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五 来为我做事吧
    “这是什么?”

    杜林走进办公室拿起桌子上一瓶包装十分精美的高度酒晃了晃,都佛憋着笑,望向了窗外的街道。杜林骂了一句臭小子之后,拧开了瓶盖,拿着一只口径一寸的小杯子倒了半杯,嗅了嗅,味道有点香甜。然后抿了一小口,酸甜中夹着一丝冰凉,熟悉的味道,是雪精灵。

    “这是农场那边新搞出来的?”,他转到办公桌后坐了下去,将口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味道不错,比雪精灵更好喝一点,包装也很漂亮,是哪个聪明的小子弄出来的?”

    人才这个东西永远都是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的,如果真的有人有这样的能力,单纯的放在一线工作是对人才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事业的不负责。杜林决定将这个改进雪精灵味道和包装的家伙升级为贸易公司饮用酒部门的主管,给他足够的权力和资金,继续升级产品。

    不断的改革创新才是一款商品生命力的保证,毕竟人们都是喜欢新鲜事物的生物。

    但是都佛下面说的话,让杜林笑不出来了。

    “这不是我们的产品!”,然后他又成功的补了一刀,“但是正在抢夺蚕食我们的市场!”,紧接着还打出了必杀技,“最重要的是我发现他们的原料来自于我们出售的产品。”

    产品,这是杜林要求大家代替私酒的称呼。

    这几天这种叫做“水晶梦”的私酒正在向特耐尔蔓延,更加符合年轻人口味,包装更加的绚丽多彩,体现出它更高的品质与品格。加上特别熟悉的味道,很多人都以为这是杜林用来与恩斯特和卡鲁尔竞争的新产品。不少酒吧都派人来联系都佛,希望能够直接大批量的从他那里购买这种新的水晶梦,停掉雪精灵。

    但问题是,这玩意偏偏不是农场生产出来的。

    敏感的味道变化说明生产勾兑水晶梦的生产者可能是非常专业的人才,有相当完善的试验设备。他们将买来的雪精灵进行了第二次加工,以更好的品味更高档的包装,卖出更高的钱。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勾兑了一些调味品,然后换了一个包装。

    这伙人,是人才!

    杜林抬头望着都佛,“能找到他们吗?”,不等都佛回答,杜林继续说道:“我觉得可以。如果这里面的原料是来自于雪精灵,这就意味着他们想要扩张市场,就必须大量的购入雪精灵。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提防另外一种可能,对方已经掌握了如何勾兑雪精灵的方式。”

    说到这里的时候杜林捏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先将最近四周的订货单拿出来,看看哪一家酒吧的销售量有明显的增加。再派人去各个酒吧给我查一查,有没有出现很豪气的客人,一次性的拿走多瓶雪精灵。在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摸到这些人的蛛丝马迹。”

    “如果能够找到对方,先别伤人,控制住带回来。”,杜林用指关节用力的叩击了两下桌面,“现在就去办!”

    都佛稍微弯了一下腰,然后快速的离去,杜林望着桌子上包装精美的私酒,笑着摇了摇头,这是在炫耀自己的技术,还是在向杜林挑战啊?

    接下来两天时间里,平静的出货,平静的收款,几乎没有任何的波澜,直至杜林命人将他新作的衣服拿回来。

    海德勒多次邀请他见上一面,想要和他讨论一下关于同乡会以后的发展。说实话杜林不想和这个卖国富豪有太多的瓜葛,只是他现在需要一个能够将高层信息传达下来的“特殊人物”存在,避免特耐尔城的高层或是坎乐斯州里面有什么人对他来了“兴趣”,想要对他动手,他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信息这个要素无论是在发展中还是在战争中都是格外重要的一个环节,一旦信息滞后,就意味着将承受一系列被动的态势。在海德勒对同乡会,对他杜林还没有死心之前,能利用多久,就利用多久。

    换上了杜马亲手缝制的衣服,杜林并没有觉得自己就变成了一个高贵的上等人,他觉得这件衣服反而没有其他衣服穿着舒服。略微的束缚感让他有点不自在,有一种想要挣脱的**。但是他知道,这几百块一套的衣服,不是用来给他玩挣脱游戏的。

    再一次,坐上了相同的车子,这一次没有人教导杜林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全程只有沉默。

    到了地方时,杜林下车后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位叫做拉玛斯的家伙一眼,在对方深沉的表情中转身离开。

    他是一个记仇的人。

    小时候邻居家的狗在他痛快的排泄身体垃圾的时候不仅吃了他的屎,还咬了他的屁股,为此他准备了快一个月的时间,做了一个小小的陷阱。在乡下居住的农夫们往往会直面野兽的侵袭,所以制作一些陷阱几乎是人人都会的技能。杜林挖了一个很普通的尖刺陷阱,然后用特殊的味道,将那条狗引了过来。

    他看着那条狗惊慌失措的落入陷阱中,听着它竭尽全力的哀鸣,他站在陷阱的边缘看了很久,看到了那条狗彻底的咽气,才尖叫着跑回家,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了克斯玛先生。

    当天晚上,他们吃了一顿味道很鲜美也很特殊的晚宴。

    他是一个记仇的人。

    这次见到海德勒的时候,海德勒骨子里的傲慢已经减轻了三分,可能对于他来说特耐尔不过是他生涯中一个短暂停留的地方,等任期结束之后就回离开。但是在这里,在现在,他面前的少年用事实教会了他奇迹这个词是如何拼写的——拼做“杜林”。

    海德勒亲自为杜林倒了一杯酒,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摇晃着酒杯,微微举杯,“敬无所不能的金钱!”

    “这是真理,我赞同!”,杜林也举杯,浅尝即止。

    放下杯子之后,海德勒翘起腿,双手十指指尖抵在一起,架在腿上,“来为我做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