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二章 方法
    月色下闪亮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子之土掉渣的真挚,修恩是很认真的,他真的想要帮助杜林度过眼前的难关,但是他更想要亲手揭开特耐尔城旧党**的一面。他想要重新回到帝国的中枢去,想要重新向人们为自己正名,自己绝对不是一个逃兵。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他要有能够拿得出手的成绩,要能打动新党手握权柄的大人物。

    修恩的上司为了“掩护”他将他一脚踢到了特耐尔城来养老,但是他不甘心,他想要回去,想要参与到调查帝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阴谋当中去。之前他毫无头绪,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除了小心的防备万一之外,实际上也是在酒吧或者一些娱乐场所、街头巷尾收集特耐尔城的情报。随着情报收集的愈发完善,他越是觉得,特耐尔城是一个可以让他重新回去的地方。

    这座城市,烂透了!

    在旧党的统治下,所有一切都和钱有关系,一桩桩商人与政客之间的交易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达成了。那些表面光鲜的大人物们根本不在乎城市中居民的生活问题,他们只关心这个月又搜集到了多少钱,其中有多少是自己的,有多少需要上缴!

    是的,上缴。

    特耐尔城作为旧党控制的底盘,主要的任务就是为更高层面的旧党“造血”,大量的黑金会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州立旧党竞选办公室,一部分会作为旧党在坎乐斯州争夺州长和更多席位的“竞选资金”,更多一部分则会继续上缴,汇入旧党位于首都的“帝国雄狮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的背后东家是旧党的几位巨头,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将黑金分配到各个地方,用于对新党的阻击。

    一旦掐断了特耐尔城的输血管道,破坏了特耐尔城的“造血”功能,就会造成一个骨牌现象。愤怒的民众和媒体会大肆的报道坎乐斯的**现象,新党们也会趁机攻击旧党在坎乐斯的力量,一旦旧党失去了坎乐斯州的血液输入,所有的计划都需要进行调整,甚至一些计划都不得不暂停下来。

    到了那个时候,修恩就出名了,作为反腐的急先锋,他将会被新党的首脑人物所认识,从而回到帝国的核心,继续调查有关于……。

    想到这里,修恩振奋的攥了攥拳头,现在唯一所欠缺的,就是杜林点头。

    他想要在特耐尔城内掀开旧党的盖子,一个人根本做不到,必须有人配合他,而现在最佳的盟友就是眼前的杜林。

    首先他有钱。

    这么说可能会很现实也很低俗,作为一个梦想伟大的帝国警备调查局高级探员,似乎钱这个东西除了在罪犯手里证明罪犯罪有应得之外,并不应该在修恩的心里面出现。但问题是,这个词出现了,而且被他放在了非常重要的地方。

    钱很重要,在这个时代你可以长相丑陋,可以一无所有,但一定要有钱。只要有钱就没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无论是地位还是声望,就连那些哲学家和狂热的文艺爱好者口中神圣无暇的爱情,也是可以轻易的买到,只是价格高低的问题而已。

    买通一些重要的线人需要钱,买一些非常特殊的装备需要钱,就连吃饭睡觉都要钱,钱该是多么的重要?

    其次就是杜林手头有人,而且是靠得住的人。比起其他的帮派,同乡会的纯洁性一直是修恩所看中的东西,同乡会的瓜尔特人或许都有一个富有的梦想,但是在追寻梦想的这条路上,他们严格的遵守了瓜尔特人的行为规范,很少有人会越线。即使是在今天,普朗多大肆的散布有关于乔恩的消息,也没有任何一个瓜尔特人为了钱站出来。

    他们是值得信任的,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

    有钱,有人,那么剩下的就剩下拼命而已。修恩有拼命的理由,因为他要重新回到中枢,重新站在帝都,向人们正名他不是逃兵。杜林也有拼命的理由,因为一旦都佛被抓住,他、同乡会和瓜尔特人,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有着相同的目标,有着类似的境地,那么为什么不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向这腐朽的世界发出怒吼?

