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死亡
    歌多尔此时是愤怒的,同时也是极为恐惧的,他不敢相信普朗多居然会骗他站到窗口边上,告诉他**oss的人来了,更不敢相信普朗多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枪,对着他开了一枪。这一枪不至于让他死亡,肩膀受伤很难威胁到一个人的生命,这是他通过无数次的实践掌握的知识。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中了弹,也正是因为肩膀中弹所产生的巨大力量,让他失去了平衡——在窗户边上。

    倾斜以及滞空带来的恐惧感让歌多尔挣扎不休,但也加快了他从窗户里跌出去的速度。他翻滚着,从窗户中跌落,风呼啸着在他耳边讥笑着掠过,就像那些眼中带着鄙夷的大亨,让他格外的不爽。大地的气息越来越浓稠,他已经在狂乱的风中嗅到了一丝泥土的气息,下一秒,啪叽一声,一切归于了平静。

    人们惊恐的看着后脚跟踩着自己已经碎裂脑袋的歌多尔身体扭曲缓缓的倾斜,然后啪的一声贴在了地上。就算歌多尔的脑袋足够坚硬,但是当他的脚后跟可以踩着自己的后脑勺时,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鲜血飞溅了很远,一些白花花的东西散碎着如同盛夏在床底放了几天的牛奶,颤颤巍巍的晃动着滚出去很远,沾染了灰尘泥土。滚热的血液散开时的红刺破了黑白相间的画面,人们在短暂的死寂之后,爆发出了惊叫,以及愤怒的呐喊。

    歌多尔死了!

    普朗多面色肃然冷漠的走到窗户边上,将手枪妥善的插进枪套里,他用自己的狠辣掐断了眼神中最后一丝怜悯。他在内心不断的审视着如同一堆烂肉一样瘫在了地上的歌多尔,内心中仅存的东西也渐渐消失。他觉得这不是boss的错,也不是自己的错,错的是歌多尔他自己。他不争气,不是么?

    我们只是工具,工具不顺手的时候,只能换一把。

    “没想到呢,不是吗?”

    轻微的声音所带来的感触就像歌多尔从窗口落下去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风声,普朗多心里一抖,不知道歌多尔落下去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过程。他头皮微微发麻,后颈僵硬,刚刚插进枪套里的手枪又被他拔了出来。可不等他回头,一条胳膊就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看见了一个侧脸,是修恩这个家伙。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烁过了无数的想法,眼睛也逐渐的眯了起来,目光阴险而狠决。就在他想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修恩转过了头,望着他,迎着他的目光。

    “你想嫁祸给我?”,修恩笑了起来,“说不定真的很有意思呢?”

    被叫破了心思的普朗多如同被一桶冷水淋了下来,他的确有这个想法,如果是修恩为了得到某些情报而逼死了歌多尔,这无疑是最完美的结局,人们会为这所有的事情脑补上一个足够的动机——修恩是警务调查局驻扎在特耐尔城的探员,也许他从歌多尔身上看见了重新返回中枢的契机,不顾别人阻拦对歌多尔进行了残忍的逼供。守口如瓶的歌多尔面对修恩残暴的刑讯选择了用死亡来保守肚子里的秘密,于是他主动的从楼上跳了下去。

    这么做首先普朗多能把自己身上的麻烦摘干净,同时也能够让**oss知道他真的有在认真的做工作,同时还能把修恩推到一些**oss的对立面去,一举数得不是吗?

    修恩表面上好像无所事事,整天不是和辣妹鬼混就是喝的沉醉不醒,但是普朗多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对修恩的戒备与警惕。小事情他可以装作不知道,任由修恩乱来,比如说偷他的酒喝,比如说偷他的乐土,但是在大事情上,他绝对是严防死守的。甚至普朗多有时候都在怀疑,修恩现在这幅样子是他真实的表现,还是说他在等待时机。

    毕竟修恩是当过大人物的,做过大事情的,被贬到了这种地方来,他肯定是不甘心的,以至于会不会有人觉得特耐尔这座属于旧党势力范围的城市,是破开坎乐斯州旧党防御的突破点?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如果能够借助这次机会把修恩再坑进去,他那个无论是否存在的上级都肯定会对他失望,转而抛弃他,他也会逐渐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直至永远的消失。

    这个计划很完美,至少在前一秒是这样,但是被修恩叫破之后,普朗多就不这么觉得了。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们是朋友啊!”,普朗多将手枪插回了枪袋里,脸上的笑容就像是盛夏中怒开的花朵,灿烂的能折射出阳光来。

    修恩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俯身朝着楼下看去,在这一瞬间普朗多有一种几乎快要压制不住的冲动,他想把修恩也一把推下去。但终究他没有敢这么做,因为修恩真的不一样。

    帝国警备防务调查局这个机构和其他的机构不太一样,其实从封建帝制时期起帝国中就存在了一种无法说出口的情况,那就是绝大多数地区都有摆脱中央控制的倾向,隐隐独立,但又没有真的独立出去。那个时候贵族们的势力太过于强大,一个个贵族统治一个地区的历史往往能够追溯到五六百年前。

    在这样漫长的统治中,生活在贵族领地中的人们往往只承认贵族对他们的统治,而不是来自于皇帝的统治。为了改变这种让皇室都开始感觉到恐惧的情况,于是就有了帝国警备调查局的前身——帝国应急特别行动队。在官面上这支队伍的工作是处理一些自然灾害的救援工作,以及对自然灾害的预防。

    但是实际职能是监视各地的贵族,一旦有贵族产生了独立或是叛乱的苗头,就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这贵族刺杀。帝国应急特别行动队在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很多次任务,其中最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曾经的帝国公爵格瓦伦遇难事件。报纸上和官方的口径高度的统一,格瓦伦公爵带着家人在暴雨后去野外郊游,不小心碰到了泥石流,然后一家人回归了天主的怀抱。

    特别行动队从灾难中救出了格瓦伦的孙子,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这位公爵的孙子因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不幸早早夭折,彻底的葬送了格瓦伦这个姓氏。至于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部门的威慑性早已扎根在众多大人物的心里。

    在新党“谋逆”之后,帝国应急特别行动队并没有被取缔,而是被帝国警备防务调查局全盘吸纳,以至于有过这样一个说法,说是新党的“谋逆”其实是皇帝和皇室默许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改变越来越危险的局势,避免帝国崩消瓦解。就像上面所说的,真相有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普朗多很清楚哪怕修恩再混蛋,他也不能对修恩动手。

    一旦修恩死了,警务调查局绝对不会再派另外一个人来,来的有可能是“清道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