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三章 翻脸?
    听到诚意这个词的时候普朗多的眼皮子显然跳了跳,那烫手的一万块到现在还在他一处偏僻房产厨房橱柜后的保险柜里放着。这并不是他不敢大手脚的花钱,在这个**几乎半公开化的特耐尔城,并没有多少事情是他不敢做的。他只是觉得,这一万块搞不好可能会在某个恰当的时候,以某种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方式还给杜林。

    他有这种预感!

    所以当他听见杜林又说起诚意这个词的时候,显然有些蛋疼。第一次如此的害怕受贿,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这与诚意无关!”,普朗多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扶着门把手走进去站在门边,等杜林与梅森进去之后,才重重的关上房门。这是一个信号,告诉门口的小秘书,有人来拜访的话,一定要先通知里面的普朗多。局长办公室里还有一个里间,是休息室,必要的时候可以先让人进去回避一下。

    他走到吧台边上拿出三个杯子,准备倒点酒时却发现,就加上早已空空如也。望了望手里的杯子,只得走到咖啡机边,倒了三杯咖啡。

    梅森站起来接过普朗多递来的咖啡,虽然表现的有些谨小慎微,可内心还是忍不住有些骄傲的,这可是地区警察局局长亲自给自己倒的咖啡呢。等他一侧脸时才发现,杜林压根没有站起来,普朗多主动的将咖啡送倒了他的面前。

    三人重新坐定。

    “的确,是有一名局长要退休,但是你应该明白,我总不可能随意的按照自己的喜好将一个一点根基都没有的新人直接送到分局局长的位置上。警员们可能不会说什么,内心恐怕会有所动摇,到时候他们的心乱了,背离了我,对我而言也是巨大的损失,所以我说这和钱没有任何的关系,”,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咖啡,望了一眼一脸老实相的梅森,怎么也弄不清楚这两人怎么可能有血缘关系,他继续说道:“但是如果是警长的话,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随时随地都可以,甚至是现在就能上任。”

    杜林低着头,伸出手捏住酒杯杯口的边沿细细的搓动,就像是没有听见普朗多的解释一样。

    地区警察局的局长其实权力是相当重的,警务调查局的探员确是有权力质疑地方警察局局长,可就算立案调查也需要取的州立调查局重要人物签署的许可证之后才行。哪怕普朗多就是荒唐到捧一只狗当分局局长,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很显然,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推辞这件事。

    梅森不明白为什么杜林还不满足,那可是警长!在他不远的曾经就给自己做过一次人生计划,第一个目标就是在三年内从警员成为警长。他以为这需要很漫长的时间以及花费一笔不菲的金钱——大约五十块左右,才有可能完成自己的梦想。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不得不让他对自己的世界,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都是一家人亲兄弟,为什么兄弟之间的差距那么大呢?

    他恨不得立刻让杜林说同意,可他看了好几眼沉默中的杜林,也识趣的没有开口。他很清楚,能够坐在这间办公室中,已经可以说是得力于弟弟杜林的权势,他更没有理由去改变杜林最初的决定。

    杜林就像一个喜爱古董的老头,眼睛里全是那个一块钱一只的玻璃杯。普朗多皱了皱眉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杜林抬头了。

    他一连很羡慕的笑容,睫毛扑闪之间眼中的流光都透着令人觉得有些明亮的真挚,声音里更是充满了赞美与嫉妒,“普朗多局长,其实我很羡慕您,真的!”

    普朗多心头一紧,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不知道这个小子又想做什么,但是有一股寒意顺着屁股沟的缝隙,抽到了他的头顶,让他汗毛都竖立起来,不安的挪动了一下屁股,“哦?是吗?我一个身材走形的小地方局长,能有什么好羡慕的?”,他将桌子上厚底的玻璃杯端在了手里,“倒是你,年轻有为,身家巨万,而且还很帅气,我应该羡慕你才对吧?”,他的自嘲以及说完之后的一连串的笑声很有感染力,可惜,感染不了杜林。

    “普朗多局长,您过奖了。”,杜林表现的彬彬有礼,普朗多反而更加的忐忑,他带着笑紧紧的盯着杜林,想要看他如何出招,但杜林的下一句话,就让他脸上变了颜色。

    “我听说普朗多局长您的家庭很美满,有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这难道还不够让人羡慕吗?”

    下一刻,普朗多狠狠的将玻璃杯摔在了地上,浑浊的咖啡飞溅的到处都是,他悍然的拔出了手中的手枪指着杜林,“你在监视我和我的家人?!我宰了你!”,一直是一幅笑眯眯模样的局长大人,面色有些狰狞起来,声音也透着森然。家人是他的逆鳞,虽然很多有权势的人对“家庭”的概念很淡薄,但不妨碍他们去维护“家庭”的神圣感和使命感。

    可能是门外的秘书听见了玻璃杯碎裂的声音,想要一探究竟,或是进来打扫一下,敲了敲门,换来的却是普朗多一声咆哮——“滚!”

    梅森惊吓的整个人都半站了起来,他双臂压着沙发的靠背,身体极为向后倾斜,一脸惊容的望着突然间暴走的普朗多。

    反倒是引发了这次冲突的罗西,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第一次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其中的咖啡,还评头论足道:“麦仁汤烧糊了的味道,我就是喝不惯。”,他将杯子重新放在桌子上,并且调整了一下方位,如同没有端起过,然后身体前倾,用额头顶住了普朗多的枪口。

    “这是第一次,有人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您可以尝试着扣动一下扳机,或许一切事情都会结束。”

    “但是我保证,您将有经历一次您可能自己都想象不出来的精彩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