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天堂中伸出的援手
    一连走过多个路口,在杜林乘坐着汽车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一大群人站在街头目送他离开。在这些人的眼里藏着一种久违的色彩,天空仿佛因为那个叫做杜林的家伙而裂开了一条缝隙,斑斓的颜色破开灰色厚重的乌云,落入了人间,把整个世界染上了炫丽的光芒。

    杜林的目光从汽车后挡风玻璃外收了回来,他坐直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今天他花了不少钱,但是这些钱都是必须花出去的。他记得在自己的梦里曾经与那个不可一世的大人物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有一个人说的话,让他印象非常的深刻。

    那是一名教授,具体是教授什么的杜林不是很清楚,但是大佬很尊敬他。在一次以茶会友之后,那位教授对大佬说:人们在构筑一座建筑物的时候,把所有有可能以及没有可能的意外都会考虑进去,所以他们会尽可能的将建筑物建造的宏伟,建造的坚固。无论是地震、海啸、洪水,就算天上掉下一个陨石,都不一定能够摧毁这座建筑物。

    但是如果从内部破坏的话,只需要在几个重要的环节上稍稍破坏一下,整栋建筑物就会以你无法想象的速度轰然倒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杜林对教授这些话的深刻印象来自于破坏的**,他想要尝试一下是不是真的如同教授所说,只需要破坏几个点,就可以摧毁一栋坚固的建筑物。但是此时此刻,他想到的确实另外一种东西——力量。

    他所描述的建筑,不是和这个世界当今的社会如出一辙吗?耀星帝国的框架与规则已经实施了很多年,每年都会进行修改以及加固,即使是结束没有多久的卫国战争,也体现了这一事实。想要从外面摧毁这个巨大的“建筑物”是非常困难的,那么从内部呢?

    当然,就如同杜林所承诺的那样,他想要的不是改朝换代,他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这一点他很清楚。他需要的是在原有的框架上,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规则,属于自己的内部建筑。而他的身份,他的血脉,就是他的建筑材料。

    任何人想要朝着更高的地方发起冲锋,就必须有完全的准备。瓜尔特人在特耐尔城内属于少数种族,人口不多,也很贫穷,但是他们有一个其他人不具备的长处——他们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之中,而这正是杜林所需要的。

    他没有说假话,他会带领着所有人一起奔向幸福,但前提是这些人都是他的“家人”,是“自己人”!

    杜林也是这个时候才猛然间明白了海德勒为什么要支持他创建同乡会,并且愿意出资扶持他,因为海德勒也需要这股势力。在瓜尔特人古老的传说中有一篇寓言,叫做“火星之海”。当然这不是说另外一个世界的某一个漂浮在宇宙中的天体,而是一颗碰撞出来的火星。这篇寓言说的是在神话时代背景下,一座繁华的城市因为油坊的一颗火星被焚毁的故事。

    特耐尔城就是油坊,瓜尔特人就是火星。

    杜林眼睛一亮,他闭上了双眼,都佛立刻让前面驾驶着汽车的司机把速度放慢一些,他知道杜林应该是想到了什么。

    杜林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这多亏了他梦中的所见所闻,此时居然逐渐的可以一一用到。

    此时帝国还没有从卫国战争的惨胜中恢复过来,据说各地都出现了**武装势力,积极的想要复国或是独立,让已经差点被打趴下的帝国更加的疲惫不堪。在政坛上,新派高呼着君主立宪制的口号,将一个个贵族推翻在地,就连皇帝陛下面对突然爆发的政治海啸都不得不选择让步。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环境之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稳定!

    无论是被人们称作为旧党的贵族势力,还是被人们称作为新党的革新势力,他们也都希望拥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而他们之间的矛盾的本质,也是为了解决现在的混乱革除弊端。

    特耐尔城中的瓜尔特人在以整个帝国为基础的环境中的确不多,只是很不起眼的一部分,但是在特耐尔城中,虽然是少数派,但也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以前没有人把他们整合起来,一是因为封建体制本身对异己有着更加小心的提防,以及更加残酷的对待,所以即使有人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敢去做,也没有人敢响应。

    二来是缺少一个可以成为领头者的人物,海德勒虽然富有,虽然在整个帝国的上流社会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他“并不可靠”。作为卖国者的后代,以及现在鲜明的阶级差距,让他不具备统合瓜尔特人这股力量的基础。在可以被瓜尔特人接受的群体中,也不存在可以带领他们走出来的人。

    空想家可能有,但空想家绝对不会成为潮流,更不可能引领潮流,就好像梦境中的大炮。

    但是他,杜林,是一个意外。

    他是一个农夫的后代,也可以说是一个贫民,他和千千万万的普通瓜尔特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了自己的生活环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自然而然的会成为一个标杆,一个引导者,最终成为引导潮流的人物。海德勒在他的身上看见了这些东西,所以愿意支持他。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杜林对未来还有些茫然的思路豁然间开朗起来,以特耐尔城为基点,辐射整个坎乐斯,以至于辐射整个帝国!

    汽车快速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人群缓缓散开,但是很多人的眼睛里,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第二天一大早,都佛就敲响了杜林房间的门。

    虽然说歌多尔可能已经无暇他顾,但是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起来,他还居住在一栋民居里。

    揉了揉脸,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干净整洁被房东阿姨熨烫过的衬衫——为此他付了二十五分,他打开门,望着都佛。

    “今天早上最少有超过五十个家伙希望能够加入同乡会,来的人太多,我不敢做决定,你觉得应该怎么做?”,都佛脸上蒙着一层兴奋的表情,谁都希望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只有强壮了自身,才能杜绝命运的摆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