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六章 闲聊
    在这段时间里杜林惊艳的表现让海德勒都感觉到刺眼,其实在杜林与伍德之间爆发冲突的第一时间,海德勒的想法就是彻底的抛弃杜林,再也不会见他,也不会站出来在他失败的时候保住他的命。因为在海德勒来看,杜林盲目的与伍德之间产生冲突是一种很愚蠢的表现,伍德在这里经营了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是你一个新来乍到的小子可以轻轻松松的就推倒的?但凡能够被称之为大亨的角色,哪个不是满手血腥?

    海德勒认为杜林可能撑不过一周时间,就会成为玛瑙河中漂浮着的尸体,或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但紧接着的逆转让海德勒瞪大了眼睛,他怎么就是弄不清楚,为什么明明拥有很强实力的伍德连三分力气都没有用出来就输了,反倒是杜林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却成了最后的赢家。

    紧接着歌多尔在警察局畏罪自杀,所有的箭头都指向了杜林的时候,海德勒才开始好好的研究杜林,研究他的每一件事。

    最终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心狠手辣同时又能看见机会,也善于抓住机会的人。他很果断,果断的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子,反倒像是一个起起伏伏数次的老骨头。

    他也终于明白杜林厉害在什么地方了,他的厉害,厉害在对人心的把握,以及对机会的敏锐嗅觉。他利用伍德兄弟的死亡刺激了伍德,逼迫伍德做出了抉择去面对他。在这些帮派份子之中流传着一句俗语,叫做“因我起而起,因我终而终”,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不要牵连到旁人,在这些人中,也饱含了不要牵连到家人的意思。

    如果当时伍德不以没有准备去攻打天天在准备的杜林,等他把节奏放慢下来,一点点的互相拼实力,杜林撑不住三五次战斗就要溃败。但是他太自信了,也太自负了,这才给了杜林一战而决的机会。从侧面来说是伍德自大害了他,但也能说是杜林为他烧了一把火,一把恰到好处的火。

    之后,波及歌多尔,歌多尔在警察局畏罪自杀。

    这是一个很聪明,很果断,也足够狠的人,如果能把这样的人收罗到麾下,海德勒觉得自己的事业最少会再上两个台阶!所以他看着杜林的眼神深处,藏着他压抑不住的迫切,他迫切的希望杜林能够点头,能够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杜林避开了他的目光,低下头望着茶托上的茶杯,茶汤中飘着一些花朵的花瓣,正在茶汤的滋润下缓慢的舒展着。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浓郁的花香味和单单的酸甜让味蕾有一种全新的体验。他又喝了一口,然后将茶杯放了回去。

    “我要感谢您的招待,但是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您非常的失望。”,杜林微微点头致意,“我非常的感谢您对我的邀请,这是对我的认可和肯定,我表示感谢。但是您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可以吃饱肚子了!”

    后面这句话其实是一个隐喻,在瓜尔特人中有这样一个谚语——“把食物送给贫穷的人能换来感恩,但是将食物送给贵族,只能得到敌意”。穷人因为贫穷可能长期处在食物不够的状态下,你送给他一些食物,让他填饱肚子可以出去找一份工作,或是做一些其他什么事情,对穷人来说这就是恩情。

    但是同样的东西送给贵族,那不是帮助,而是一种侮辱。贵族什么时候需要依靠施舍才能够填饱肚子了?这不是侮辱,又能是什么?

    杜林用这样的话来拒绝海德勒的同时,也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他永远都不可能称为别人的手下。

    海德勒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再早一些发出邀请的话,会不会和现在有不同的结局?他不知道,包括了杜林在内,谁都不知道刚刚来特耐尔城的杜林会不会拒绝海德勒的邀请,但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讨论过去毫无意义,况且在那个时候海德勒也不可能知道杜林是从哪个乡下地方冒出来的小农夫。现在杜林羽翼已成,尽管在众多大人物的眼中杜林可能是一只比较凶悍的雏鸟,可他却拥有着无限的潜力,只可惜想要让他为自己而战,已经太晚了。

    被拒绝之后,海德勒没有再讨论关于同乡会的事情,现在他已经清楚了,有杜林的同乡会才是同乡会,没有了他,同乡会只是一个空壳子。虽然不能够将杜林收为己用,但是并不妨碍两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合作。

    接下来就是一些谈笑和闲聊,海德勒随口说起了不久之前发生在奥尔奥多的一件事,正在为中期大选鼓足力进行宣传的新党游行队伍和旧党的游行队伍撞在了一起,在双方都意料不到的情况下,两边的队伍发生了火拼。在这场冲突中有四人死亡,三十多人受伤,其中有十余人伤势严重。

    州长立刻就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称一些不稳定和别有用心的人密谋了这次的冲突,他一定会找到证据,把这些人绳之以法。虽然是闲聊,杜林在其中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海德勒的立场。看上去海德勒中规中矩的谈论此事,但要知道海德勒可是旧党的人,他的父亲当初投靠的可是贵族和皇帝,他却如此中立的叙述了这场冲突和结果,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州长上任以来在坎乐斯州内根本没有多少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在这个旧党的据点,新来的州长显然被架空了。经过他这两年来的努力已经改变了一点现状,但依然堪忧。大批的旧党把持着坎乐斯州大大小小的城市,在九个城市里属于新党势力范围的只有三个,这个数字低的简直令人感觉到了恐惧。

    卧床不起的总督依旧大权在握,牢牢的控制着这个州大半的权力和权力分配问题,已经被人称为“看不见的州长”。

    或许,这就是海德勒要说这件事的原因所在,杜林一瞬间就明悟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