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后手
    “有人加入肯定是好事,说明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可以代表大多数人的实力,让他们加进来,我晚上的时候会去和大家见面。”,杜林说完这句话之后都佛点着头转身就要离开,就在他已经下楼下了一半的时候,杜林又把他叫了回来。“先等等,不要让他们现在就加入同乡会,以公司的名义雇佣他们成为公司的雇员,先安排他们去送货。”

    把都佛叫回来,杜林也是有自己考虑的。就在他同意让这些人加入同乡会之后的三五秒时间里,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同乡会无论以何种形式,为了何种目的而存在,在许多人的眼里,这就是一个帮派。就像格拉夫那个混蛋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帮派,而不是其他目的以团体形式存在的社团,这就是一个帮派。

    杜林不反对,但是也不赞成,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必然存在阴影,但是他不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说到他的名字时,第一反应就是帮派首领这样的身份。不是说他看不起这层身份,而是他需要更多的“名片”,以及尽可能的降低一些负面的东西。那么光明与黑暗,就要从混沌中剥离开,分别放在两只手上。

    一手光明。

    一手黑暗。

    况且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在血与火中劈开一条通天之路,但有些人不适合这条路。他把大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逼着那些不合适走这条路的人去送死,那么不如就把他们安排在光明的一面上,成为公司的雇员。这样不仅解决了一些保密上的问题,也做到了他承诺的事情。

    杜林突然改变的主意并没有让都佛有所诧异,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他需要的只是服从。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杜林回到屋里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

    他扫了一眼都佛随手拿过来的晨报,黑色加粗的标题写着《正义的胜利》,下面就是凯文和那个女孩在法庭上拥抱的画面。他们打赢了官司,特别是凯文拿出了更多的证据,以及让两名证人补充了证词,加上“凶手”的忏悔书,一举击败了卡米尔,赢取了胜利。

    其实这场官司中依旧存在一些疑点,但是就像凯文在事发之前所说的那样,当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站在正义的一边时,正义就在他们的身边。

    法官明知道这件案子里面还存在问题,但是迫于舆论上以及来自高层的压力,他还是宣布女孩无罪释放,同时也等于宣布了卡米尔的“死刑”。舆论在欢呼,“充满了正义感”的民众在欢呼,那些大人物们也松了一口气,皆大欢喜不是吗?

    至于卡米尔这样的少数派……

    有时候,正义就是“牺牲”!

    凯文已经离开了特耐尔,前往帝国的首都开始了他新的征程,他也为自己过去的一切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那么现在,杜林也要为这段时间突然爆发的事情,去填上最后一笔。

    “亲爱的,你的手腕怎么了?”,特耐尔城的市长端着加了鲜奶和放糖的奶茶,无意间瞥见了妻子薇薇安手腕上的淤青,开口询问了一句,同时他伸手抓向了薇薇安夫人的手腕,但是却被她躲了过去。

    市长叫彼得,彼得·特纳,奥格丁人,中产家庭出生,在发迹之前毕业于帝国陆军第二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坎乐斯奥尔奥多陆军普装部队,后来转去宪兵部队,也因此结识了薇薇安,从此平步青云,从军人转变成政治人物,更是成为了市长。从外表上看他是一名很有魅力的中年男性,一丝不苟的头发以及富有男性成熟魅力的面孔,足以吸引很多女性。

    他一直保持锻炼,所以身形也非常的好,大权在握给予了他一种厚重的感觉,是一个魅力十足的家伙。

    看见妻子躲开自己的手,他也不在意的笑了笑,他心里虽然有些愠怒,但是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来。他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他那个瘫痪在床上的岳父大人,所以对于妻子的各种无礼他都很宽容的原谅了。

    “不小心被勒了一下,都是小事。”,薇薇安眼里的不悦一闪而逝,她的父亲曾经告诉过她,这绝对不是一桩可以获得幸福的婚姻。拥有野心的男人固然充满了魅力,可以是一时之愉的情人,但却不是最好的伴侣。那时候她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义无反顾的嫁给了彼得,但是她现在明白了。

    彼得笑着点了点头,“以后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让下人们去做,你看着他们就好。”

    薇薇安带着一点点虚伪的笑容点头称是,说了一句“我吃饱了”,便起身离开。彼得望了一眼她面前连动也没有动过的早餐,摇了摇头。

    薇薇安心里很烦,即使她知道她的市长丈夫在外面有情人,可能还不止一个,但是她依旧希望他能回来过夜,维持彼此最起码的尊严。但是昨天他没有回来,哪怕他早上从书房里撑着懒腰出来,说是为了不打扰她的休息晚上回来晚了,在书房睡的,她都很清楚,他是早上才回来的。

    想到这里,她冷笑了一声,随后便吩咐管家准备汽车出门,她要去找德利尔,还有那个可口的小家伙。

    她手腕上的淤青是上一次欢愉之后留下的痕迹,薇薇安表面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哪怕她总能够露出委婉温和的笑容,但骨子里,她是一个要强的人。她喜欢征服那些少年,或是……被征服。

    想到乔恩那个小伙子,她心里就有一些痒痒。

    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畸形的政治结合,或许曾经她爱过,但是她已经醒了。

    当她见到脸上青紫还没有褪去的德利尔时,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嘱咐,随口就说了一句,“你说的那三个人已经找到了,如果你想要做什么的话,我已经替你报了仇。”

    德利尔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然后紧接着抽了一口凉气,“真的是太感谢您了,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乞求,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这的确是有些失礼。”

    “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