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就是认真
    “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把名帖还给我,我去找典狱长说这件事。”,德利尔翻着手腕手心向上,翻了一个白眼,斜望着天花板。

    普朗多心里已经开始咒骂起来,脸上却还保持着自己警察局长的风度,他打开了抽屉,手也按在了名帖上,但是却没有拿出来,“就算我给你,你见到了典狱长,也不一定能够见到那三个人。”

    德利尔不是刚刚进入社会懵懂无知的娘娘腔,他冷笑了一声,依旧望着天花板,“你可以不给我,但是我可以去找薇薇安夫人再要一份,我会把我在这里所遭遇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她。我想,或许她会非常的不悦!”

    这句话让普朗多抬起了胳膊,他拿着名帖放在了桌子上,但依然没有递给德利尔,他还需要再努力一下,“非常的抱歉,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知道你叫……德利尔?好的,德利尔先……生,我可以把名帖还给你,但是你考虑过你该如何找到典狱长吗?你确定你知道如何与典狱长打交道吗?”

    “那可是一个野蛮的人,他很危险,也很无礼。不如……这样!”,普朗多的脑筋以偷情被他妻子发现时的速度高速的转动着,如果贴近他的脑袋,将耳朵贴在他的头皮上,甚至能够听见脑浆旋转时飞溅的噼啪声,“我带着你以及拿着这份名帖,一起去找典狱长,然后我来劝说他同意你的要求,毕竟你的要求是在他的地盘上拿已经属于他的人来出气,这对他也是一种无礼的行为,你觉得呢?”

    越说越顺溜的普朗多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你应该听说过,犯人们都称典狱长为国王,那么那些犯人其实就是国王的子民,所以这件事需要沟通一下。我和典狱长多少有一些关系,应该能说通他,到时候你会有机会好好出这口气的!”

    德利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过你得快一点,我要在晚上五点之前回去见薇薇安夫人,耽误了我的时间倒霉的绝对不会是我。”

    “没问题!”,普朗多暗地中松了一口气,他将名帖递给了德利尔,同时也从桌子后绕了出来,“你先坐一会,我去安排一下工作,最多五分钟我们就从出发,坐我的警车去。”

    德利尔达到了目的之后也不想无理取闹,他安静的坐在了吧台边上,在普朗多热情的招待下还倒了一杯酒。

    这一坐,就差不多坐了十几分钟。

    普朗多出了办公室之后立刻找了一名和他比较熟悉的老警员,他不敢找年轻的小警员,因为他明白这些刚刚从警察学校里或是从部队里转过来的年轻人都有着让人无语的正义感。当警察是需要正义感,但也要看在什么时候,每时每刻都正义感爆棚只能坏事。

    “科德他们送走了没有?”,两人走到一楼楼梯后,普朗多询问了起来。老警员点着头回应了他,科德一行人走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个答案让普朗多彻底的放心了。从警察局到地区监狱需要跨越整个城区,离开城市并且继续走上大约二十公里左右,才会到监狱的外围。

    押送的车辆速度不快,并不是路不好,也不是车子不好,这里面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灰色的规则。有时候一些犯人在押送前往监狱的路途上,会有犯人的亲眷或是好友甚至是帮派中的上级在路边等候。他们会交代犯人一些事情,或是按抚一下犯人的情绪,在这个触犯的规则的过程中多少也会给负责押送的警察一些好处。

    钱是最常见的,少的时候二三十块,多的时候三五十块甚至是上百块,除此之外还有香烟和酒可以拿。押送犯人是一个油水很足的工作,所以这些警员们在路上能开多慢就开多慢,恨不得开个一年半载才好。

    算一算时间,他们应该才出城。

    普朗多立刻向周围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嘱咐道:“你立刻去找歌多尔,告诉他事情出了一点变化,让他去拦住押送的车,然后把那三个家伙狠狠的揍一顿,至少让人看不出他们的样子,你跟着他一起。”,他用力拍了拍老警员的肩膀,虎口压在对方的后颈上微微用力捏了捏,“明白了吗?”

    老警员面色一整,用力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了,找歌多尔去把那三个家伙打的面目全非,我和他们一起。”

    “很好!”,普朗多不吝的夸奖了一句,“不要把人弄死,但一定要看不出来他们原来的面貌,要他立刻去做。做完之后你先一步到监狱,如果看见了我的警车就在外面等着。如果没有看见我的警车,就让押送车再慢一点,听懂了吗?”

    “嗯,听懂了,不能打死,我先走一步去监狱,您在的话我就在外面等您,您不在就让押送车停下来。”,老警员稍微改变了一下,但普朗多并没有反对。

    普朗多松开手,整理了一下对方的领子,扫了扫对方的肩膀,“这件事一定不能出任何纰漏,做得好歌多尔那边不会少你的好处,过一段时间老安德退休之后,你就做好准备吧。”

    老警员一个激灵,安德是分局的局长,特耐尔城一共四个分局,虽然说起来分局局长权力也不见得有多高,但这是一个跨越式的进步。这就意味着将来有一天他有机会问鼎地区警察局局长的宝座,即使做不到,在分局的管辖区内,他也将拥有很大的权力。权力经常莫名其妙的变成财力,对于他这样已经迈步走进中年的老警员来说,除了权力之外,他只对金钱感兴趣。

    望着老警员跑出去的背影,普朗多松了一口气。他躲到了档案室里,盯着挂钟,等待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计算着老警员应该已经联系上歌多尔之后,才从档案室走出去。

    他带着笑容推开了局长办公室的大门,“等急了吧?工作实在太繁忙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