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王
    人们总是在说成功者如何如何,仿佛成功者天生就携带了某种了不起的东西来到这个世界,但事实并非如此。所谓的人格魅力和精明的头脑,实际上都建立在金钱被社会认可的基础上。我们常说某某企业家很有魄力,但是却忽略了还有九十九名一样有魄力到需要去街头流浪的前企业家正在翻着垃圾堆寻找食物。

    我们认可了这名成功的企业家——背后代表了地位和金钱的数字,这个数字越是庞大,我们对他的肯定也就越是坚定。

    所以无论杜林说什么,在那些数字没有他数字多的人的眼里,他就是对的,因为他成功了,我们总是信服成功者,因为我们还没有成功过。

    这就是目标,这就是榜样!

    一批批私酒被打包,用结实的木板装订成一个个木箱送上卡车。卡车载着满满当当的私酒在城市的道路上不断的奔驰,一桶桶低度酒倒下去,流出的却是钞票,越来越多的低度酒汇聚于此,越来越多的钞票进入了杜林在银行的账户中。

    这里不得不说起一个小小的趣闻,有些人一直在提醒杜林,帝国中央银行靠不住,因为那是奥格丁人开设的银行,他应该把钱藏在地窖中。

    好吧,这就是一个笑话。

    大量优质的私酒成功的冲击了市场,让另外两个家伙过的就不怎么好了。

    幽静的餐厅里只有六个人,两名侍从,两名保镖,以及两名大亨。

    恩斯特衣冠楚楚的坐在长桌的一头,优雅从容的分割着餐盘中的牛排,上好的牛排,和那些下等人吃的可不是一个东西。牛很便宜,可也有很贵的专门供应贵族和资本家的奢侈品种。这些牛所吃的东西,远远比一些中产家庭的伙食还要好,而且为了让脂肪完美的分散在肌肉里,不是一块一块的,每一头高品质的瓦格利牛都有至少三人的团队来饲养。

    他们会喂这种牛吃一些昂贵的水果,还会为它们吃一些其他品质的牛肉——这样做可以增加牛肉内的氨基酸含量,可以提高牛肉的鲜美程度。他们还会定时给这些牛来按摩,让可能产生的过多脂肪揉碎之后均匀的填充到肉里。当然每一头牛也是需要运动的,它们每天的生活就像是贵族的老爷那样被人们伺候的妥妥当当,直至需要它们成为人们盘中的美食时,才会对它动手。

    这样一块几乎完美的牛排,每一磅大约需要六十到七十块钱,如果是顶级的特殊部位的牛肉,价格会高达上百。

    恩斯特如同一位美食家,耐心且细心的将一块外层微微有些焦糊,中间还有些粉色的牛肉块从整体上切下来,用银质的叉子插进牛肉块中,一丝丝粉色的汁液被挤压里出来。他小心翼翼的向前前倾了一些身体,伸长了脖子,把牛肉块包裹进嘴里,一边点头,一边鼓动腮帮咀嚼。他抬头看了一眼桌子对面的家伙,将口中的牛肉咽了下去,扬了扬手中的刀叉,“不尝尝吗?非常的新鲜,今天早上才宰杀的。”

    卡鲁尔的上嘴唇抽动了两下,让他的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他表情严肃而森然,眼睛里充斥着骇人的光泽。他低垂了目光,扫了一眼盘子中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牛排,随后将餐巾握成一团,丢在了桌子上。

    “我不明白你怎么能吃得下去,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的缩水吗?每天的收益都在不断的降低,我们应该阻止那个疯子,至少不能再任由他乱来了!”

    卡鲁尔所说的是最近市场上有关于雪精灵和初恋降价的问题,每一瓶降价的幅度不是很多,只降了五十分,但是这五十分却让更多的酒吧在推销高度私酒的时候,更加愿意推广这两种私酒。一来是品质高端的同时进货价格却处于中低端,另外一方面是客人的口碑正在快速的发酵。

    越来越多的酒吧沦陷了——酒吧就是现金奶牛,酒吧的持有者才不管什么潜规则,他们需要的是利润和市场,其他的一点都不关心。

    恩斯特因为复杂的背景关系,所以他并不是很在乎私酒上的得失,或者说他还能够保持风度来自于他有信心站到最后。但是卡鲁尔没有,近来一段时间收益不断减少的同时开支也在急剧增加,已经有人以谈笑的方式警告了他,如果献金方面还要缩减的话,会考虑换一个人来支持。

    中期大选迫在眉睫,这个时候该动的也都动了起来,大多数普通人只看见了大选之前一两个月残酷的“厮杀”,却不会想到早在一两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积蓄实力,储存弹药了。

    面对卡鲁尔的质问恩斯特耸了耸肩膀,他放下刀叉很认真的望着卡鲁尔,“你知道这座城市从建立到现在,一共迎接又送走多少统治者吗?”,不等卡鲁尔回答,恩斯特就自问自答起来,他比划了一下,翻着手腕抬了抬手,“数不清,是的,数不清。成功者会留下名字,失败者则留下骨骸,没有什么是一沉不变的。我们取代了以前的某些人,将来也许会被某些人取代,这就是历史,亲爱的卡鲁尔。”

    “不,这不一样,我不允许任何人夺走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绝对!”,他准备站起来离席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些噪杂的声音,幽静的餐厅变得微微有些吵闹,不允许被人打扰的大门也被推开,两名侍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绷直了身体——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架着一柄锋利的长刀。

    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穿着白色的西装,昂首挺胸走了进来。他随手摘下帽子递给了身边的人,大步的走向了餐桌。这时卡鲁尔的贴身保镖准备阻止这些不太有“教养”的闯入者时,却被一把枪顶住了脑袋。

    那穿着白色西装的家伙从一旁抽了一个椅子,放在了长桌中间的地方,他打了一个响指,一名侍从被推了一把,踉跄着退到了他的身边。

    “给我来一份七分熟的牛排,谢谢!”,少年微笑着点了一下,然后双手撑着桌面,用充满了侵略性和压迫性的站姿,把目光投向了恩斯特和卡鲁尔,“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

    他微笑着说:“我叫杜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