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九 导购
    “您好,尊敬的客人,保罗成衣是一家拥有着悠久历史的成衣铺,第三代店主还为当时的皇子、公主们制作过一期的时尚外衣,是潮流与尊贵、风行兼典雅,品格高贵技艺成熟的成衣铺。如果您是第一次光临本店,那么您需要办理一张会员卡,才能够在本店订做各种精美高贵的服饰,如果您已经是本店的会员,请您出示您的会员卡,本店立刻为您安排与您相熟的裁缝为您服务!”

    门一拉开的瞬间,一名穿着白色衬衫,亮丝面棕色小夹克的女孩便已经弯下了腰,将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一大段话,毫不打顿的一口气说了出来,声音很轻柔,速度适中,让人如沐春风。每一个字的咬的非常的标准,显然是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这就是金钱在这个世界所展现出的威力。

    在路边那种挤满了想要两三块钱就能制作出一套衣服的小店里,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服务和引导,他们的任务就是将一批布料裁剪成几大片,然后大差不差的缝合一下就可以丢出去。说是去买衣服,倒不如说是去买布料,因为很多时候从那些价格低廉档次也很低的成衣店里买到的衣服,回去之后都要酌情的进行一下修改。

    而且请记住一点,在那种地方不要说什么具体的数字,比如说自己的具体身高,自己的袖长或是胸围臀围什么的,这些都毫无意义。你只需要把自己所穿的衣服用一个大概的体高数字加上十公分报出去即可,比如说“来套一米九大胖子穿的衣服”这样之类的“简称”,拿到衣服后回去改一改还是可以穿的,但是如果你报的太缜密,那么得恭喜你的弟弟或者你的孩子了,因为他们将有一套新衣服可以穿。

    但是在这里,完全不同,技术娴熟的裁缝甚至不需要动用皮尺,只需要用手简单的丈量一下就会有一个十分精确的数字,精确到一公分以内,然后他们会按照你的职业、服装主要出席的场合、出席时间段的不同、所出席活动的档次、面见不同阶级的对象、自身的社会阶级、出席活动的目的、出席活动时想要表现出怎样的气质等等一系列多达二三十项问题给出最后的结果。如果你愿意再加一点钱,他们甚至会为你配好几套最符合整体效果的首饰让你选择。

    这就是贵族以及上流社会所享受的生活,雍容、尊贵!

    女孩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一行人的皮鞋上,她眼里多少闪过一缕不耐烦的神色,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自知之明。保罗这个牌子在特耐尔城的确很响,也很知名,但同样也和其他大品牌一样不接待底层社会的人。这些人穿着的皮鞋都是几块钱的,最好的也不过是十几块而已!

    这种档次根本没有资格成为保罗成衣的会员,更别说在这里订制一套衣服。有时候阶级就是这么的残忍,为了区别不同的层次,所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阶级永远都是森严的,就像曾经拥有后来却消失在战争中的城墙。即使现在这些城墙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每当人们走到那里附近的时候,心理都会下意识的提醒自己——这里是老城墙所在。

    阶级的森严早已化作铁律刻入了人们的骨子里,刻进了人们的灵魂深处,不由自主的去迎合它,去遵守它。

    阶级给了下层阶级无与伦比的恐惧,也给了上层阶级难以想象的自负。

    女孩直起了身子,她不是什么名门之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社会地位,但是她是保罗成衣的学徒加店员,只要不犯错,并且嫁给保罗家直系子嗣中某一个年轻男性,二十年后她就会坐在屏风后,为那些真正的上流社会大人物服务。甚至有可能在此之前成为某个大人物的情妇也说不定。

    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底层,最少也是社会精英阶层。

    她直起身之后更加确定了自己的观点,穿着白色西装的那个帅气年轻小伙子前段时间还来过,当时他想要成为一名学徒,然后被很“礼貌”的送了出去,在女孩来看那就是礼貌与教养加上道德的标准行为,婉拒,以及送上十分钱作为拒绝的歉意。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收学徒!”,女孩依旧保持着微笑,她现在的裁缝老师告诉她,不要因为你的客人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人,或是一个普通人就失去笑容。在底层人士的面前,笑容是抬高自己美德尊贵的内敛,在高层人士面前,笑容是保持谦卑的外露,只要微笑,就不会有错,任何时候!

    杜林瞥了一眼屋里的三个屏风,除了最里面的在橱窗外可以看见,另外两个都隐藏的严严实实,里面有很明亮的灯光,但是没有任何人影闪动。

    他收回目光看向女孩,很随意的问了一句,“我要办一张……不,五张会员卡,多少钱?”

    五张?!

    女孩微微挺胸,她不是想要博得任何人的关注,并且让对方把注意力放在她还算饱满的胸上,她只是吸了一口凉气,不得已的挺起了胸。在保罗成衣店,会员卡分为三年、五年和永久三种,即使是最便宜的三年周期的会员卡,也需要一千五百块。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千五百块并不是代表预充值或是预消费的款项,完全是购买三年“特权”的服务费用。

    想要定做衣服?可以,继续花钱吧!

    五张会员卡,那可是七千五百块,女孩下一刻就有些羞恼起来,她认为这个男孩,在戏弄自己。

    但她依旧保持着一种很标准的微笑,微微低首,“很抱歉先生,本店并不是有钱就可以办卡的,还需要相应的社会地位。”,女孩笑容的弧度稍稍扩大了一些,她觉得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种很特别的满足感。她用很怜悯的眼神望着那个长得好看的少年,露出了她觉得是最真挚,最充满了可惜的笑容。

    对不起,这不是属于底层人的世界!

    自己可真残忍,打破了一个少年对美好世界的幻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