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一章 魔力
    “都在干什么?让开让开!”,梅森一手紧紧按着腰间的手枪,一手按着头顶上的警帽在汹涌的人潮中挤来挤去,偶尔有人不怀好意的拿着拐肘捣他一下,他也分不清是谁。绝对不要低估了乡下人的刁蛮和难缠,贵族们眼中淳朴憨厚的农夫只存在于艺术家离奇的画作中,乡下绝对不是一个世外桃源。

    好不容易捂着胸口挤到了人群了人群中间,慌乱之中连帽子都丢了,他回头瞪了几眼,在几个大婶的嬉笑中,从一个小姑娘的手里将自己警帽取了回来,还不忘说一句谢谢。

    克斯玛家的人都很礼貌,这一点与孩子们眼里刻板顽固……已经不是很顽固了,但是刻板还存在的克斯玛先生有关系。都说人是社会动物,影响一个人的永远都不会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某件事,而是来自于社会的议论和目光。当人们把克斯玛先生与克斯玛家族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克斯玛先生就开始注重礼貌这件事。

    倒不是说他以前不够礼貌,只是比起城里的那些带着面具的人而言,他的确显得有些粗鲁。从此之后,粗鲁的克斯玛先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礼貌的克斯玛先生,如果不计较有时候会因为那块界石而引发的家族团体混合打,他的确做到了。

    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一个榜样,你会觉得他无所不能,你觉得他就是你未来想要变成的样子,在克斯玛家族中,克斯玛先生担任了这个特殊的职务。他也影响到了克斯玛家中的其他人,把他们也变得有礼貌起来。

    小姑娘脸色红扑扑的笑着,露出了一口微微泛黄的牙齿,鼻梁上的麻子就像乌云裂开缝隙时候的星空——数不清的小星星。

    梅森立刻收回目光转过身,将警帽佩戴整齐之后拍了拍腰间的手枪,拨开了最后几个人,走进了人群的中心处。

    这两个月来他吃尽了苦头,在乡下这种地方当治安官绝对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他佩戴上警徽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为一位比他还要强壮的大婶把一头走失的牛找回来。在这里,牛并不会承担耕地这种苦力工作,人们获取油脂最廉价也是最寻常的方式,就是从牛不多的脂肪中寻找。所以牛和另外一个世界的猪差不多,任务就是足够壮硕肥美的时候送到屠宰场挨上那么一刀。

    一头牛走失了,对一个家庭来说也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作为紫苜蓿镇唯二的治安官,梅森只能担负起这个任务。最终,他在一个快要干枯的泥潭里,找到了浑身上下都是泥浆的牛——它的腿断了,可能是因为踩空的缘故落入泥潭里摔的。梅森用尽了力气,用了两天时间才把这头牛送回了镇子上,然后看着大婶家两个如同熊一样强壮的兄弟一前一后把牛扛起来离开,才回过神来。

    之后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比如说谁家的鸡不知道为什么不打鸣了,周围一直受到“报时”照顾的居民要求梅森让那只不愿意开口的“公鸡”继续开口。又比如说谁家的鹅突然不下蛋了,仿佛世界末日一样让人们开始恐慌,整个镇子上似乎唯一能够求助的人就是梅森。

    另外一个老家伙整天酗酒,每次他醒来的时候都是为了下一次的昏睡做准备。

    如果不是胸口中积攒着一口恶气,想要证明自己可以成为自己理想中伟大的警员,可能梅森已经放弃了。

    尽管这么多的时间被他浪费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迈出了成功的一步,至少有人把他真的当做了治安官去对待,并且拥护他。

    当他拨开人群之后,就看见了一辆崭新的汽车,他还可以从光滑的如同有一层水的车体上看见自己的倒影,捋了捋衣领,将有些歪的帽子戴正了,他才走向那个背对着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家伙。

    “你好,我是镇子上的治安官,你不知道这里不允许停……”,梅森的声音到此戛然而止,他的眼睛瞪的越来越大,直至最后眼角都有些疼才回过神来,“我的天主,杜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他这个时候终于有胆量伸出手在那光滑如同镇子东头农场主女儿皮肤一样滑腻的车子上摸了摸,“这是你的车?你发财了?”

    就如同梅森惊讶于杜林此时的变化,杜林转身的时候也瞪大了眼睛,他突然间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乱,什么时候克斯玛先生这么开明了,居然会同意梅森去当治安官?

    “什么时候的事情?”,杜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递给了梅森。梅森有些惊讶的望着手中带着过滤嘴的香烟,犹豫了一下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他知道,这种带着过滤嘴的香烟价格都不会便宜到什么地方去,在这种乡下地方有时候这样一根烟带来的“力量”,往往超过他胸前的警徽。

    杜林愣了一下,随后为自己点了一根,然后将刚刚拆开的香烟盒直接拍在了梅森的胸口,“我们先回去看看,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又不能不承认,我有点想那个老顽固了。”

    梅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搂住了杜林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父亲一定会高兴的!”,说着他有些为难的望着那些还在看热闹,甚至企图摸一摸汽车外壳的家伙,气呼呼的又无可奈何。他不可能真的对这些人做些什么,所以他们根本不在乎梅森是不是治安官。

    杜林拍了拍肩膀上请轻轻压着的胳膊,看向了两个年轻人。

    拥挤的人群在杜林的眼里并不是什么负担,两个跟随他来顺便保护他的年轻人从车子上的布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把十分的硬币,直接撒向了人群。原本还拥挤不堪拼了命想要挤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农夫们,大婶们,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在惊喜的尖叫声中弯下了他们的腰。

    在这一刻,整个镇子的中心,杜林就如同一位受人尊重的王,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朝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