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我们是朋友!
    紫苜蓿镇上的醉鬼警长耳边回荡着老妻子不耐烦的吵闹声,还有摔打锅盆的声音。他睁开朦胧的睡眼,伸手攥住窗帘的一角扯了扯,屋外的天色依旧昏暗无比。他不知道这是早上天还没有亮,还是入夜有一些时间了。

    喉咙干裂时就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撕扯着他的嗓子,他不舒服的哼哼了两声,天旋地转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了拖鞋。随手打开了一盏昏暗的床头灯,低头看着床头柜上的座钟,现在是晚上十二点。看了约莫有二十多秒,他将座钟拿了起来,为它上紧了发条,座钟再一次滴答滴答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口渴,头疼,这就是廉价的私酿酒所带来的种种弊端,他双手一撑床面站了起来,走到桌子边上拿起杯子仰起头,却没有倒出哪怕一滴水。他灰色的眸子里有一种暴躁的东西正在蔓延,耳边老妻子的唠叨与不满的抱怨让他的头更疼了,锅盆碰撞的声音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他喘着粗气,拿床头墙壁上交叉挂着的猎枪就冲出了卧室。

    那并不是什么装饰品,只是房间的主人将两把猎枪当做是装饰品对待了而已。

    厨房?

    没有!

    厕所?

    没有!

    当警长走到客厅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影站在角落里,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子弹旋转着呼啸着从枪口飞了出去,同时也引出了一小片白色的雾气。砰的一声,什么东西被击碎了,人影也缓缓的贴着墙壁滑落到地板上。耳边的唠叨和埋怨声一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整个人仿佛都回归到了平静之中。

    警长摇晃着走过去,下意识的说着一些令人听不懂的话,他走到人影前蹲下,摸了摸被子弹撕裂的地板,警觉的望向了其他地方。

    “我会找到你的!”,警长咳了一声,“我发誓!”

    他走到厨房,含住水龙头拧开开关,一股带着淡淡腥味的水涌入他的口中,他大口大口贪婪的吮吸着,直至喝饱了,才骂骂咧咧的回到卧室,把自己再一次丢到了床上,陷入到昏睡中。

    月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在客厅的橱柜上,一个黑白的相框中有一个看上去十分温柔的女人,正对着所有看向她的人微笑着。

    第二天一大早,被他半夜扯开的窗帘无法阻挡阳光热情的力量,在刺眼的光芒中警长抬手阻挡着阳光,缓缓的苏醒。他大脑一片空白,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猎枪,转身挂在了床头上。

    他有很严重的病,但是只有很少人知道,很多人觉得他就是一个酗酒的醉鬼,永远都不会苏醒。但是只有熟知他的人才知道,他不过是把酒精当做了药物来使用而已。

    揉了揉脸,豆大的眼屎硌的他脸颊都生疼,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衣柜的镜子前,非常认真的换上了代表着正义和公理的警服,佩戴上了警徽,对着镜子敬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礼之后,离开了卧室,离开了家。

    在离家之前,他还没有忘记从桌子上取了一瓶私酿的劣酒,是家庭酿造的那一种,度数比普通低度酒高一点,比那些大厂的私酒又要低一些。

    粗鲁的咬开盖子灌了一大口,刚准备出门,就被人挤了回来。

    “瞧,这是谁,克斯玛先生!”,警长的强调有些高,眼神中的惊喜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防备。

    克斯玛先生不苟言笑刻板的脸上每一块肌肉都如同艺术家的雕刻品一样,连细微的颤抖都没有发生过。他摘下了自己的圆帽放在了衣架上,目光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之后摇了摇头,走到客厅脏乱的藤椅边上,把所有东西都掀翻在地,然后才坐了上去。

    “你来这干嘛?”,警长把酒放回了桌子上,面色阴沉的坐在了克斯玛先生的对面,“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如果不是到了面临生死抉择的关头,我们谁都不会主动联系别人!”

    克斯玛先生居然耸了耸肩膀,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但是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喊出了一个镇子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名字,“华特……”

    “闭嘴,那不是我的名字!”,警长暴怒的已经做出了进攻的姿态,可看到了克斯玛先生冷静的眼神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僵硬了起来,又坐了回去,“不,我不是华特,没有这个人,请叫我的名字‘约翰逊’,克斯玛先生!”

    克斯玛先生从口袋里逃出了一个精致的金属盒子,然后取了两根烟,一根叼在了嘴上,另外一根丢给了“约翰逊”。他拿出精美的纯银打火机,为自己点着了香烟,然后略微扬着下巴冷峻的望着约翰逊。如果是一个陌生人,可能会被克斯玛先生此时的态度所激怒,至少不会太开心。但是约翰逊知道,这是克斯玛先生表达自己虚荣的一种方式。

    从数十年前开始,他就是这样,用这种让人着恼的方式炫耀着自己拥有的一切!

    “我知道你有一个好儿子,整个镇子上都知道,但这又怎么样?”,约翰逊从克斯玛先生的手里接过打火机为自己点上香烟,深吸了一口气,把玩着手中的纯银打火机,“这和我没有关系,听着,我不想惹麻烦,但也不想被麻烦惹上,明白了吗?”

    克斯玛先生吐着淡淡的烟雾,弹了一下烟灰,雪白抱团的烟灰掉落在地上,撞击之后裂成几瓣,紧接着门口传来的风吹散一地。他一如之前那样平静冷漠的说道:“我们是朋友!”

    当克斯玛先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约翰逊警长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这句话曾经一度成为了人们的噩梦,常常让那些听见了这句话的人无法安心的入眠。但很明显,今天他不是作为“正义”的一方站在至高的角度听这句话,这个声音。

    他眼睛里出现了挣扎,腮帮上的肌肉也频频抖动,汗水贴着他的头发流了下来,他嘴唇哆嗦着已经含不住香烟,半截香烟轻轻的滑落在地上。

    “你想要我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