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英雄
    杜林的话就像倾盆大雨一样洒落在整个街区的上空,越来越多的成年人靠了过来,他们不断向身边的人打探询问着刚才杜林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大家会这么的激动。

    曾经有一位自以为是的大人物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有穷人爱看热闹,因为我们的时间无比宝贵”。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忘记了一点,或许他手中掌握了所谓的“百分之九十五的财富”,但这一切都是奠定在还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愿意被他剥削的基础上。

    大多数人供应了少数人优渥的生活,抬高了他们的社会地位,让他们享受着富足的生活,给他们掌握了无限的权力。可是如果有一天这些百分之九十五的穷人不愿意在去抬高他,他还能剩下什么?

    杜林从来都不认为贫穷的瓜尔特人会是他奋斗与发展道路上的负担,恰恰相反,这些人可能是构筑他的王朝最结实的基石!

    “我曾经承诺过……”,杜林一开口,有些喧闹如同潮起潮落的人群刹那间安静了下来,街道上除了孩子们偶尔发出的笑声之外,只有杜林一个人的声音,“每一个同乡会成员的父母,都是我的父母,我们应该是一家人,所有瓜尔特人都应该是一家人。上帝赐予了我们奥德列罗王的血脉,我们应该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对所有敢于歧视我们,威胁我们,苛待我们的敌人,发出自己的怒吼!”

    “奥德列罗王的血脉依旧在我们的身体里奔腾,王的意志从来都没有熄灭,哪怕我们的国已经沉沦,但是奥德列罗的子孙永远都不会臣服于命运的摆弄!”

    奥德列罗是瓜尔特王朝的第一任皇帝,是一个充满了人格魅力的皇帝。他不仅仅只是一个皇帝,还是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政治家,以及人们伟大的王。这段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以前,曾经强大的王朝几乎统治了整个世界,所以所有的瓜尔特人都会自豪的称呼自己为奥德列罗王的子孙。

    杜林的话再次引发了剧烈的反响,一直受到区别对待的瓜尔特人感觉到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热流冲上头顶,眼眶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积蓄,他们不断的自发的向前挤去,想要更加的靠近一些这个说话的年轻人。在他们的脑海中想起了瓜尔特人中地位崇高的《王的诗》,其中就有这么一段:

    他站在阳光之下,接受太阳神的祝福,人们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为他加冕属于他的王冠。他的每一句话,都让人如同被烈火点燃,人们心甘情愿为他而战,为他而死,为他神圣……。

    “有人可能会问我,你说这些话,是想要复国吗?”,杜林紧闭着双唇摇了摇头,受力挤压的嘴唇失去了血色,略显苍白,但更加彰显出他这个年纪不应有的气势,以及威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其他人的生命通过战争,去为我,或是个别几个人做些什么。我要的不是复国,我要争取的只是在这个社会中本应属于我们,但是却被剥夺了的公正、平等、尊敬!”

    “我不甘心,我痛苦,我愤怒!”

    “当我走在街头,那些奥格丁人,省雅人鄙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痛不欲生。我是伟大奥德列罗王的子孙,我们曾经征服过整个世界,我们应该受到尊重,但是我们没有。”,这时有人送来了一张凳子,放在了杜林的身边,他看了那人一眼,那人用力的点了点头,杜林笑着站在了凳子上,让所有人都能看见他。

    他挥舞着拳头,大声的吼道,“没有人尊重我们,只有嘲笑,挖苦,讽刺!这是谁的错?是奥格丁人的错吗?是因为耀星帝国打败了我们,所以我们才失去了这些东西,我们应该怪他们吗?”,杜林用力挥动着胳膊,“不!这不是奥格丁人的错,不是耀星帝国的错,是我们自己错了。”

    “有人将喂狗吃饭的饭盆丢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有人跪了下来,如同一只狗一样在饭盆里吃着来自他们施舍的食物,又如何能够让他们能够平等的看待我们,如何能够尊重我们?”,杜林锐利的目光如同利剑一样扫视着周围的瓜尔特人,不少人羞愧的低下头去,他所说的不正是在发生并且延续的事实吗?

    他们贫穷,甘愿贫穷,甘愿去领取救济食品,甘愿沉沦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跪在地上,匍匐在狗盆的旁边,如同一只狗一样在没有得到的时候乱吼乱叫,在得到的时候摇头摆尾。

    杜林收回目光,继续喊道:“有一个问题,可能已经有人问过你们,我今天在这里以同样的内容来询问你们,‘你们想要得到幸福吗’?”,这句话是教会牧师们蛊惑普通人进入教堂的口号,也曾经被刊登在帝国最权威的《先锋》杂志上。很多人被这句口号吸引,从而走进了教堂,成为了教民。当杜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少人情不自禁的点着头。

    贫穷的街区永远都是教会最主要的发展方向,教会的人很清楚,有钱人会加入教会,但是绝对不可能真心实意的为教会付出自己的所有。因为他们富有,他们在感情以及人生上的缺憾比穷人更少,只要有钱他们就永远幸福,钱就是他们的幸福。所以教会更喜欢在穷人扎堆的地方传教,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教会中,壮大神权的力量。

    这句话在这条街上流传过不止一次,大家都听说过。

    杜林不置可否的点着头,他面色严肃,目光锐利,“我不能赐予你们幸福!”,人群微微喧哗起来,这句话与上一句话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不少人都很代入的点头,渴求幸福的到来。没想到一转眼杜林居然说不能赐予他们幸福。这种落差让他们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但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爆发出来。

    杜林嘴角一挑,说道:“因为幸福从来都不是谁施舍给你们的,而是你们自己用双手去争取的,同样,这也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就在一些人还甘愿成为一只摇头摆尾的狗,接受命运的摆弄,从他们那里祈求着食物的时候,已经有一群人站了起来,他们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性命,拼尽一切去追寻幸福。”

    “或许有人会嘲笑他们的愚蠢:‘瞧啊,居然死了,真是太不值得了’,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他们并不愚蠢,这些心中怀揣着对未来的希望,对人生充满了激情的人,永远都不是那些虽然活着却已经死了的人可以看扁的!没有人,没有人可以看不起一名战士,他们没有离去,他们只是变成了英灵,陪伴在我的左右,陪伴着,带着愿意站起来的人,走出困境,创造属于我们的辉煌!”

    杜林从凳子上跳下来,走到两位母亲的身边,再次握住了她们的手,“没有人可以嘲笑你们的孩子,因为他们是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