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二章 计划
    杜马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家伙,他不仅仅在裁缝这个职业上有相当高的天赋,在为人处世与交际上,也有很深的造诣。当杜林没有按照正常的规矩出示会员证明的时候,杜马就知道无论杜林是或者不是保罗成衣的会员,他至少都必须把面前的这一关混过去。

    裁缝店、成衣店听上去似乎并不是信息流通最多最快的地方,其实真实的情况并非这样。保罗成衣店的消费者大多都是社会上流人士,这些人接触到的信息往往也都是最快最新的。在漫长的量体裁衣的过程中,他们不可能一句话不说,全程枯燥的配合着裁缝们的工作。

    他们会和裁缝们聊上几句来消遣无聊的时间,或是同行的朋友们讨论着他们圈子里的一些事情,那么裁缝多多少少也就能够听到一些。

    杜马听说过,最近一段时间里有一个叫做杜林的年轻瓜尔特人前后踩掉了“樵夫伍德”和“蜥蜴人歌多尔”,现在成为了城内似酒行业的三巨头之一,正在对抗来自另外两家的合力阻击。关于杜林的消息很碎,也很庞杂,杜马对杜林也有了一个还算完整的了解。

    这是一个心狠手辣同的少年人,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足为奇,特耐尔城这么大,心狠手辣的少年人数不胜数,根本不会成为谈资。关键在于杜林不仅仅是心狠手辣那么简单,他还胆大妄为,具备了很高的办事手段,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别人很长时间都无法做到,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当他询问杜林的名字,杜林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杜马就决定不得罪这位人物。可能他并不清楚,三个月前,这位炙手可热的“大人物”还想要在他这里谋求一份手艺,却被“很礼貌”的拒绝了。要是他知道,别说三千块三百块,他一分钱都不敢要,还会倒贴一些钱出去,算是交安乐费来换取杜林平息愤怒。

    “我会安排人来取衣服,再见先生!”,杜林挥了挥手,与梅森一同离开。

    他们一走,女孩就泪眼朦胧的跑了过来,“他们为没有为难您吧,杜马先生?”

    杜马摇了摇头,随手将杜林和梅森的衣服放在了第一制作列序。绅士和杜林这样的“恶棍”是不同的,绅士不会过分的将错误都归咎于其他人的愚蠢,恶棍却从来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他知道该怎么做。好在严格的制度让每一份订单之间都有一定的充裕时间,并不会因为有插队的人,就导致后面的衣服延期交付,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为什么没有来提醒我?”,杜马先生这个时候抬起头,望向了女孩,“你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而不是等麻烦撞在我的脸上之后,女士!”

    离开了保罗成衣店之后杜林上车后只说了一句地区警察局,就陷入了沉思当中。任何事业都必须有奇有正才能够长久,私酒等一些灰色行业可以做快速收拢资金的现金奶牛。但是想要获取更多人的认可,得到地位上的承认,获取人们的尊重,就必须有一个正当的身份,有一些正当的买卖。

    制衣业就在他的考虑之中,在另外一个世界,制衣产业极度发达,特别是一些所谓的“奢侈品”和“世界名牌”,几十元的成本价就能卖出几千甚至是几万十几万的天价。在杜林的认知中,那些衣服除了一个牌子之外,和普通的衣服有多少差别?

    布料上可能有一些差别,那些大品牌有自己的研究设施用来制造独特的材料,但是除了材料之外可能也只有服装的设计了。他们将材料和样式发往加工地进行来料加工,再运回国进行出口,获取百倍千倍的利润。

    在这个世界,布料和设计完全不存在任何问题,到现在为止,资本家们在官方的代言人虽然积极的提出了“配方等创新知识应该受到保护并且为此立法”的口号,帝国的行动还是十分的缓慢。原因在于新党、旧党都在痛快的通过各种手段窃取这些配方进行牟利,短时间里并不会主动放弃这部分巨大的利润。

    忽略掉材料以及设计上的借鉴,剩下来的就是生产环节。没有机械化生产的确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可是这里的人工非常的便宜,在一些贫困地区只要管饭吃,再给个一两块钱的工资,就有大量的劳动力愿意为资本的力量效劳。

    杜林认为可以尝试将标准化制衣纳入到东方之星的第一个项目中,并且执行起来。他的目标也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大人物,反倒是那些中低产阶级。虽然将衣服卖给这些人不可能像为上流社会大人物订制衣服那么赚钱,不过反过来想一想,上流社会毕竟是社会的一小撮,中低层才是社会的主流消费人群。

    一旦打响第一炮,这样的成功就必然是可以复制的,快速的复制到帝国的各个地区去,在极短的时间里抢占市场,等他的对手们反应过来,市场已经被他啃的差不多了。到时候无论是转型还是打价格战,他都已经立足于不败之地。

    车辆停靠时的晃动将杜林从思考中惊醒,他回过神来,透过车床望向车外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到了地区警察局,普朗多正捧着肚子从警察局中迎出来。

    杜林推门下车,脸上洋溢起热情的笑容,迎了上去,两人短暂的握了握手之后,一边朝里面走,普朗多一边问道,“是什么风把你这位大人物吹到我这里来了?”

    杜林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他竖起大拇指向后比划了一下,“我哥哥,梅森,我打算给他弄个正事做。正好,我听说有位分局局长就要退休了,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两人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杜林带着笑容伸手向一边引导着,“请让一下!”,说着他略微侧身和普朗多掠过一个警员继续朝里面走,“我知道有些事情可能会让你有点难做,但我会让你见到我的诚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