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七章 邀请
    在事业上,有很多关系是甩脱不掉的,强行的脱钩只能让自己受伤,比如说恩师。

    在这个世界老师与弟子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梦中的那个世界那么的严肃,不过在这个世界,师徒之间的关系也是衡量一个人道德是否能够满足人们对自己并不具有多少的道德观的追求。还有一种关系,就是政治上的引路人。

    在过去旧党横行的封建帝制时期,这种引路人的制度或者说现象,就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某某贵族将某某贵族引入了某个政治利益团体,无论后者将来的成就如何,前者都能够从中获取足够的政治利益。现在新旧两党并立,这种现象不仅没有随着新党的崛起和革新消失,反而成为了政治交往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如果杜林没有猜错的话,海德勒想要成为他的引路人,将他引荐给某位政治人物,从而与他拉上关系。

    在瓜尔特人内部,有一些极端份子一直在努力的尝试让曾经的卖国贼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那些卖国贼实际上很多人都已经老死了,不过他们的继承者则成为了这些人的新目标。就包括了海德勒,都不止一次收到过死亡威胁信,声称要让他接受最终的审判。

    一旦海德勒与杜林之间挂上了这种“引路人”的关系,当海德勒面对威胁的时候,杜林就必须站出来维护海德勒的利益,除非他不想在政治上更进一步。

    其实说起来很好笑,这群脸皮厚到前面说的话后面就能唾面自干的家伙为了利益可以抛弃一切,却有拼了命的希望能够得到别人对他们的忠诚,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缺少什么,所以才对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倍感珍惜以及渴望。

    这不是杜林想要的结果,他不想要海德勒的友谊,更不可能想要海德勒成为他的引路人。在杜林内心深处,他有一种想法,这个想法很危险,他打算在必要的时候,亲手送海德勒去接受审判,从而换取更多瓜尔特人对他的支持。所以,他更不可能同意。

    长时间的沉默让海德勒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不确定是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晰,眼前这个让他惊艳的少年还没有理解他要说的,亦或是他在装傻充愣,以这样的方式回避这个问题。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所喜欢的,前者说明杜林有小聪明,但是缺少必要的政治素养,而后者……

    那就太可怕了!

    “这是后天晚上一场慈善晚会的邀请函,希望你能够参加。你也应该适当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展现一下自我了。”,海德勒并没有放弃,他将一份邀请函交给了杜林。慈善晚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活动,一群富有到把钱都不当做是钱的商人、政客坐在一起,一脸悲恸的为那些受到他们剥削而无法生存的社会底层装模作样的流眼泪。他们把钱捐赠给这些穷人,然后一转手再从他们的身上剥削走,还能换取很好的名声和政治价值,实在是太会玩了。

    这封邀请函的坐席就在海德勒的旁边,只要杜林赴约,无论将来他如何解释,他都解释不了自己和海德勒的关系。因为他们都是瓜尔特人,因为邀请函是来自海德勒,因为他们坐在一起。

    杜林知道自己拒绝海德勒两次已经足够了,如果再拒绝他说不定会引来怎样的问题,他思考了片刻之后,将邀请函装进了口袋里。

    海德勒吁了一口气,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抬眼说道:“我知道你现在的事情很忙,感谢你今天能够来一趟。”

    杜林适时的站了起来,略微欠身后告辞离开。

    海德勒虽然是商会总会中比较弱小的一个成员,但是比起杜林还是绰绰有余,所以在目前自身实力不够之前,他并不打算和海德勒有太激烈的矛盾。

    望着杜林沉稳的背影,海德勒坐在椅子上,陷入到沉思当中。

    杜林出了房子,拉玛斯以及车子已经在等他,他走到汽车前并没有立即上车,反倒是低下头看向自己的鞋子。那是一双并不如何名贵的皮鞋,比起皮靴他更喜欢穿皮鞋。皮鞋被擦的很干净,至少到目前是如此,可他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话。

    “我的鞋脏了!”

    拉玛斯干净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血气,他紧咬着牙关,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用来装饰的白色手绢,捏住一角用力抖开,刚准备蹲下去给杜林把皮鞋擦一擦的时候,杜林却拦住了他。

    他居高而下,略微弯着腰,整个天空与太阳都成了他的背景,他抬手按在了拉玛斯的肩膀上,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结束的!”,说完,他一脚踏入车内,主动的关上了车门,只留下拉玛斯一人愣在车外。

    第一次来这里时拉玛斯交代的那些事情虽然令他不悦,但并非不能忍受。他很清楚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喜好,他只是一个小人物,除了遵守没有其他选择。但是拉玛斯之后用手绢擦座椅并且将手绢丢弃的动作,才是真正的惹怒了他。前面可以看作是大人物对小人物的警告,他虽然愤怒,但实力的确不如人,要认账。

    但是后面的动作就是对他人格和尊严的羞辱,那是他不能饶恕的事情,所以他会铭记于心,记一辈子。

    就像是杜林说的那样,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如果说蹲下来给对方擦一次鞋就能让人忘记所有的仇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还要法官和律师干什么?

    与此同时,在离杜林只有两条街外的一栋豪宅中,薇薇安夫人捂着脸颊无法相信自己所遭遇的一切,用惊讶的眼神望着平日里从来都没有发过火的丈夫。

    “贱人!”,市长大人丢掉了平日里的沉稳,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公牛,一脚踹在了薇薇安夫人的肚子上。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喘着粗气,衬衫的袖子被高高的卷起,露出了毛乎乎的小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