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你得有钱
    伍德见过气球,也听人说过那个比喻,说什么人快要死的时候就像是破了一个口子的气球,很快气就会漏光。他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对,更加形象一点来说,人就像一个装满了麦仁的袋子,如果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就像在袋子上撕开了一条小口。麦仁会源源不断的从袋子里撒出来,很慢,也很致命。

    他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了,就像是失去了麦仁装填的袋子,已经干瘪不再饱满。他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一股潺潺的热流不断喷涌在他的掌中,他翻开手看了一眼,刺眼的鲜红。他踉跄了一两步,抱住了面前的路灯柱子,鲜红的掌印在灰色的灯柱上留下了扭曲狰狞的痕迹。

    “噢,我的天主啊,您怎么了?”,有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带着嫩黄色遮阳帽的女人捂着嘴站在了伍德不远处的身前,她尖叫了起来,“快来人啊,这里有人受伤了!”,不一会就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围了过来,这些人中有乞丐,有路边的衣不蔽体的流浪汉,也有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

    他们或好奇、或满足、或惊喜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伍德的身上,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告诉伍德应该怎么做,或是帮助这个可怜的家伙。

    血液流淌的越多,身体也就越是乏力,虚弱的双腿不断蹬着地面想要保留自己最后一丝的体面,但是肌肉已经在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不听使唤。他抱着柱子滑了下去,瘫倒在地上,鲜血也从他的口中涌出,他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周围的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惊呼声,严密的阵型也变得有些散乱。

    抽搐的速度越来越频繁,惊呼之间的间隔也越来越短暂,那是身体的求精信号经过中枢处理之后反馈的一系列的复杂的变化,但是肚子上被捅了一刀并且搅碎了伤口切面的肌肉组织,所有的反馈都只是无用功。

    他感觉到了冷,感觉到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且昏黄,就像是孩子们刚刚出生时那样,赤果果的来到这个人世间,冰冷,以及无助。

    一名少年站在人群中冷漠的望着伍德已经停止抽出的身体,压低了帽檐,随着那些没有热闹可看一哄而散的围观者一同汇入了城市的脉搏中,消失不见。

    伍德死了,围观的人们发出了似乎夹杂着满足的一声叹息之后快速的散去,只留下一个横死街头的大亨。

    当伍德已经死亡的消息在全城传开。

    当歌多尔被逼跳楼不得不选择用死亡来保守秘密的时候。

    还有一个人的名字伴随着这两位大人物的离去,开始在上流社会中流传,他的名字叫做杜林。

    每一件事都会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也许这个目标具有迷惑性,但是执行的人绝对不会弄错。所以有些人物他们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去观察审视人造出来的假象,而是越过这层虚假的遮掩,看向真正的要害——受益者。

    就像上面一句所说,但凡有计划的行为,当然也包括了部分无意识的行为,从个体本身的诉求上来说,都是对自己有利的。伍德死了,歌多尔死了,那么谁在这两件事中占据了绝对的好处?是歌多尔的手下吗?是伍德的手下吗?还是某位大亨或者某位boss?

    都不是!

    受益者的名字叫做杜林,一个在一个月前很普通,但是一个月之后却已经让人能够记住的名字,杜林。

    他踩着伍德的尸体爬上了人生的巅峰,而他做到这一点只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做到了很多人用了小半生才能做到的事情。不过现在他还缺少了一个关键的身份,一个关键的钥匙,否则他很难融入到更高阶层的社会中——立场。

    立场不是说他的职业,不是说他的态度,而是他的政治立场。

    新党?

    还是旧党?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等待着他做出最终的决定。

    “我们是商人!”,杜林用指关节重重的叩击着桌面,再次回到装修一新的转角店面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兴奋,这里包括了同乡会的成员,以及重新题名为“东方之星”的商贸公司成员。

    自从杜林去了一次贫民窟之后,瓜尔特人中就流传着一个在外人看来可能是笑话的传说。这个传说最初流传于上了年纪的瓜尔特老妇人之间,最后逐渐的蔓延传开,渐渐的居然被人们所接受。

    “奥德列罗王的复活”,这就是这个传说的核心内容,老妇人们用充足的生活阅历和经验,编造了一个奥德列罗王复活并且继续战斗的故事。故事中奥德列罗王从亡者的世界归来,撕碎了腐朽的帷幕,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所有瓜尔特人都幸福的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这个故事在隐喻杜林,至少杜林自己是这么觉得的,特别是当他第一次听说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不过对此他一笑了之,至少这不会损害他的声望以及在瓜尔特人中的地位,不是么?

    在传说的推动下,不少人觉得跟着杜林一起干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如果不是杜林要求尽可能的不要吸纳过多的瓜尔特人,恐怕此时屋子里都已经站不下那么多的人了。

    这些年轻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以及如同朝圣一般的表情,伍德死了,歌多尔死了,能够威胁到杜林的威胁都已经被扫平,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杜林的崛起,他们身为其中一员感到了自豪,振奋,以及充满了活力。

    “我必须重申,我们是商人,不是帮派份子,不是那些暴徒,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市民,是耀星帝国的合法公民!”,来回走了几步之后,杜林再次开口,“我们的幸福不应该建立在人们的恐惧之上,恐惧只会带来反抗和毁灭,但是尊敬却可以让我们永恒。我的父亲,一个古板的老家伙,他告诉了我有关于如何让自己受到别人尊敬的窍门,今天我也要把这个窍门分享给你们。”

    “那就是……”,他拖了一个长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才笑着开口,“你必须有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