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四张 谈妥
    普朗多不敢开枪,即使他可以肯定这一枪绝对能够把杜林打死,还不需要背负任何的责任。但是他不敢赌,他不知道杜林安排了怎样的后手,会对他,对他的家人施以怎样的报复。伍德、歌多尔,就是榜样,最倒霉的应该是歌多尔,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抛弃,而这一切都源自于眼前的这个人。

    是伍德,把歌多尔拉下了水,让他觉得除掉一个并不具备怎样优势的杜林如同拍死一只虫子那么简单。错误的估计了形势,然后被莫名其妙的阴死,足可见杜林计划的缜密,以及发动时的狂暴。

    “我不喜欢任何人用我的家庭作为要挟!”,普朗多的手枪向后撤了一点,这代表着他的妥协。杜林自然也重新靠在了沙发上,他由始至终,脸色都没有过剧烈的变化。普朗多缓缓的将手枪插入枪袋中,坐了下去,“下不为例,这件事我答应了,但是我必须安抚下面的人,每一次分局的人事变动,对下面的人而言都是一种激励。现在你要拿走这次的激励,你就要补上这部分。”

    杜林很潇洒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支票本,写上了两万元,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实在是很抱歉的字,就像是三年级的孩子刚刚学会如何写出连贯的单词,充满了不可抗拒以及未知的棱角。他撕下了支票,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推了过去。

    “帝国中央银行的支票,随时随地可以兑现,有效期一个月。”,不止一个人告诉杜林,千万不要把钱存在银行里,但杜林没有听他们的。难道把钱藏在地窖里,然后等着它们受潮、生霉、腐烂?再者说钱不应该用来累积,钱只有在“流通”的时候,才能够证明它的价值,而不是藏在某个地方。

    对于这一点他从梦境中获取了足够的信息,那些巨无霸家族或是企业,要么把钱不断的投入到新的项目中,要么拆解给别人换取收益,从来没有靠把钱放在银行里变成世界级的家族或企业。

    普朗多瞥了一眼茶几上的支票,叹了一口气,拿起来叠好,放进了口袋里。

    此时的梅森也重新坐了回去,他恍惚之间想起杜林在车子上说的,普朗多收不收杜林的钱,他自己说的不算!想到这里的时候梅森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的确,普朗多一开始就表明不愿意收钱,但现在他收了,他自己说的不算。

    就在他惊惧于杜林对事态恐怖的控制力,他感觉到身边的杜林站了起来,他也连忙站了起来。

    “那么我等候您的好消息,普朗多局长。”,杜林一如他下车时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伸出了自己的手。普朗多有些痛恨的盯着他看了一会,才不情愿的伸出手,虚握了握。

    “下个月一号,让你的哥哥直接去……”

    见普朗多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杜林非常礼貌的补充了一下,“东城分局!”

    “去该死的东城分局报道,我会安排好这一切,现在我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就不送你们了。”

    杜林并没有因为普朗多冷漠的态度就动怒,刚刚用人家的家人威胁他,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好脸色?他笑着点了点头,带着梅森离开了普朗多的办公室。

    在离开之后,梅森小声的询问起来,“杜林,我不是很明白,你应该和局长是朋友,为什么还要威胁他呢?”,这是梅森嘴不明白的事情,“而且这么做,会不会造成其他的坏的影响?”

    两人一边朝着警局大门外走去,杜林一边小声的解释,“朋友?别开玩笑了,从来没有听谁说过认识一个朋友要先给一万块钱,让他办件事需要给两万,他不是我的朋友……”,说话时杜林眉头微微一拧,一个浑身散发着酒气,衣冠不整,显然是醉的不轻,连路都走不好的家伙突然撞向了他。

    他伸手搀扶了一下,说了一句小心,对方回了一句谢谢。

    一个小插曲。

    小插曲破坏了杜林在这里的谈兴,两人加快了速度回到车里,杜林才继续说道:“即使现在不和他翻脸,他也会找机会主动和我翻脸。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我与普朗多的结识本身就是双方互相利用的合作,只是我利用他的次数比较多,他却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用到我。加上不久之前他还受到了歌多尔的牵连,差点出问题,心里未必对我就一点想法没有。”

    “况且,都佛和薇薇安夫人搞上了,市长大人肯定要扫除这些让他丢脸的东西,火焰骷髅不一定能行,但是加上警察局就肯定没有问题了。到时候把主动让给对方,还不如趁现在现把好处拿到手,等到双方要开战时,也不会太吃亏。”

    梅森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搞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因果关系,混乱到了这种地步。他讪笑着问道:“那万一他到时候反悔怎么办?把我从分局里踢出去,这两万块钱岂不是白给了?”

    关上了车门,杜林摇了摇头,“你错了,你不用担心,你是我亲自保上位的,只要我不死,普朗多就不会动你一根毫毛,他狡猾着呢!”

    就像杜林所说的那样,普朗多狡猾着呢,如果杜林还没有死就动了梅森,一来会引来杜林更加惨烈的报复,二来也就失去了最后的缓冲。所以他一定会等,等最后尘埃落定才会动手去对付梅森,只要杜林一死,他随便安排个罪名就足够让梅森过上十几年不太痛快的日子。

    现在他能够忍耐杜林对他的威胁,除了真的不知道这个小疯子有什么后手的安排之外,他也在等,同时也在调查。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突然间强大起来,必然是有什么东西使他某些地方发生了变化,等他把杜林查清楚之后,确定没有任何棘手的可能,确保杜林不是某位大人物安排的棋子之后,他就会动手。

    被普朗多咬死的大亨,也不是一个两个了,那些威胁过他的,他会记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