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套索
    “这批货尽快发出去……不,不用等晚上,白天发。”,杜林面对着艾尔利斯,交代着关于私酒运输的事情。

    城中已经有不少酒吧开始打听“初恋”与“雪精灵”的进货渠道,他们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在酒吧的主力消费人群中,除了部分家境优越的年轻人之外,真正的主力是那些三四十岁或者五十来岁的成年成功男性,注意是成功。这些客人不会在乎自己一晚上花掉了多少钱用于买醉,他们只在乎能不能够让自己的消费物有所值。

    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初恋的味道,但是三个人中有一个人喜欢,那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了。恰恰,在目前主力消费人群中,就有这么多,甚至是更多的人喜欢初恋的味道。要知道不是所有人从出生到功成名就都是一帆风顺,在人生漫长的旅途中总有些不如意的地方,初恋就是为了这些人而存在。所以那些没有拿到酒的酒吧为了避免客源的流失,不得不联系到了杜林这边,希望能够尽快的将初恋与雪精灵摆在酒柜上进行出售。

    艾尔利斯这段时间一直在负责生产的事情,他对杜林的话言听计从,不断的点头。他刚才还在请示是不是要在半夜的时候运输,来躲避歌多尔的人的窥觑,但是杜林直接否决了这个建议,让他在大白天运输。他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要在白天运输,但是并不妨碍他将杜林的命令执行下去。

    其实杜林说的没有错,半夜运输的危险性要远远的超过白天运输的危险性,歌多尔就算再怎么狂,也不可能在白天当街厮杀,除非他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多。

    安排好了这边的事情之后,杜林与艾尔利斯又聊了聊,刚说到仓库里的原料只够生产到下个月的时候,都佛脸色有些严肃的推门进来。如果在以前,艾尔利斯这个时候应该离开这个房间并且关上房门,但是他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自然而然的不需要如同一个普通同乡会会员那样避开。

    都佛的脸色不好看,踢了踢靴子,“他们找到了科德,然后送到了警察局,警察局那边已经将三人以抢劫罪定罪,打算这几天送到地区监狱里。”,一想到自己“牺牲”所换来的机会居然就这样被对方糊弄过去,他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愤怒。他盯着杜林,杜林却笑了。

    “不用担心,他们越是偷奸耍滑,死的也就越快!”,杜林很明白,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完全的按照某一个人的心意去运作,无论是神明还是普通的凡人,都需要去面对复杂多变的局势,不断调整着自己最初的计划。很有可能到最后一刻的时候,计划已经和最初的设计完全不同。他设下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报复歌多尔和伍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把普朗多也牵扯进去了,虽然不是他的本意,但他并不反对。

    在他最初的计划中,歌尔多交不出人,薇薇安夫人震怒之下肯定会惊动市长大人和两位议员,然后这三位特耐尔城权力金字塔最顶尖的三人就会为平息薇薇安夫人的愤怒,把歌多尔这种毫不起眼的小人物送进历史的垃圾堆里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现在歌多尔居然交出了三个人,毫无疑问他作弊了。

    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三个愿意顶罪的家伙充当科德一伙人,让这三人冒充其实已经死去的三人,再把他们送进监狱里。如此一来可以说是完美的完成了薇薇安夫人的交代,等时间差不多了再把三人捞出来,或是直接灭口,这件事就算彻底结束了。

    这不是歌多尔或者谁的胆子大,而是这些人太了解上流社会的大人物了,大人物们的傲慢与自负让他们认为没有人敢违背他们的意志,去糊弄他们,欺骗他们。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可能与神明唯一的差距就在于自己不会放电。可偏偏,正是利用了这些大人物的傲慢与自负,让很多人从中找到了空子可以钻,欺上瞒下,无法无天。

    或许在歌多尔以及那个给他出主意的人心里会认为薇薇安夫人这样地位崇高的人物,不会亲自去看那三个混蛋,就算亲自去了,也不一定就能够认出来这三人就是她所要找的那三个人。所以这些人才敢如此赤果果的蒙骗薇薇安夫人,可惜他们少算了一个环节,那就是这件事并非是突发事件,而是有人有意为之的“意外”。

    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环节,所以他们把自己的脖子套在了绞索中。

    如果说歌多尔交不出人是对薇薇安夫人的不尊重,是对薇薇安夫人权力地位的轻视,那么这种鱼目混珠的行为,就是欺骗,是一种更加过分的举动!

    更加过分的举动,自然也会带来更加过分的后果!

    杜林心中对普朗多说了一句抱歉,他会有那么一丝丝内疚。因为在整件事里如果没有普朗多的配合,那三个家伙也不可能糊里糊涂的就被确认为薇薇安夫人所要找的人,从而关进地区监狱。换句话来说没有普朗多的配合,歌多尔现在应该还在焦头烂额当众,他们之间有了合作,所以才会如此快的解决!

    心里为普朗多祈祷了一句之后,杜林就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只要三人确定进入了监狱里,那么歌多尔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这就是情报不对等所带来的坏处。

    和艾尔利斯告别之后杜林带着都佛前往特耐尔的瓜尔特人居住区,他需要去拜访那些牺牲的会员的家人,这是他答应的事情,那么他就必须做到。他始终认为诚信是人在社会中立足的根本,只要是自己承诺的事情,哪怕会尴尬,会丢人,也必须履行,否则将会寸步难行,因为没有人会信任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

    瓜尔特人的居住区一如既往的贫穷,冷清,稍微有一点能力的人都在其他城区工作,留在这里的只有老幼妇孺。一群六七岁的孩子穿着明显大一号或是小一号,缝缝补补的衣服在到处都是垃圾的街道上来回奔跑,不时传来快乐的欢笑声。路边也有一些中年的女人三五成群坐在一起,晒着太阳,望着杜林以及都佛,还有他们身后的汽车。

    有些好奇的孩子逐渐围了过来,他们乌溜溜的眼睛充满了好奇的望着这辆其实并不是很新的汽车,纷纷伸出了手。

    他们在讨要,糖果,或是零钱,什么都可以。这种行为几乎成为了整个世界贫民区的潜规则,如果这个时候不施舍一点零钱和小礼物,他们可能会寸步难行。但是如果他们施舍了,那就绝对不会是一笔小钱。

    比如说已经有不少成年人把目光投向了这里,只要杜林或是都佛有任何一个人拿出哪怕一个硬币,他们就会敲打着自己家的房门,把家里的孩子都喊出去上前去讨要。

    曾经有人以此抨击瓜尔特人的习性,可如果没有被生活和社会逼到这一步上,瓜尔特人未必就愿意当“刁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