    杜林的眼神不断的变化着,他沉思了片刻,说道:“以市长大人的能量,要不了一周的时间他就会知道乔恩是谁,如果你想要与我合作,那么我们必须尽可能的撑过这第一周。”

    对此修恩其实早就有了打算,他似笑非笑的哼哼了一声,紧接着脸色猛的一变。杜林眼睛一眯向后一个翻滚,手枪已经拿在了手中,瞄准着之前修恩望向的漆黑的夜色。下一秒,一声干呕声传来,杜林眼角抽了抽,修恩一边笑一边吐,鬼知道他今天晚上喝了多少酒。

    吐了好一会,两人换了一个长椅重新坐下,修恩一边擦着嘴唇,一变笑说道:“普朗多一直不放心我,从我来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让人在监视我。只有我喝到不省人事之后,他们才会放松对我的监视。”,修恩叹了一口气,从来到特耐尔之后这段的生活的确非常的疲劳,每天都在演戏,每天都在装死,只有这样普朗多才不会怀疑他,才不会提防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酒鬼聚集的地方,消息往往也是传播最快,传播最广的地方,他很容易就从其他烂醉如泥的酒鬼口中,和一些操持着皮肉生意有技术的女人口中探听到他想要知道的消息。当然,这些消息只限于底层的消息,高层的消息他会从州立调查局获得。

    已经几年了,直到现在为止普朗多都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这让他对普朗多也愈发的小心起来。

    这是一个狡诈如狐,又非常谨慎的家伙。

    听完修恩的叙述,杜林点头表示理解,他知道普朗多很狡猾,但没有想到他还能够谨慎到想是偏执狂或是精神病患者一样。

    “你打算怎么帮助我度过这段难熬的时间?”,杜林递给修恩的手帕被杜林丢在了地上,上面的呕吐物让他没办法装回去,略微皱着眉头说起了这个话题,而这个话题也是双方合作的关键。

    修恩不在意的笑了起来,反问道:“你觉得对于彼得这样的人来说,什么是他最珍视最宝贵的东西?”

    杜林没有太多的思考就给出了一个答案,“是生命吗?”

    修恩摇头。

    “是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地位吗?”

    修恩再次摇头,他抬起手阻止了杜林继续猜测下去,眸子闪闪发亮,“对于这些政客来说,政治生命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东西,凌驾于他们对自己生命,对自己家人的重视之上。你知道吗?”

    德兰诺法案是帝国已经死去三百多年的宰相德兰诺提出的一条针对贵族的约束性法案,这条法案约束了贵族们的权力,让皇权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张,直到今天德兰诺法案依旧在发挥着无与伦比的约束性。简单一点来说,德兰诺认为“所有的以自私的政治利益为目的的团体,本质上都是非法的,侵犯了帝国皇室以及所有公正的贵族的权益”,这条法案通过之后,所有政治性团体都必须登记注册,并且说明他们的政治诉求。

    而这,也是现在上下议会的前身帝国议会诞生的原因之一。

    所以对政治人物们来说,他们可以死亡,他们的权力和权益可以受到侵害,但是他们的政治生命,绝对不能有任何的不妥。因为即使他们死亡,他们的政治生命也不会因为物种个体的死亡就彻底的完结,政治生命会随着他们在政治中所做出的贡献,继续延续下去,让他们继续“活着”!

    “想要暂时躲避过彼得的注意力其实很简单,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修恩说到两种方法的时候杜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现在轻松了不少,其次也是因为他举例的时候,也喜欢用两个例子来互相印证,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和修恩应该是一路人。

    修恩被他笑的莫名其妙,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一,彼得和薇薇安结婚到现在都没有子嗣,彼得在外面包养了四个情人,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子嗣,这说明彼得的身体有问题。我拜托了一些朋友查了一下,彼得在宪兵部队的时候发生过一次意外,他们镇压暴动的时候,被人狠狠的踢了下体,一脚就让他晕过去了,可能就是从那之后,他丧失了生育的能力。”

    “政治生命的延续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成就如同诺兰德那样作出伟大的政治成绩,能够影响到以后无数的政治人物。第二种方法,就是让自己的政治生命在自己的后代身上延续下去。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可能出了一点小问题,他或许会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将‘孩子’变成自己的这件事上,但也有可能会坚定他立刻除掉乔恩,把所有知情人灭口的心思。”

    “第二个方法,查一查账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