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你应该这么做
    “我现在该怎么做?”

    伍德抬头望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歌多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一直在等待歌多尔带给他的好消息,可惜的是这个好消息可能还需要继续等下去,坏消息却先来了。

    伍德认识薇薇安夫人,毫不夸张的说作为这座城市的大亨之一,他往往也是那些大人物宴会上经常出现的面孔。不过他从来都没有对别人说过,其实他不是很喜欢那里,因为他感觉不到多少那些大人物对他的敬重,他们甚至拿“樵夫伍德”这个绰号来讽刺他来自乡下。

    但是他又不得不在那里,他毕生的追求都在那个小小的圈子里,好不容易挤进去了,又怎么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情的话,他可能还会和以前那样,想着有一天自己可以走上从政的道路,以至于他将自己绝大多数积蓄都洒在了这条路上。他原本打算在两年后特耐尔城的两位议员的任期结束时,提交申请参加竞选,但是这一切都在前几天被画上了终止符。

    心里有些莫名的轻松,也有对失去的痛恨。

    有些混乱的思绪很快就被他拽了回来,略一沉吟之后,点着头说道:“你犯了一个错!”,歌多尔很认真的看着他,那种表情就像是坐在教室中认真学习的学生,这让伍德多少有些奇妙的满足感,“你不应该出面迎接普朗多,更不应该和他说话。你以为他真的是因为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才不顾非议的驾驶着警车大摇大摆的进入了这里吗?”

    “不,你错了!”

    “他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他,特耐尔城地区警察局的局长,来到了你这里。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自己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其实不难想象,以薇薇安夫人的层次,她是绝对不可能接触到这个叫做科德的帮派份子的,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叫什么,和谁后面混。所以她去找了普朗多,在那个时候,责任在普朗多的肩膀上,如果找不到科德,薇薇安夫人要发火的话,普朗多绝对是受难者。”

    “但是他大摇大摆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了你这里,就等于把责任转交给你了,而你却如同白痴一样双手接过来,把这份责任变成了绞索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歌多尔的脸色难看了不少,在伍德面前……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不需要保持虚伪的面孔,伍德是“过来人”,他能够了解自己的心情。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件事的背后还有这样的事情,这给歌多尔一种难以说出口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被人愚弄了一样,承担起了原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压低了声音问道:“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知道,如果我找不到科德,我该怎么度过现在的难关。”

    伍德却避而不答,反倒是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你知道我们怎么对付你这样的人吗?”,不等歌多尔开口,伍德就继续说道:“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罪名,把你送进地区监狱里,然后你曾经羞辱过的某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从你背后捅你一刀。他会加上三五十年的刑期,然后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莫名其妙的死于各种意外,而你则死在了‘帮派斗争’中。毫无疑问,这是最简单的处理方式,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风波,你的手下会选出新的首领,然后展开报复。”

    “瞧,麻烦解决了,我们又梳理了一遍城市中的不稳定因素,一举多得。”

    就在歌多尔愠怒之中快要爆发的时候,伍德才抬手按了按,“要解决现在的麻烦……怎么说呢,说难,其实也就那样,说不难,又需要一些手段。你首先必须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去,就像是普朗多做的那样,把责任推给别人。然后你得亲自带着礼物去找薇薇安夫人,主动承认错误,再把责任揽回来,听候发落。”

    伍德的建议让歌多尔有点摸不着头脑,看着他眼睛里的困惑,伍德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这几天终于冷静下来了,那时候我真的太蠢了,罗本明明已经把事实告诉了我,我却置之不理,犯下大错,所以千万不要觉得我傻了,我没有傻,也没有疯!”,此时的伍德逐渐的从痛苦和冲动中醒悟了过来,前几日他还想着如何报复回去,如何把自己的痛苦扩大十倍、百倍的报复到那个叫杜林的小子身上去。

    可是逐渐的,等他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所有痛苦的根源都源于他自己——他的头脑已经变得僵硬,却又那么的冲动,才造成了这些后果。

    如果他能够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和杜林谈一谈,如果面对自己亲如兄弟的伙计惨死能够如罗本要求的那样冷静下来,或许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但是他太冲动了,多年上流社会的生存让他觉得自己和杜林之间的冲突对自己来说是一种羞辱,他只想尽快的将这些施加在他身上的羞辱清楚干净,而忽略了很多的细节。

    很从大程度上来说,是他的责任。

    他接着说道:“首先我们要把责任推出去,这一点毫无疑问,也是必须做的。同时,你又必须在大人物面前有足够的‘责任心’,要让他们知道即使错不在你,你也勇敢的站出来扛起了责任,这无疑会让他们对你有很大的好感,哪怕这种好感其实并不值钱。”

    歌多尔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他皱着眉头问道:“我该怎么做?”

    伍德抿了抿嘴,“栽赃,陷害,把责任丢给杜林。”

    “你在利用我的事情为你报复那个家伙?”,歌多尔此时已经有些不那么愉快了,他觉得伍德还没有醒,居然在这种大事上想要利用自己去报复杜林,他还敢说自己冷静下来?

    伍德笑眯眯的安抚着歌多尔,“你应该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