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八章 成衣店
    克斯玛夫人的目光无法挽留住滚滚车轮向前的跃动,在乡下的秋色中,渐渐消失。梅森非常的兴奋,他不断抚摸着真皮的座椅,同时又有一点拘束,目光好奇的打量着所有能够触及的东西。

    “这是你的车?要不少钱吧?”,梅森嘿嘿的笑着,想要抬手拍一拍这个打小关系就不错的弟弟的肩膀,可是手掌离他的肩膀还有一寸时就停住了,他不确定是因为畏惧于弟弟身上那股无法表述的威严,还是因为那套白色的西装太过于名贵。

    杜林随手将一盒烟塞进了梅森的手里,笑着说道:“这车?其实是我抢来的,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我觉得卡车比这种只有好看的小轿车要有用的多。”

    梅森接过香烟,手臂也收了回来,他瞪大了眼镜望着杜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辆车居然是杜林抢来的?天主在上,要知道梅森、老二和杜林三兄弟在家中除了大姐之外年纪最接近,从小也一直在一起,关系非常要好,彼此是什么性格可以说是一清二楚,他怎么也不相信从小就非常善良的杜林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看着梅森带着疑惑的眼神,杜林知道解释不一定是有用的,他只能耸了耸肩膀,摇动把手将车窗放下来。乡下的风与城中的风就是不太一样,多了一丝甜蜜的味道,也更腥了一些——泥土的腥味。这里没有太多的水泥马路,也没有那么多的钢铁丛林,理所当然会有浓郁的泥土味和草木花朵的味道。

    点燃的香烟被风吹的非常的明亮,杜林吸了一口,转过头望着梅森,“我明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大都市在我们的幻想中就是一个如同天国一样的地方,但是当你置身于城市之中,你才会逐渐的发现,那里不是天国,那里是通往地狱的门户!”,说到这里杜林又吸了一口,风撩动着他的头发,让他的样子有些洒脱。

    梅森学着杜林之前的样子将他这边的车窗也摇了下来,点上了烟,有点艳羡的望着离开家只有三个月,却已经截然不同的弟弟。

    杜林用夹着烟的手很傲慢并且很随意的指了指汽车正在行驶的方向,“在城市里,金钱才是一切。每个人都被城市里的各种规则标上一个价格,或高或低,这与你有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背景有关系,但是和你能做什么没有关系。”

    “前者在人们的眼里代表着上流人物,而后者……”

    杜林嗤笑着摇了摇手指,“就如同我,也如同你,都是不入流的下等人!”,他偏着头躲掉从窗外被风吹回来的烟灰,继续说道:“不想被人踩在脚下屈辱的活着,怎么办?当然是用命去拼,至少在这一点,我们与那些上流社会的大人物们没有任何的不同,我们都只有一次机会!”

    “所以,我亲爱的大兄,如果你以为城市是天国,那里就会成为迎接你回归天主怀抱的永恒长眠之所。但如果你听明白了我的话,把那里当做是通往地狱的大门,或许我们还能再挣扎一会,不是么?”

    梅森干咽了一口唾沫,他突然间发现去大都市享受新生活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好在克斯玛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都拥有还算不错的优良品质和品德,不懂就问就是其中之一。梅森丢掉了手中的烟头,端正了自己的坐姿,这是他在这段时间里干警员的时候学会的,“那我应该怎么做?”

    这也是为什么杜林愿意回老家来一个亲兄弟去大城市的原因了,第一是他可以完全信任自己的兄弟,第二,他的兄弟从来不会做“计划外”的事情,至少计划的制定者不是他们本人的情况下,他们几乎从来不逾越那条界线。

    可以信任,接受控制,还不会乱来,没有比这更适合的人选了。

    “听着,我会给你买下一个分局局长的位置……”,梅森的一哆嗦打断了杜林的话,杜林翻了翻白眼,继续说道:“我的兄弟,分局局长而已,你手底下只有二三十人,像你这样的城里还有三个,在你们之上还有一个总局,这不算什么,明白吗?”,感觉到梅森稳定下来之后,杜林才继续说道:“我刚刚把蜥蜴人歌多尔给阴了下去,所以我会把你安排在东城分局,我的势力也会逐渐搬移到东城区。”

    “你上任之后只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就是花钱,拼命花钱,想尽办法花钱,具体怎么做我会安排人来教你。第二件事,把不需要的人送走,换上需要的人,然后维持表面的治安,就是这么简单,我相信你能做好,这可比在乡下当一个治安官简单多了!”

    “不是治安官,是警员!”

    杜林抬了抬手,笑说道:“管他呢,都是一个意思!”

    梅森有些紧张,“我觉得我不一定能做好,可能会让你失望。”,他说的很真诚,这一路上杜林的描述中将城市变成一个充满了毁灭与腐朽气息黑暗古堡,他觉得自己未必能够像杜林那样如同鱼儿回归了海洋一样在里面畅游。有时候他很羡慕杜林,第一个离开家庭,承担了一些沉重的东西,也是第一个混的这么好,而且做人也很厉害,做事也很厉害……。

    杜林却偏着头望着他,用力在他肩膀上给了他一拳,“克斯玛家没有畏惧战斗的士兵,小心我向将军告你的状!”,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小玩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觉得克斯玛先生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将军,而他们就是士兵,所以在背地里他们会成克斯玛先生为将军,直至这个比喻被克斯玛先生弄明白之后,他们才停止下来。

    梅森摸了摸肩窝,挺直了脊梁……。

    在忐忑与期待之中,兄弟二人来到了这座被杜林称之为地狱大门的地方,望着繁华的街道,望着路边琳琅的商品,梅森第一次觉得人居然能够这么多,货物居然能够由这么多种!

    汽车停在了一家成衣店门口,保罗成衣店,在城里算是很不错的成衣店,专门为上流社会的精英人物们服务,并不接待普通人。特别是店中的三位主裁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一次奥尔奥多接受最新的潮流信息和学习最新的服装款式,全心全意的为客户服务,让这家老店拥有了不错的声望和客源。

    杜林需要两套正装,也需要给梅森订做两套正装,尽管不想承认,但很多时候这些“门面”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透过不大的橱窗可以看见可能是一家人的四口正在里面量体裁衣,杜林的感情是有些微微奇妙的,因为在三个月前他来这里寻求过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里面的裁缝告诉他,他们不需要任何学徒,并且用鄙夷的目光和一枚十分钱的硬币送他离开。没想到只用了三个月,双方的角色和立场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想到这里,杜林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或许,这就是激励着成功人士们不断向巅峰冲刺的动力之一吧,永远都不希望低人一等。

    diling~

    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