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老人
    书房很普通,没有什么珍奇的古董,没有价值连城的收藏,三个巨大的书柜里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有些书要新一些,有些书的中封已经磨损的露出了纸板中用来防止断裂的麻布。这些书数以百计,是老人藏书中的一小部分,也是翻阅的最多的一部分。老人一辈子都在看书,只要他认为有价值的书,都会很认真的阅读一遍并且留下详细的笔记。

    老人毕业于高等的学府,品学兼优,奋斗了一辈子,起起伏伏数次,终于在退休之前成功的成为了一名议员,一名特耐尔城的议员。

    议员这个东西是并不是新出现的东西,在封建帝制时期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当时议员们工作的地方叫做“帝国联合议会”,平日里的工作往往是处理一些贵族和平民之间的纠纷,以及贵族和贵族之间的纠纷,偶尔也会涉及到国家大事方面的制定,但很多时候这方面的最终结果都是皇帝说了算。

    在新党成功的把旧党掀翻在地之后,议员以及议会的职能和职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考虑到整个帝国实际上是由耀星帝国皇室常年征战侵略强取豪夺来的,地方上一直存在着多多少少的反抗势力。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曾经某个王朝的贵族,或是特权人士,他们不甘心变成一个平民,一个普通人,所以他们经常会闹出一点状况来。

    这个时候议员的作用就能够体现出来,他们是基层向高层提出要求的传声筒,可以把一些合理的不满情绪从基层转达到高层的耳朵里,然后由高层对地区的政策进行调整。同时,他们也是高层了解、掌握、控制地方的触角,配合辅助高层对地方掌有最高的统治权。

    看上去议员应该是一种服务类的职务,但这个职务所拥有的权力不知不觉中已经无限的扩大,以至于议员的权力比起一个城市的市长都不会有丝毫的逊色,甚至还要强一些。在这个只有少数人用得起电报,电话还只是几个城市的特色产物时期,这种上传下达的职务给议员们提供了极大的操作空间和便利。

    加上议员现在具备了制定以帝国为游戏版图的游戏规则时,权力再一次被放大。

    老人缓缓走到藤椅上坐下,严丝合缝的靠在了椅背上,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痛苦的表情之后,又变得淡然。这是他的老毛病,在花园里操劳的时间太久,弯腰的时间太多,当他直起腰挺直上身的时候会带来一丝痛楚。但是很奇怪的是,他很享受这种痛楚,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知道我什么要打你吗?”,他将一副铜丝边的眼睛从胸口上的口袋里拿了出来,掏出一块足以买下一百副甚至更多眼睛的什么皮革之类的东西擦拭着镜片。眼镜的两条腿上用两条银色的细绳拴着,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就像许多中产家庭的老年人那样。

    歌多尔低着头,一言不发。

    眼前的这个老人看上去和大多数老人没有什么区别,喜欢养花养草,喜欢把本来就已经不多的时间浪费在照顾那些连动都不能动的植物上,喜欢在窗户边上晒着太阳看着书……。

    但是他明白,在这老人的背后,在那阳光永远都照不到的另外一面,则是另外一个样子,一个让人惊骇的样子。

    老人擦了一会眼镜,然后将眼镜架在了鼻梁上,他微微含着胸,低垂着头,翻着眼睛透过眼眶与眼镜之间的缝隙望了一眼歌多尔,“我就知道你不明白,你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蠢的无药可救!”

    听到老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歌多尔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至少自己这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这是一个老话题,二十年前,刚刚开始为老人服务的歌多尔曾经有一次和老人有一次短暂的会面。在这次会面中,有一路人拿出了枪,对着老人连开了三枪,鲜血流了一地,中枪的不是老人,而是歌多尔。那次刺杀歌多尔差点就要拥抱天主,回归天主的怀抱,但是他挺了过来,抓住了他人生中第二次最重要的机遇。

    后来在医院,老人问他,为什么要挺身而出用身体为他遮挡子弹,是不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感动他,从他这里获取某些利益。歌多尔则傻笑着回答,因为我笨,我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为您挡子弹。

    老人并没有被他的回答感动,走的时候回过头指了指连屎都要拉在床上的歌多尔,从此歌多尔在地下世界平步青云,直至今日!

    时光如同神明与人类开的最大的玩笑,总是不知不觉的将时间用尽,岁月如同穿梭一般,昨日还在眼前恍然。

    “有人要对付你,所以给你安排了一个陷阱。当你找不到那三个人的时候,说明了什么?”,老人抬眼再次瞅了瞅歌多尔,紧接着气坏的拿起一本书丢了过去,“说明那三个人不是被人控制住了,就是死了,你这个蠢货!你居然还真的听从了普朗多和那个什么伍德的建议乱来,你真的蠢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老人一辈子都在尔虞我诈之中度过,当歌多尔把事情事无巨细的告诉他之后,他就知道这个蠢货上当了。

    他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陷入到沉思当中,他在考虑在这件事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更加深远的目的,比如说……他!

    这并非不可能,作为旧党议员之一,坎乐斯州的情况远远没有人们所看见的那么平和。新来的州长和过去的总督之间一直在明争暗斗。别看那个同样是老头子的家伙已经瘫痪在床上连自己坐起来都做不到,但是这个州依旧有大半的权力牢牢的掌握在他的手中。

    总督是旧党,新来的州长是新党,州长自然不会放任权力被一个瘫痪的老人牢牢掌握住,所以两人已经斗过了好几次。眼看着下一次轮换竞选的中期大选就要来临,如果在这个时候州长开始出手从下往上的剪除旧党的羽翼,那么在中期大选的时候坎乐斯州的旧党就危险了。

    那么这次发生在歌多尔身上的事情是孤立事件,还是另有其他的目标,就值得思考了。

    没有人会轻慢的对待自己手中的权力,谁都不会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