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一章 合作
    “要不,我们宰了他!”,都佛的语气有些森然,这可能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宰了市长。市长一死,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不会有人继续寻找乔恩,也不会有人对同乡会产生任何的威胁。但事情就这么的简单吗?真的只要暗杀了市长,就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事情理所当然的没有那么的简单,如果有一名政治人物死于非命,人们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黑幕!

    ****!

    毫无疑问一名旧党成员还是一个城市的市长死于了莫名其妙的暗杀——假设都佛和其他小伙伴们能够穿越防守森严的防线并且悄无声息的如同传说中的暗杀之神佛忒西文那样杀掉市长,然后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又踏马的能够原路返回同样不被人发现,也是毫无意义的。

    旧党重要政治人物的死亡会让旧党毫无疑问的将这件事情定性为“政治暗杀”,对于这些还活着的合格的政客来说,一个人活着可能会有很多用处,但是死掉会更有用处,因为人们往往会同情“弱者”。借这次所谓的政治事件发力,在政治上攻击新党,泼新党的脏水,那么新党不管是为了洗脱嫌疑还是找到“到底是谁在陷害他们”,新党绝对会加大对市长死亡案件的侦查工作。

    到了那个时候,新党旧党一起发力,加上一个个打算在这次事件中进行投机的政客、商人以及大亨们,杜林毫不怀疑自己随时随地都有被人出卖的可能。而同乡会、东方之星都会成为历史车轮下的尘埃,用于埋藏微不足道的真相。

    甚至极有可能我们的市长大人正在等待着“乔恩和他的同伙们”狗急跳墙,好最大限度的发挥这件事给他带来的政治效益。

    所以想要在这一轮海啸中安全度过去,还要选择最正面的方式——政治。

    在杜林的漫长的梦中,他眼前的背影接触过很多大人物,这些大人物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非常强烈的目标性,指向性。用商人们的话来说他们就是无利不起早的典型代表,用大佬的话,那就是他们具有很高的政治觉悟和抱负。

    攥了攥口袋角落里的纸条,杜林决定联络那个叫做修恩的家伙,他觉得应该和修恩谈一谈。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都佛,“换上衣服,和我走!”

    没有电话的日子并不好过,同样即使有了电话的日子也一样不好过,据说在首都等地方已经有了电话网络,但是还相对的原始,需要通过交换机进行转接。在这个过程中,通话的内容是不安全的,可以被监听并且录音,所以人们对于私下的交流,更加乐忠于传统的方式,也就是碰面。

    杜林和修恩约好的地点位于特耐尔城北部码头,码头建立在玛瑙河支流上,吃水不是很深,对于特耐尔这样一座主要依靠铁路运输的城市来说也算是足够了。每天晚上天色擦黑之后,码头上的工人们就会逐渐的离去,空荡荡黑乎乎的码头似乎给人一种惊惧的感觉。一个个比夜幕更黑的东西隐藏在夜幕之下,就像是进入了某种奇幻的秘境当中。

    在月色下,杜林独自坐在三号码头第二号装载码头的长椅上,都佛隐藏在暗处,他们两人都带了枪,以防万一。

    大约到了九点,杜林已经感觉到有些寒冷的时候,一个手里拿着酒瓶的醉鬼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杜林有些警觉的将手插入了兜里,码头不像车站,基本上晚上不可能有任何货物装载,所以一到下班时间码头上连个鬼影都很难看见,加上地处偏僻的北边,很少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这个人会是修恩吗?

    “你来的有些早!”,杜林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出声,那个醉鬼就先一步说话了,他跌跌撞撞的坐到了杜林身边的长椅上,猛的一抬头,立刻吐了起来。呕吐物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酸臭味,杜林遮掩着口鼻坐到了另外一个长椅上,等修恩吐的差不多了,他才拿出手绢擦了擦嘴,坐了过来。

    此时的他好像清醒了很多,至少眼睛变得明亮了起来,他打量了一下杜林,嘿嘿的笑着,“其实我早就想要认识你,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正式介绍一下,我叫修恩·康纳斯,帝国警备调查局高级探员!”,他伸出了手,杜林有些迟疑的和他握了握。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一个高级探员怎么会被到特耐尔这种小地方,是吗?”,修恩的精神头似乎上来了,表现的很活跃,他耸了耸肩,“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我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他有些感叹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似笑非笑的望向了月色下有些模糊的杜林,“你最近日子不好过。”

    杜林没有随意的开口,只是笑了笑,笑声中充满了一种否定的味道。

    “你别否认,我知道乔恩是谁!”

    就在修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杜林身体里滋生出一种想要立刻杀死他的冲动,但是他制止住了,“我不明白你说什么,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乔恩是谁。”

    修恩摇了摇头,“你不诚实,伙计!”,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可能是因为酒喝的有点多,在抖动的时候将香烟抖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捡的时候露出了自己的后背以及后脑,此时只要杜林掏出枪,就能够解决掉这个知情人。时间仿佛很漫长,又仿佛很短暂,就在杜林晃神的一瞬间,修恩已经将香烟拾起来了。

    他把烟叼在口中,火光一瞬间照亮他玩味的脸庞,又一瞬间转为黑暗。在这黑暗中,一个红色的火电骤然间变得极亮,隐隐可以感觉到烟头上传来的温度。

    “我们合作一把,我的目的是调回帝都,你的目的是解决目前的麻烦,我们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冲突,不是吗?”,在烟头微弱的红光下,修恩的提议显得格外的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