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零章 订制
    漂亮的小姐姐还没有来得及哆嗦一下加紧双腿靠着柜台享受一下贤者时光,一只手就掐在了她的脸上,将她用力的向后推去。她一边在失去平衡的作用下惊慌失措的挣扎想要扶着什么东西,一边透过指缝,看见了那个穿着白色衣服好看的小伙子与另外一个明显有些畏畏缩缩的家伙走向了最后一个隔断。

    天主在上,那里可是杜马先生的工作间!

    杜马·省略掉一些毫无意义的修辞后加上姓氏保罗是目前特耐尔城保罗成衣店的主要裁缝师和负责人,保罗成衣店的成功让这家小小的成衣铺已经在帝国的东南部主要的几个城市几乎都有这样的“保罗成衣”。资本力量在新党篡位成功之后终于迎来了大爆发,为了不断的扩张版图以及应付在扩张过程中被限制了的家族人口数量,保罗家族的族长对着自己两个儿子以及两个女儿制定了一个要求。

    也就是《学徒纳入计划》,老族长认为如果有合适的并且天赋优秀的学徒完全可以以姻亲的方式纳入到家族中,成为自己人,然后为家族继续扩张保罗成衣的影响力和地盘。这个计划不得不说是非常明智的策划,裁缝们培养了学徒,但是如果没有任何制约的话,学徒学业结束之后就会离开这里,然后在其他地方找一个门店,开始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创业。

    也是这些年里手工业从业者口中所谓的“无耻的第一次”。

    杜林为什么没有能够成为任何手工业店铺的学徒?因为他还没有达到“传道”的标准,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传承者在挑选学徒的时候,挑选的其实是一个继承人,甚至是自己的后辈,所以每一个学徒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有着严格的控制。很少有学徒学会了手艺后还愿意接受传承者的“剥削”与“压迫”,他们情愿放弃掉这些已经拥有的东西,重新开始,至少那时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女孩就是这样的幸运儿,杜马先生的长子今年十六岁,比女孩小了两岁,他觉得有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孩能够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照顾自己的儿子是一件非常值得投资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等两人结婚之后她只要拥有独立顶起一个店铺的手艺和能力,那么她将能够保证他的长子至少这辈子衣食无忧,真是一笔很划算的投资,不是么?

    当然,对于这一切,杜林完全不清楚,他现在只想要找这家成衣铺中最好的裁缝,为自己,为梅森,为都佛,为艾尔利斯,为格拉夫那个蠢货制作两套得体的衣服。至于其他的?那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

    杜马先生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他身形略瘦,皮肤很干燥,有一些浅显的皱纹,头发很蓬松,看样子经常作养护,戴着一幅眼镜,正躺在摇椅闭着眼睛休息。直到走进这个隔断里之后,杜林才发现从外面看很明亮的光源其实并非是全方位的,其实有一半被灯罩遮住了,保证了隔断里大半部分柔和的光线唤醒,而另外一半则一直照射在半透明的屏风上。

    他还是很有礼貌的敲了敲桌子,敲击声让杜马先生立刻从休息的状态中惊醒,他猛然间坐了起来,金丝眼镜也因他剧烈的动作从鼻梁上滑落下去,好在有一条金属链拴住了两边的眼镜腿,不然肯定要摔个粉碎。他一边站起来,一边戴上眼镜,脸上戴着丝丝歉意的笑容欠了欠身,“很抱歉,上午一直在工作,有些累了,太对不起了,今天所有的订单全部九折。”

    低下头的瞬间,他脸色变了变,又调整了回来。那个该死的姑娘,难道不知道提前过来提醒他一下吗?在尊贵的客人面前失礼,真的是一件非常恶劣的事情!扣她的工资!

    杜林很满意这位“老先生”的对工作的态度,他先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梅森,“你好,我们需要两条参加晚宴的正装,希望能够尽快做好,如果可以加快的话,那么最好加快。”

    杜马先生很尽职的将桌面上一个笔记本拿了起来,整个人楞了一下,然后连忙笑说道:“太失礼了,瞧,我到现在还没有请教您和这位先生的姓名……”,在杜林告诉他之后,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杜林的名字,以及他的要求,然后让杜林站在了那盏特别亮的照明灯下,开始了量体的工作。

    他一边用手比划,一边问着各种问题,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他的问题,也正好问完。之后他用一些纸片快速的剪出了一套正装并且用针线固定好,摆放在了杜林的面前。

    “杜林先生,您看,这是我为您设计的正装样式,我采用了今年春季南部和中部开始流行的简约风格,去掉了之前受到众多绅士们钟意的前衣领边缘的暗边结构,显得更加的大气。同时我稍微调整了一下剑领的宽度,以体现出您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配合口袋口边的紫色饰带,多了一些青春活力的同时,又不会显得太过于轻佻,多了一丝高贵和庄重……”

    杜林这个时候抬了一下手,杜马立刻闭上了嘴巴,略微弯着腰戴着微笑露出倾听的神色,“我不喜欢紫色。”,是的,杜林不喜欢紫色,因为紫色让他想起了德利尔那个娘娘腔,那家伙一身紫的样子简直娘的让人无法直视。

    杜马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如果您不喜欢紫色的话,那么您对深棕色这个颜色是否满意呢?”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杜林脑门上都要出汗了杜马才结束了最后的叙述,这让杜林不由的感叹,幸好当初这家店铺没有收他当学徒,他真的不一定能干的了这个!

    接下来就是梅森了,同样接近四十分钟之后,两份纸作的“样本”彻底的定型,杜马先生计算了一下之后将价格报给了杜林,“杜林先生,四套正装加上帝国珠宝店提供的饰品出租协议,您一共需要支付三千七百块,因为我的失礼以及工作人员的失误,让您产生了一定的误会和可能的不满,我做主,您只需要支付三千三百块即可。”

    “在此我需要提醒您一下,帝国珠宝的饰品租用费用并没有计算在内,您需要拿着协议去任何一家帝国珠宝缴纳租用费用就可以配齐所有的饰品,并且有专人为您佩戴,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杜林瞥了一眼杜马先生,笑了起来,“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喜欢聪明人,现在我想再办五张会员卡,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杜马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您能够莅临鄙店是保罗家族的荣幸,不需要您任何费用,我立刻就赠送您五张会员卡,无任何期限,全国通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