了恶心人之外他们还能得到什么?

    上午九点四十,倾盆大雨骤然间爆发,就像是天空被某个人捅了一个窟窿。瓢泼的大雨让整个世界都陷入到模糊之中,管家先生站在二楼的窗户边上,望着庄园门口在秋雨中瑟瑟发抖的两名警察,犹豫了一下,让仆人请他们进来。

    身为管家,利益始终是和主人一致的。彼得并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市长,恰恰相反的是在他狂暴的背面,日常生活中他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家伙。他很有爱心,也很温和,无论这是他的本性,还是他隐藏自己的手段,总之他很成功的将自己的人设设定的很完美。

    两名年轻的警察瑟瑟发抖的裹着厚厚的毯子站在庄园的屋檐下,雨水顺着他们的裤腿流进了他们的靴子里,即使有厚厚的毯子,两人脸色依旧很不好看,依旧在发抖。

    “给他们送两杯热茶和两套干爽的衣服,他们在门口为我们值守非常的辛苦,而且我想这样的天气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不开眼的跑到这里来捣乱。”,管家的话是这么说,但同时,他也嘱咐了庄园里的警卫们,务必看守好各个进出的路口,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两名小警察在千恩万谢之后擦干了身体,换了一套衣服,坐在给仆人们使用的休息室中沉沉的睡去,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两个小警察一样。

    在这漆黑的暴雨天!

    薇薇安夫人刚刚喝了一点肉汤,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如果不是她怀孕了,她恐怕连肉汤都喝不下去。

    每个女人都渴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一个母亲,这是天主赋予她们的权力,无论她们是否大权在握,是否地位高绝,她们都应该有成为母亲的权力。

    轻抚着其实并没有任何变化的肚子,薇薇安夫人望着窗外漆黑如夜的雨景,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就如同窗外的雨色,黯淡无光,没有一丝未来。

    紧凑轻微的敲门声惊动了她,这让她有些不悦,虽然彼得没有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薇薇安已经被软禁在这庄园里。她可以做她想要做的任何事,除了离开。

    “进来!”,沙哑的声音里残留着一丝叹然的余味,她捧着自己的下巴,望着窗外,感觉自己的心都死了。她相信,一旦让彼得找到乔恩,他一定会杀了乔恩,而且还会杀了自己的孩子。对于肚子里的孩子来说,外界太危险,任何小小的意外都足以让他们早早的去拥抱天主。

    咳……

    熟悉的声音让薇薇安眼前一亮,她身体微微颤抖着,虽然她是一个女强人,虽然她有显赫的背景,但首先她是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任何女人都渴望有一个人能够来安慰自己,给自己带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温暖。但是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她都不敢转过身。

    “这里很危险,在彼得没有回来之前,你立刻离开!”,薇薇安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她站起来转过身,望着那熟悉的身影,同时也楞了一下,因为在乔恩的身边,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男孩子。

    那男孩子向前走了两步,欠身行礼,“虽然这不是最好的时候,但是很荣幸能够在这一刻见到您,尊敬的薇薇安夫人。”

    “我是乔恩的好友,您可以叫我杜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