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简达
    不是很明显的喉结有了一个明显的滑动动作,德利尔干咽了一口唾沫,内心深处的挣扎不休。

    说,还是不说,这是一个问题。

    说了,指不定杜林那个野蛮人会把他怎么样,他可不想在自己完美的脸蛋上留下什么痕迹,也不想被那家伙三天五天的就按着暴揍一顿。

    可是不说的话……,下巴上那个冰凉的金属管子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这真是要命的东西啊!

    在挨打和生命面前,德利尔一如既往的毫无保留的选择了自己的小命。

    他说了一个名字,歌多尔!

    普朗多眼睛瞬间一亮,立刻将手枪收了起来,热情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笑眯眯的帮着德利尔整理着他的衣服,德利尔却有些畏惧的躲开了。

    普朗多双手抱着肚子,嘴上说着充满了为自己莽撞的行为而愧疚的话,同时脑子里已经沸腾起来。

    有人要对付歌多尔,这不是一个新闻。

    从歌多尔名扬特耐尔城之后,一直以来都有人扬言要把他如何如何,他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

    但是这一次,恐怕有所不同。普朗多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歌多尔离大亨的身份只剩下一道门槛,是不是有人不愿意他跨过去,所以设计了这个圈套。这并非是普朗多的猜测和遐想,实际上在上流社会中依旧充满了残酷而激烈的斗争,只是这种斗争的表现方式和社会底层这种打打杀杀不一样。

    他们带着面具将刀子揣进怀里,一边对着你笑,一边伸出手,在握手的瞬间将刀子插进你的胸口。

    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于“资源”。

    大亨是一个笼统的称呼,可以把大亨理解成有钱人,这是最浅显的,也是下层社会对大亨的所有了解。在下层社会的民众眼中,大亨就是有钱人,过着奢华的生活,天天纸醉金迷,不需要为金钱烦恼,有着花不完的钱。但是在上流社会中,大亨只是一个代名词,一种社会阶级身份的象征,而且不是有钱就能够成为真正的大亨的。

    大亨需要的也不是钱,而是政治资源!

    所有的真正大亨都在争夺有限的政治资源,毕竟特耐尔也好,坎乐斯也罢,就那么多的官员,就那么多的权力,自然而然转化为政治资源之后,也就变得紧张起来。

    就比如说伍德吧,他也是一名大亨,那么他的生活就是天天胡吃海喝不做正事吗?不,他的日常生活并不是这样的,他会主动的给旧党——这是人们对于现在贵族势力的简称,他会给旧党献上政治献金,换取政治人物的支持,从而准备摇身一变,通过两年后的选举一跃成为政治人物。

    一名政治人物如果想要保持自己地位的超然性,就不可能支持每有一个给他送钱的人,这种愚蠢的方式只能够破坏自己的威望和地位,他必须保有一个明确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人死心塌地的为他做事。那么这位政治人物对于大亨们来说,就是争斗的根源,就是他们为之奋斗的政治资源。

    歌尔多上面还有一个boss,这一点几乎稍微有点能量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大人物,不仅有庞大的势力,在政治上也有很深的背景。一旦歌多尔迈步跨过门槛成为了“新游戏玩法”中的新玩家,势必会分薄政治资源,因为他的boss肯定会支持他,成为他在未来某次选举或是政治事件上的助力。

    眼看着新一轮的竞选就要开始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如果某个人有可能因为歌多尔的“升级”从而失去一名支持他的重要人物——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用生不如用熟,而且哪怕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机会都不能忽视。那么这个神秘人会怎么做?他一定会想办法不给歌多尔升级的机会,一棍子把他打下去,让他等待下一次机会。

    如果有下一次的话。

    一瞬间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想通了的普朗多眼角抽了抽,他心里把自己臭骂了一顿。当初管歌多尔那么多事情干什么,他要去陷害杜林就让他去陷害好了,虽然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殃及,但总比这样设身处地的陷入到圈套中要好的多吧?当然普朗多能够坐稳地区警察局局长的这个位置,就代表了他也有自己的“资源”以及拥有一颗还算凑合的脑袋。

    他立刻就有了判断,同时松了一口气。事情还没有坏到最后无法挽救的绝望境地中,甚至可以说他完全有能力在这个时候把自己从这件事情中摘出去,而且是摘得干干净净的那种。当然,任何回报在得到之前都需要付出,索幸这次付出的不是他,而是歌多尔。

    普朗多立刻带着德利尔一起,回到了特耐尔的城中,等待着这个把自己摘干净的机会。

    薇薇安夫人眼角含俏,脸色红润的从德利尔艺术馆里走出来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普朗多和德利尔两人站在了台阶下,两个人都低着头。她的脚步放慢了一些,慢慢的走到第三级台阶上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选择了沉默,但是普朗多不敢选择沉默,他率先站出来,低着头向薇薇安夫人承认了自己的“错误”,“非常的抱歉夫人,这次被抓住的科德三人经德利尔先生的辨识是假冒的,这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我必须向您承认我的错误,这是我在工作中的疏忽所导致的结果,希望您能惩罚我。”

    薇薇安夫人风轻云淡的俯视着睨了普朗多一眼,然后望向了德利尔,德利尔很机灵的解释了起来,“是这样的夫人,我去了地区监狱之后发现那三人并不是那天抢劫并且粗暴的殴打了我的三个人,这一点我已经向普朗多局长说明了。”

    薇薇安夫人虽然有点心烦,但是她耐着性子问道:“人是谁送来的?”

    普朗多向前一步,头低的更低了,“是一名叫做歌多尔的市民遣送来的,他说这三人就是科德以及他的同伙,也是抢劫了德利尔先生的人。人送来的时候看样子已经经过了一些私刑的惩罚,所以我没有能很好的辨认出这三人,我的疏忽导致了我以为歌多尔所带来的人就是德利尔先生要找的三人,所以……”

    薇薇安夫人点了点头,迈开脚步走下台阶,打断了普朗多后面的陈述,她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汽车中并且很快就消失在街头。

    普朗多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的时候一脑门的汗,他偏着头看了一眼眼神依旧有些畏缩的德利尔,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感谢你的配合,我虽然有时候脾气不是太好,但是我绝对是没有恶意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你解决不了,可以来找我,我会尽力帮助你,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德利尔嘴角抽了抽,露出了一个不好看的笑容……。

    晚餐的时候,薇薇安夫人放下刀叉,拿起桌角边折好的餐巾沾了沾饱满的嘴唇之后,对着坐在一边闭口不言,安静吃着饭的丈夫说道:“我听说最近街头抢劫案频频发生,城市的治安已经恶劣到了这种程度吗?”,说完这些话不等市长大人回应,薇薇安夫人笑着微微前倾了一下身体,之后起身离开。

    她的丈夫在薇薇安夫人离开之后也放下了刀叉,直起了身体,身边的管家立刻就凑了过来。

    “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