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boss
    “我觉得不太对。”,歌多尔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揉了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眼皮子一直在跳。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科德、肯他们去哪了。他已经发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在可以寻找的地方去寻找他们,但是他们就像是失踪了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他听从了普朗多的安排,从帮派的底层中找了三个混得不如意的家伙,承诺一旦他们出来之后就会给他们升队长,再给他们一笔钱。他也按照普朗多的要求将那三人揍的不成人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坏消息传来。他和普朗多是一伙的,他如果要倒霉,普朗多绝对跑不掉,没有他的配合歌多尔根本不可能用三个似是而非的人蒙混过关。

    但问题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以他的脑子又想不出这么多东西,只能变得愈发烦躁起来。

    他想要去问伍德,但是想到普朗多对他私底下说的话,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伍德已经被“淘汰”了,其实从他无法很好的解决这件事开始,他就已经被淘汰了。他背后的那些人不可能去扶持一个连这么一点点小事都做不好的人。那些大人物们需要的是好用的工具,而不是要自己去烦神的工具。

    歌多尔这么多年以来能够顺风顺水的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还有上面boss的赏识。

    那个时候他不过是帮派中最底层的人员,和几名同样年轻的少年在剧院的门外为那些大人物们停车,看车以及洗刷马匹。

    那是一个下雨天,一名大人物从马车中走了出来,一名仆从为他打开了一把黑色的雨伞,将他的面容遮的严严实实。他只看见了对方身上精美的西装,脚下闪亮的皮靴,以及脖子上挂着的白色围巾。

    那位大人物下马车时候践踏到了一滩积水,浑浊的污水在他精美高档的皮靴上留下了一些污渍。就在别人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歌多尔灵机一动,他匍匐在那个大人物的脚下,冒着雨,低着头,用袖子将对方的皮靴擦的干干净净。当他抬起头的时候,耳边只有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在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按捺住心中的狂喜,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完美的笑容,回到他——歌多尔,我叫歌多尔!

    大人物在他错愕的表情中直接走进了剧院,仿佛这只是他人生旅途中并不值得去费神在脑海中留下的无聊时光。面对同伴们异样的眼光,歌多尔只是从大雨中走回到剧院门口的屋檐下,沉默的等待着他下一次的机会。

    直至第九天,一个穿着风衣带着礼帽的家伙找到了他,然后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敢杀人吗?”

    歌多尔用力点着头,“敢,用刀子捅这里,一下就死!”,他伸出手指在胸口上点了点,那人交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有两个名字,以及一个地址和时间。

    只有十三岁的歌多尔偷了家里唯一一把能够用来切菜,磨损非常严重的菜刀,一个人在屋后的水井旁边,磨了一夜的刀。第二天他没有休息,直接去了纸条上的地点,然后静静的等待着改变自己命运的两个人。

    从那天开始,歌多尔有了靠山,也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就。

    他不是一个善于动脑子的人,但是他对那些大人物来说,绝对是最好用的刀子。他的boss告诉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后的选举他会支持歌多尔成为特耐尔地区警察局的局长,但是在这之前他必须让自己把自己身上的脏东西洗干净,然后挑选出一个同样听话好用的继承者。

    他不善于动脑子,所以他大多数时候需要做的就是听从吩咐,接着去执行。他思前想后,决定问一问boss的意见。

    不起眼的汽车缓缓的停在了一条巷道内,两名巡警刚准备走过来告诉司机这里不能停车的时候,他们看见了汽车上的标志,非常明智的选择闭口不言,默默的走开。

    歌多尔穿过巷子,步行了两条街之后,走到了离市政厅不远的一栋房子外,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名头发灰白略微卷曲的管家,穿着非常得体的燕尾服,还带着领结。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抬起帽檐的歌多尔之后略微皱了一下眉毛,关上了房门。他等了大约有三分钟左右,管家又打开了房门,但是这次管家站的位置略微靠后,让出了进门的通道。

    歌多尔在进入这间不起眼的房子的同时,摘下了帽子,小心的捧在怀中,跟着管家走到了屋子后的花园里。一名穿着如同农夫一样,带着眼睛的老人正拿着剪刀,撅着屁股,小心翼翼的凑在一个花盆前,用手中的剪刀剪下了一条枝桠。无论是管家,还是歌多尔都没有开口,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们就站在花园的边上,静静的看着那如农夫一样的老人忙活了快一个小时,才等到他放下剪刀。

    “怎么回事?”,老人摘下沾满了泥土的手套,在一个双生女神形状的面盆中洗了洗手,“你知道,你不应该来这里。”

    略显沙哑的声音一如许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歌多尔不知不觉中低下了头,收起了胸,弯下了腰,语气中流露着谦卑,“有点事情我不是很明白,来请教您。”

    老人脸上没有太多的笑容,他这样的人物本来不应该和歌多尔见面,如果不是这么多年里歌多尔帮助他剪除了不少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人,他也不会这么容易的就拥有今天这样的地位。他偏着头,望向了歌多尔,“说出来我听听。”,他一边说话,一边解开肩膀上的扣子,走向木门,歌多尔连忙让开,紧随其后。

    他把这几天时间里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脱掉了连衣裤的老人正在换衣服,他的动作突然间一顿,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歌多尔的脸上,啪的一声使整个房子里都能听见。二楼上传来了一些细碎的脚步声,老人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走向了书房,“给我滚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