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不,你应该这么做
    “被杜林的人抓走了?”,普朗多翻了翻眼皮,“你看我像是傻子吗?”,歌多尔没有吱声,这让普朗多心里对这家伙更不满意了。我好不容易把责任推给了你,意思就是让你去背锅,现在你把责任推给了杜林,且不说他能不能背得起这个锅,责任被踢来踢去最先出丑的绝对不是歌多尔,也不是杜林,而是他普朗多。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事情,大人物把责任交给你并非是为了为难你,而且薇薇安夫人的本意也的确如此。她和普朗多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根本没有必要去为难一个小小的地区警察局局长来体现自己尊贵的地位。她只是把这件事,安排给了最合适的人,仅此而已,没有更多的其他想法。

    当普朗多把责任推给歌多尔的时候,薇薇安夫人知道之后并不会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她可以理解普朗多的做法,总不能让一个警察局局长亲自上街到处去找人吧?她把这件事委托给了最合适的人选,而这个人选又如她一样把这件事交给了最直接的人。那么责任之间的传递,就应该到此为止了,不能再传下去。

    但是当歌多尔打算把责任推给杜林的时候,就意味着另外一件事——所有人都在推脱责任,这摆明了就是对薇薇安夫人的敷衍。

    你可以完成不了任务,因为你是一个蠢货,你没有这个能力和本事去完成我的嘱咐我不能怪你,就像人们不能责怪公鸡不能下蛋那样。但是敷衍则是另外一回事,敷衍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不尊重,代表了轻慢以及不满,对谁的?薇薇安夫人可能会联想到,是不是这个地区警察局局长对自己有些怨言,所以才推诿责任,毫不关心,也没有给予自己应有的尊重。

    那么薇薇安夫人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她会怎么做?

    她会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在普朗多的身上,要么摘掉他的警帽,要么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但是无论是那种处理方式,都不是普朗多乐于见到的。

    于是歌多尔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沉默了片刻,恰好他的目光看见了摆放在桌子上的乐土盒,心烦意乱的掀开准备拿出一支吸上几口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比前几天少了几支。错愕的眼神很快的就变得暴躁起来,他用力压上了盒子,他还无法当着歌多尔的面做出将这这盒乐土锁紧抽屉里的粗鄙举动,不过他发誓,一定要给修恩一个教训,一个狠狠的教训。

    毫无疑问,能够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在局长办公室里偷他东西的人除了修恩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本来就有些不痛快,加上修恩如此的折损他的尊严,普朗多的脾气更坏了。他随手抓起手边的一沓卷宗朝着歌多尔就丢了过去,歌多尔也不敢躲开,生生受了。哗啦啦到处飞舞的卷宗文件落满了一地,普朗多站了起来,在桌子后走了几步,指着歌多尔的鼻子就说道:“蠢,愚蠢透顶。我不知道是那个蠢货给你出的主意,但是你以为用这种方法就能够避开危险实在是太蠢了。”

    “你要明白一点,这是薇薇安夫人交代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公开化。一旦你构陷杜林没有成功,你考虑过结果吗?”,普朗多怒极反笑,“不错,我可能会受到惩罚,但是你,歌多尔先生,未来的大亨,你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好下场。你以为只有你认识什么大亨,认识那些大人物吗?”

    普朗多的手指随着他的步伐已经戳在了歌多尔的胸口上,一下一下,用力的戳着。歌多尔眼角抽了抽,却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只是直视着普朗多这位警察局长。

    普朗多并非危言耸听,杜林能够借助凯文搭上他这条线,也就意味着能够搭上其他的线。特耐尔城不是某一个人的特耐尔城,这座城市属于一小撮人,一小撮高瞻远瞩与众不同的人。而且现在特耐尔城商会副会长也是一名瓜尔特人,他曾经还出面将格拉夫从监狱里捞出来,要说这位真正的大亨和杜林之间没有关系,他第一个不信。

    既然有关系,是不是意味着还有更多的人和杜林有关系,只是他不知道而已?他觉得很有这个可能,阔绰的手笔连他都生不出一丝抗拒的情绪,那些大人物们恐怕会更加满意他的诚意。

    且不说杜林是不是真的还认识更高级的大人物,一旦陷害杜林未果,他反击怎么办?

    普朗多很清楚薇薇安夫人亲自来交代他做这件事,除了的确对这件事很上心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这是一件最好能不被人知道的私事!

    私事之所以是私事就是因为还没有被公开,一旦被公开了就不是私事,而是新闻。到了那个时候抓不到人,又把杜林给得罪了,同时还得罪了薇薇安夫人,普朗多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直接从楼上跳下去,免得受更多的折磨。

    所以无论歌多尔出于怎样的原因想要嫁祸给杜林,普朗多都是反对的。

    这不是挖坑埋别人,这是挖坑埋自己。

    “那现在怎么办?”,歌多尔将自己口袋里的信封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普朗多只是瞥了一眼,就冷笑了起来,信封里的钱不多,最多只有两千块。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觉得歌多尔是个不错的年轻人,识时务,懂规矩,而且眼明手利。但是经过和杜林的接触之后,他突然间觉得歌多尔的格局太小了。

    论赚钱的速度,杜林肯定不是歌多尔的对手,但是杜林都能拿出一万块作为两人之间的见面礼,这位名气更大,地位更高,更加富有的歌多尔居然只能够拿出两千块来贿赂他。这么一比较,歌多尔在普朗多眼里已经不算是什么了。

    普朗多略微冷静了一点,他思索着对策,薇薇安夫人的命令是抓住那些人,然后把他们送进去。想必以薇薇安夫人的身份,也不会亲自到场亲眼看着那个家伙进去。他随手将桌子上的信封揣进了怀里,勾了勾手指,搂着歌多尔的脖子,将他压的比自己低了半个头,“特耐尔城有很多叫科德的人,去找你要找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