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问好
    与此同时,普朗多和修恩可能都没有注意到,在地区警察局门外马路的对面,有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圆顶礼帽的家伙站在了路灯的边上。他默默的转身,很快与行人混在了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人,就是杜林。

    他长舒了一口气,歌多尔死了,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看来歌多尔这种心狠手辣,同时又专门为大人物干脏活的家伙是很难出意外的。底层社会他用自己的残忍和血腥搞定了一切,高层的社会中那些大人物虽然看不起他,但也有些畏惧着他,因为他知道了太多不太适合知道的秘密。

    比如说去年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女明星,报纸报道是这位女明星在纵马狂奔的时候不小心从一个矮坡上摔了下去,被座下的坐骑狠狠的压了几下,死的不能再死。报道其实很公正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偏袒,但那并非是第一案发现场,第一案发现场应该是某位大佬庄园的地下室,女明星承受不了虐待,死在了那里,然后歌多尔处理了一下。

    按道理来说尽管大家都是“旧党”,但也有不同的立场,不太应该会借助其他人的手下来做这件事才对,毕竟很有可能自己的某些秘密会被别人所探知。但是这个世界和杜林梦中的世界有些不同,社会体制的不同让这里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肮脏的黑手”有一两个就足够了,而且必要的时候清除掉这一两个黑手,就能切断所有的联系,保住所有的秘密。

    加上道德观和价值观的影响,所以即使他们用了歌多尔为自己做事情,也不需要考虑歌多尔会说什么,否则的话要清除歌多尔的不是他们这些人,而是歌多尔自己的boss。当然,也不会有人主动去伤害歌多尔,虽然价值观和道德观有所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权力越大的人物,猜忌多疑的心思也就越重。如果有人将歌多尔灭了口,别人会怎么想?

    当然,也可以解释成“窝案”,整个城市的统治阶级都腐朽了,所以他们肆无忌惮的践踏着法律的同时,又在时时刻刻维护着法律。

    所以在杜林看来,哪怕歌多尔再怎么不入流,也不应该这么快就被灭口。在杜林的想法中,歌多尔应该进入监狱里待一段时间,然后才因为某些意外猝死,就像他们一直做的那样,现在的方法确实有些太生硬。

    不过目标偏离的不是太远,至少歌多尔死了不是么?那么伍德就没有人保护了,他也能够继续向前开始奔跑,顺着自己的道路奔跑向光明!

    歌多尔的死,在帮派里造成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社会上的影响,有些人主张为歌多尔报仇,他们包围了地区警察局,挥舞着棍棒和武器,叫嚣着要为歌多尔报仇。也有一些人主张先把帮派稳定下来,伺机报复普朗多。无论是有怎样的主张,他们主张的出发点都不是无私的,都有着自己的想法。歌多尔死了,不意味着帮派就完了,谁能够在这个时候继承歌多尔的位置,谁就能继承他的一切。

    就像那些大佬所认知的那样,工具不顺手,换一个就是了。

    如此显赫的地位和权力,以及向上的通道可能是每一个有野心的帮派成员都希望能够得到的,理所当然的混乱开始了。

    争吵。

    谩骂。

    推搡。

    斗殴!

    伍德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他双手不断的搓动,就像他第一次杀人之后躲藏在黑暗的角落里,惊恐的用力的搓着双手上已经干涸的鲜血。他不时抬头望向有脚步声传来的房门,又很快低下头。

    他想离开这里,他可不想陪着这群已经疯了的家伙们一起陪葬。当有人提议去围攻地区警察局并且得到了一部分人拥护的时候,伍德就意识到出大事了。地区警察局是那么好欺负的吗?普朗多那条狡诈如狐的老狗是那么好得罪的吗?那可是一个笑面的狐狸,表面上能嘻嘻哈哈,等你一转身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捅刀子。

    他的事业已经完了,但是他还不想把自己的生命也玩完,就在他决定离开的时候,有人敲响了门。

    伍德警惕的轻手轻脚的将桌子上插着花的花瓶提在了手里,瓶子里有水,他没有倒掉,这样能够在挥舞的时候加深伤害。他站在了门旁,而不是门后,因为很多时候人们都喜欢撞门,站在门后的话只会受到伤害。

    “谁?”

    他问了一句。

    门外传来了一个有点陌生的声音,“大家现在还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做,您是boss的朋友,我们希望能够从你这里得到一点建议。”

    伍德并没有开门,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抱歉,我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没办法为你们提供任何的帮助。”

    “那好吧!”,那声音有些失落,紧接着传来了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直至听不见。

    伍德放下手中的花瓶,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知道这些帮派份子绝对不是什么文明人,更不可能是绅士。他们既然注意到了他,就一定还会来请他,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一群人。一旦被他们“挟持”了,想要离开可就难了!

    他换了一套衣服,耳朵贴着门听了好一会确定门外没有人的时候,轻轻的拧开了锁,打开了门。走廊上空空如也,楼下的大厅倒是传来了争执的吵闹声音。到现在这些帮派份子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歌多尔的“独裁”的确给他统治帮派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但也让这个帮派离开了他之后就无法运转。伍德轻手轻脚的绕过楼梯,走到了西边二楼的窗户边上,窗户外有一个水管,旁边还有不少青藤,可以攀附到庄园旁的草坪上,那里离大门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他翻过窗户,顺着青藤和水管爬了下来,动作轻柔切小心,直到落地的时候他胸口砰砰跳动的心脏才稍微缓和了一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压低了帽檐,朝着大门走去。大门外有不少人,还有不少汽车,这些人的眼睛里都带着焦虑与仇恨,还有对未来的茫然。歌多尔是一个成功的领袖,但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首领,所以才会导致这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人的外出并没有惊动这些帮派成员,boss死了之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已经顾不上别人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也因此才有了争执和分歧。

    伍德轻松的走了出来,重新站在人行道上的时候,他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回头望了一眼歌多尔奢华的庄严,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抹说不清楚是什么的笑容,迈步向前走去。虽然他输了,但是他还有钱,他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安度晚年,他要离开特耐尔,离开坎乐斯,去一个新的地方,展开一段新的生活。

    笑容就洋溢在他的脸上,直至他听见有人对他说……

    “杜林托我向您问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