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新的游戏方法
    冷场的氛围看似清冷,其实恰恰相反,有备而来的人心里理直气壮,沉稳的很,但是那些没有准备的人心里可就忧虑焦灼了。

    卡鲁尔一直在给恩斯特使眼色,很显然现在的局面和他所设想过的局面有一点不太一样。

    在沉默的气氛中,侍者端着一份牛排走了过来,放在了杜林的面前,并且为他放置了刀叉——一共两套,因为餐盘中除了牛排之外,还有一小块佐餐。

    如何使用餐具这个话题可以延伸出一本厚厚的学术性书籍,贵族们对于生活细节苛刻的要求让他们每天的日常都变成了普通人眼中的煎熬,想一想的确也是这个道理。每天光是梳妆打扮就要两个小时左右,如果要参加一些盛大的宴会,这个时间可能会更长,哪有普通人所承受的普通生活那么爽利?

    但是在贵族们看来,言语和行为的规范化,是在这个新时代区别“贵族”和“贱民”最有效的办法。对于他们所弄出来的那套规矩,他们遵守的愈发严格,似乎通过这样的方式就能够获得高人一等的快感。特别是当他们傲慢的,带着一丝怜悯的笑容望着那些没有身份的贱民狼吞虎咽吃完东西擦擦嘴时,会对着身边的人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瞧,这就是贱民!

    虽然贵族们的规矩中有很多东西的确没有存在的价值,可是人们却很喜欢跟着做,因为每个人都想要做上流社会的精英分子,那是一个充满了某种诱惑力的阶级和圈子,让所有自喻为成功人士的人们都想要钻进去。

    人们总是在嘲笑或是诋毁某种主流的东西,比如说权力,比如说金钱,比如说阶级。但是每个人又同时的羡慕那些拥有了这些东西的人,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心理活动,在另外一个世界,人们把这种心理叫做“仇富”。仇富仇的不只是富有,还有很多其他的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这是一家高档的餐厅,接待的自然也都是有身份的人,杜林并不知道这些,所以他选择了相对更加顺手,也大了一号的餐具来用餐。他将这些牛排很粗暴的切开,并且插了一块个头明显超过餐叉的牛肉块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咽了下去,满意的点了点头。

    味道比他吃过的所有的牛排都要好吃的多,他从来没有尝过味道这么好的,他回过头望向侍者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问道:“这块牛排出自什么地方?”

    侍者脸上带着极为标准的笑容,露出了八颗牙齿,干净整洁的牙齿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荧光,“这是瓦格利牛,只在帝国极少部分的牧场中有出产,价格非常的昂贵,您食用的这一份需要六十八块,先生。”

    杜林吹了一个口哨,六十八块,那得要卖多少瓶酒才能赚到一个人吃一顿饭的钱?毫无疑问,桌子上的红酒以及两位大人物面前的食物,这顿饭的价格绝对超过了他的想象。要知道他可是啃过那些比石头还要硬的面包的,必须撒上一点水然后放在火堆旁边加热才能勉强啃下一层来。

    太奢侈了,他叹了一口气,继续食用着边边角角都不平整的牛肉块。

    “两位没有什么话想说吗?”,杜林一边咀嚼着,一边问道,肉屑和汤汁从他的口中迸射出来。

    卡鲁尔一脸冷漠的望着杜林,倒是恩斯特先开了口,他先是皱褶眉头观察了一会杜林之后,才有些犹豫不决的问道:“你就是那天的……一块钱?”,这句话带着明显的问询,因为恩斯特第一次见到杜林本人,同时也想起了那天的那个小子,帮他把一些东西送到另外一些人的手里,并且还为此支付了一块钱。

    杜林此时也留意了一下恩斯特,然后很愉快的点着头,“我想起来了,既然是熟人,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容易说清楚了。”,杜林将最后的牛排很快的吞进肚子之后擦了擦嘴,向后一靠,“伍德死了,但是总要有人来接他的班,我知道你们和其他人之间有一些规则上的约定。”

    “我打算遵守这份约定!”

    杜林在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全盘的想法,boss们制定的游戏规则还不是他现在可以破坏的,如果他不想成为下一个莫名其妙死在了某个阴暗角落里成为老鼠食物的倒霉蛋,那么他必须学会用“游戏者”的身份来加入到这场游戏中。规则的建立并不是为了让它有一天被某些人或者某些事破坏,只要杜林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想法,那么至少在短时间里他是安全的。

    而且人们也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秩序,不管是关于治安方面的,还是关于市场方面的。

    恩斯特拿起餐巾沾了沾嘴唇之后叠好放在了左手边的桌角,他微微偏着头,露出非常认真的表情。卡鲁尔脸上的冷漠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是一个好消息,如果杜林愿意遵从游戏规则,那么他就必须做出让步。

    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杜林身上的时候,杜林才慢慢的说道:“市场是有限的,特耐尔在我的眼里是一座大城市,但是我相信在两位的眼里,这座城市算不上什么,因为比特耐尔更加繁华富有的城市还有很多,相较于那些地方,这里只是一个贫民窟。我明白那些boss们制定的规则,核心只有一个,那就是竞争。”

    “他们需要我们彼此之间存在着竞争,一种可以控制的竞争,我会遵从这条游戏规则,但是在此之外,我认为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尝试着不去破坏它,但具备了某种‘超越’的性质。”

    “我们在特耐尔城内继续争夺这个狭小的市场,请允许我用‘狭小’这个词汇,但是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特耐尔城之外的地方,比如说奥尔奥多或是其他什么大城市,那里才是我们的主战场。”

    恩斯特逐渐的抬起手扶着下巴,凝视着杜林,杜林的这个提议让他很感兴趣。

    没有人会对更多的金钱无动于衷!

    “说说你的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