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逼问
    普朗多局长在特耐尔城地区警察局担任警察局局长期间,见识过的人的复杂程度,远远比普通人要多的多。也正是因为见识过这么多人,同时自己又身在官场,所以他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一点——德利尔未必就真的认识那三个人,特别是他看见了三个面目全非连一点人形都找不出来的家伙,却能够一口叫破他们伪造的身份时,普朗多就明白了。

    德利尔不认识那三个人,但是他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这就代表着在这件事上德利尔提出的“出口气”并不是他最真实的诉求,他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同时,这点醒悟也让他更加的迷惑了,无论是敲诈他这位地区警察局的局长,还是希望能够敲诈那位帮派首领歌尔多,对于德利尔这样的娘娘腔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不可能永远的受到薇薇安夫人的庇护,同时对于薇薇安夫人来说,德利尔未必就是不能取代的。用自己的生命作为筹码来敲诈两个他得罪不起的人物,是他疯了,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所以普朗多把他拉到了一边,开口询问起来,“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森,“无论你想要什么,先开出价来,这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总要有多方的加入才能够完成最后的交易。”

    德利尔一愣之后,望向了一边,“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知道!”,普朗多语气很生硬,他冷笑了一声,“要钱吗?为某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来这里捞人?还是你做了什么不得不用这种方法来解决后患的事情?说出来,我考虑一下。”

    其实在这个时候越是干脆,普朗多反而越是不敢过分,正是因为德利尔的迟疑和犹豫以及一丝丝的胆怯,让普朗多看见了一缕机会。

    他得罪不起薇薇安夫人,但是他得罪的起眼前这个娘娘腔。确实,这个娘娘腔是薇薇安夫人的人,但是人和人是不同的,人在这个社会中是有价格的。一名地区警察局的局长和一名艺术馆的馆长,孰重孰轻一目了然。如果他得罪了德利尔甚至是做出了过分的事情,薇薇安夫人很可能会迁怒于他。

    但是迁怒不是仇视,怒气永远都只是一时间的产物,哪怕时间长一点也会逐渐的消散。他认为自己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补偿薇薇安夫人的怒气,但是像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承受着来自于对未知的恐惧,却让他煎熬。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德利尔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德利尔嘴角抽搐了两下,当他感觉到普朗多犹如实质的凶狠目光一下下刺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心跳开始加速,身体开始发热,背上已经开始出汗。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将他冲撞到背后的墙壁上。

    嘭的一声震响,德利尔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普朗多双手揪着他的领子,将他向上提的同时,紧紧的抵在墙壁上。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也不喜欢猜谜游戏。你可以不说,但是你要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至少有两千个浑身恶臭的大汉等着艹你的屁股。我不保证你能站着离开这里,而这一切如何选择都在于你!”,普朗多也是发了狠,他不知道德利尔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回去之后德利尔会怎么说,但他绝对不会说自己的好话。

    事情如果很简单,薇薇安夫人顶多在市长面前说他几句坏话,但如果事情很严重,那么德利尔的陈述极有可能会让他失去一些他不能失去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赌一把?

    被撞的头晕眼花,背部裂开一样疼痛的德利尔脸色已经开始发白,汗珠在他涂抹了妆容的脸上根本站不住脚,直接就滚落在普朗多的手上。他龇牙咧嘴的哼哼着,约莫有十几秒,才开口喊道:“我说,放开我,放开我!”

    普朗多松开了双手,退了一步,将自己叼着的香烟取下来,塞进了德利尔的口中,“我听着呢!”

    德利尔紧张的吸了一口烟,哆哆嗦嗦的手夹着香烟从嘴唇上取了下来,他眼珠子转动了两下,“我要钱,很多钱……”

    嘭!

    普朗多一拳贴着他的脸颊打在了墙壁上,“你说谎!”

    能够做出这种判断基于两点,第一点是德利尔艺术馆在普通人的认知中可能比较高大上,也没有什么盈利的项目,除了偶尔教授一些学生并没有什么来钱的门道。但是普朗多知道,不少夫人们都喜欢在德利尔艺术馆里挑选一些“高雅”的让人看不懂的艺术品,那些画字或是雕塑他欣赏不来,但是并不妨碍每一个艺术品可以卖出惊人的价格。有这些夫人们的光顾,艺术馆的馆长德利尔根本就不会缺钱。

    第二点,如果使用这样的手段来从他,或是歌多尔那里敲诈财富实在是太幼稚也太低等的手段了,要知道能够借助薇薇安夫人的势力,光是薇薇安夫人的一句话,就足以让很多人排着队给德利尔送钱。

    所以普朗多认为德利尔说谎了,同时也让他更加的心惊肉跳!

    德利尔差点都要哭出来了,他嘴唇剧烈的颤抖着,从唇缝中不断挤出一些重复着的词,“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普朗多眯着的眼睛里闪烁着凶历的光泽,他现在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设计好了圈套等着自己往下跳,然后自己蠢的和猪一样就这么跳下去了。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贴近了德利尔,两人的鼻尖几乎都碰到了一起,“我不问你为谁服务,我转身之后就会忘记我说过的和听见的话,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保证你的安全。现在你只要告诉我,你的目标是谁就行了。”

    看着依旧不愿说实话的德利尔,普朗多直接拔出了手枪,顶在德利尔的下颌上,“你有一分钟的时间考虑说不说,但是你做出了选择之后,就不要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