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零章 事发
    “乔恩?”,普朗多有些疑惑的看着昂贵的信纸上仅有的一个名字,完全弄不明白的抬头看向了市长大人的管家先生。大清早被人打扰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并不是一件能够让人感觉到高兴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今天还是休息日。如果不是敲门的人来头实在太大,普朗多都恨不得报复一下这个该死的骚扰者。

    棕色有着木纹的纸张周围包裹着一层金边,那是金箔烫印上去的,纸张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乔恩两个字写的有些艺术性,非常漂亮。这张信纸本身的造价就极高,却只是用来书写一个人的名字,无一不彰显了主人家的尊贵。

    “很抱歉,这位乔恩是什么人?”

    面对普朗多的疑惑管家先生也很有耐心,他解释道:“乔恩是一名经常去德利尔艺术馆的年轻人,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非常的白净英俊,身形健硕,他的头发戴着一点点银白,非常好辨认。”,说到这里管家先生嘴角提了提,“市长大人的意思是查一查这个叫做乔恩的人,弄清楚他的真实姓名,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查一下他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指使他。如果有,把这个人也查清楚,如果没有,就先把乔恩抓起来。”

    “那么,我的转告已经结束,先告辞了!”,管家先生拿捏着帽子欠身行礼之后,戴上帽子推门而去。望着管家先生离去的背影,普朗多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很不耐烦,其实按道理来说他这个地区警察局局长和这些市长、议员就算不是同一个等级的人物,也应该相差不了太多。但问题是无论对于市长而言,还是对于议员来说,警察局局长就像他们的家仆,想用的时候吩咐一声就够了。

    做好了,未必会有什么奖赏,毕竟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做好是应该的事情,身为警察局局长,除了维持治安之外,主要的工作不就是为这些领导人解决麻烦吗?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碰到了,前不久薇薇安夫人还让他去抓人,先在又轮到市长大人了。

    尽管很不耐烦,但普朗多除了执行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他随手换上准备明天才穿的警服,戴上了帽子,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深吸一口气,从家中冲了出去。

    不一会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一条消息,普朗多在找一个叫做乔恩的年轻人。如果有人能够为他提供消息,将受到普朗多的庇佑与保护,还可以获得一大笔钱。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势力都闻风而动,开始到处搜刮这个叫做乔恩的家伙。

    外面的人在疯狂的搜寻着乔恩,真正的“乔恩”却稳如泰山的藏在农场中。

    “对不起!”,都佛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他需要向杜林道歉,因为他把这件事办砸了。杜林的要求是希望通过他将一些信息传递给薇薇安夫人,从而影响薇薇安夫人的判断能力,在大人物的身边埋下一颗有利于同乡会的棋子,而不是让他和薇薇安夫人产生感情。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感情这个东西不是由自己控制的,但事实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人类可以理智的控制其他的情绪,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感情骗子,才会有这么多的不如意。

    都佛不应该和薇薇安夫人产生感情,更不应该让薇薇安夫人怀孕,后一点才是最要命的。

    其实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在双方默契的纵容下,事情还是发生了。

    杜林摆了摆手,说实话他现在非常的烦躁,总想要摔碎一点什么东西来发泄心头的……委屈?好不容易把一群混蛋、同乡会和贸易公司拉扯到这一步,一切都开始步入正轨,一个小小的意外却极有可能摧毁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他并不是杞人忧天,市长在城市内的影响力和权力太大了,在新党执政之前,市长的旧称是“执政官”,总统整个城市大大小小的事情,总抓整个城市大大小小的权力。

    即使是在新党执政的今天,“执政官”的权利和力量被削弱成“市长”,但依旧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商人可以对抗的。

    一旦让市长追到了这条线,难免不会猜度都佛和薇薇安夫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操纵。即使他不这么想,作为都佛的“东家”,理所当然的也会被容纳在打击的范围中。

    理智告诉杜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收拾一下家当,带着大家一起跑路,不说去多远的地方,至少不能待在旧党的势力范围内。

    可是感性却告诉他,如果面对困难选择逃跑而不是征服困难,他下半辈子或许有可能就会在不断的逃窜中度过。他所梦想的经济帝国根本没有可能成为现实,因为他承担不起这样的重量,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望着杜林一脸愁容的走来走去,都佛几次欲言又止,这次终于鼓足了勇气,站了出来,“杜林,我去自首吧!”,周围的同伴立刻都把目光投向了都佛,都觉得他疯了。他去自首的话肯定会死,而且肯定会死的很难看。此时杜林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大家,他没有权力隐瞒这种级别的灾难,瞒着大家。

    杜林的脚步一顿,转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到都佛整个人向上一提,脚尖点地的抽飞了出去。

    “蠢!”

    “愚蠢透顶!”

    杜林咆哮着,他来回走着,速度越来越快,眼神死死的盯着都佛。

    “我敢保证,只要你站出来,不需要三天时间,同乡会就会完蛋,我也会完蛋,所有人都会完蛋!”,他指着都佛,恨不过的走过去一脚踹在都佛的肩膀上,将他踹的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你以为你这么做就是无私了吗?错!你只是一个小人物,悲哀的小人物,大人物的愤怒不会因为你一个小人物的生死就得到平息,只有更多的小人物用死亡作为代价,才能够让大人物平息他们的愤怒!”

    “与其考虑去自首,我劝你不如考虑考虑如何杀了那个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