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计划
    “这个叫做科德的家伙,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得罪了薇薇安夫人,薇薇安夫人指明要拿下他和他另外两个同伙,你明白了吗?”

    随着普朗多的话说话,歌多尔突然间觉得自己这一身装扮让自己的身体闷的有些发热,他撕开了领口来回走了几步,脸上那种刻意保持的笑容已经变得微微狰狞。在特耐尔城有一种有趣的说法,说薇薇安夫人是隐市长,她决定的事情就连市长大人都没有能力改变,很多已经在实施的政策中,有一部分甚至是薇薇安夫人点头同意之后,才开始在特耐尔城内实施的。

    这种说法只存在于一些能够接触到一点真相,却又朦胧不清的大亨之间流传,歌多尔还是在一次私人性质的宴请上听boss们说起此事。当时有一名记者含沙射影的指责薇薇安的总督父亲虽然已经因病离开了岗位,却依旧手握大权不愿意交接,同时也指责了特耐尔城有许多“妇人之政”,其核心目的还是剑指薇薇安妇人的父亲。

    后来不到三天时间,那名用词格外犀利的记者,被人们发现漂浮在玛瑙河上,尸体已经开始肿胀。

    不用说,一定是薇薇安父亲的人动的手,而指使记者的人,无非是新上任的总督。

    正是因为知道的东西有点多,所以歌多尔一听到普朗多说出薇薇安夫人这如同具有魔力的称呼之后,立刻变得不安起来。像那样的大人物,想要对付他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只要打个招呼他很有可能就会完蛋,除非他的boss愿意力保他。

    可是他有这个价值吗?

    他觉得自己没有,干脏活又不是什么难事,随便找个人都能做,所以他必须自救。

    他用力拍打着桌上的座铃,很快就有人推门而出,他一回头,语气带着森然的吩咐道:“把科德那个家伙给我绑过来,他要是敢反抗,打断他的四肢!”

    来人虽然有了那么短暂的疑惑,但还是点头称是,闭门退出。

    不过很可惜,他完成不了歌多尔交给他的任务了,因为科德现在在杜林的手里。

    郊区农场的仓库里,科德以及他两个伙伴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落在这群少年人的手里,更不知道这伙少年人为什么要绑架他们。他们没有钱……或许曾经有过,但是这些钱都浪费在了高度酒精和廉价的女人身上,科德没有结婚,没有家庭,自然也没有存钱的必要。

    能开心的活过每一天,就是他最大的愿望。

    嘴巴里塞着一团硬戳戳的杂草,还被一块围巾勒住,吐不出去,也咽不下去。因为口中含着东西,身体以为是在进食从而分泌的润滑剂,也就是唾沫总是带着草屑和苦味顺着喉咙滑下去,让他苦不堪言。他发誓,如果能够离开这里,他一定带人来把这里所有人都丢进玛瑙河里。

    不知过了多久,仓库的门突然开了,他眯着眼睛望向了阳光灌进来的方向,刺眼的白色中有几个人影闪动,过了约莫有十几秒他才从黑暗到光明的过度中,适应了此时的亮度。

    是那些绑架了他的人,他情绪一下子变得有些激动起来,用力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个明显有别于其他人的少年走到了他的面前,手指勾住围巾向下一拉,他哇的一声将口中的杂草都吐了出来。他眼神凶恶的望着这少年人,颧骨上的肌肉一跳一跳,就像是为了护食准备随时战斗的野狗。

    “科德?”,那人双手插在裤腰口袋里,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这种感觉简直糟透了,所以他扭过脸没有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拳头从一侧打了过来,狠狠的拳头将他的脸打的反向一甩,脑子都一阵阵嗡鸣。

    “我不喜欢在我说话的时候被人冒犯,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教训,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割掉你的耳朵!”

    “来啊,来割我的耳朵!”,科德凶性大发,他挑着眉梢将侧脸凑过去,露出了自己的耳廓,“来,现在就割!”,他舔着嘴角红肿且微微疼痛的地方,丝毫不在意这少年人的威胁。

    站在一旁另外一个长得像女孩子的家伙真的从腰后抽出了一把匕首,在科德的挣扎中一只手抓着他的耳朵,然后一刀化了下去。鲜血没有飞溅,只是默默的流淌,一只带着一些皮肤和肌肉组织的耳朵就落在了那个俊美的家伙手中。

    “嘿!”,科德居然忍住了疼痛没有叫出来,反而冷笑不止,“好,很好,来吧,杀了我,如果让我活着离开这里,你们都得死!”

    杜林好笑的摇了摇头,“你以为你还有什么价值?我会因此不敢杀你?”,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指着科德的脑袋,就在科德依旧嚣张跋扈的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杜林开枪了。

    子弹一瞬间就击碎了科德的颅骨,在他太阳穴到眉心之间的凹了进去,而脑后则喷出一团白花花带着鲜血的血雾,一股腥味顿时弥漫在仓库里。

    另外两个被绑起来的家伙开始颤抖起来,他们是歌多尔的人,在这座城市中除了那些大人物和大亨们,没有他们得罪不起的存在。可是为什么,这些人居然不害怕他们,反而敢对他们动手?他们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但是他们不想死。

    毫无怜悯的望着两个眼睛里带着恳求剧烈挣扎的家伙,杜林再次开了两枪,两人也彻底的陷入了永恒的沉默到中。

    他收起的手枪,耸了耸肩,“把这里收拾一下,本来还想给歌多尔加一点料,不过也没关系,总之这一关他过不去了!”

    没错,杜林可谓是亲自的操控了整个计划,他让人扮演德利尔在灯光下数钱,然后被科德“正好”遇见,并且让科德成功的进行了一次抢劫。整个过程中有不下于五名目击者。紧接着在一段没有路灯的街道上——杜林安排了人在傍晚的时候打碎了灯泡,并且成功的绑架了科德和另外两个人,然后把他们带到了这里。

    他这次来,也是为了处理掉这三人,然后把他们埋在农场里。等歌多尔找不到这三个人的时候,普朗多一定不会为他开脱,面对薇薇安夫人这种层次的人,能够保住自己就已经需要尽力了,再者说他凭什么还要帮助歌多尔,歌多尔又不是他儿子,也没有给他怎样的好处。

    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普朗多怎么想,他唯一能够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去的方法,就是告诉薇薇安夫人,他已经尽力了,但是歌多尔不愿意交人。他甚至可以为此扫荡一两次歌多尔的地盘,来证明自己的确很用心做这件事。然后心怀愧疚的薇薇安夫人在“乔恩”卖力的牺牲下,必然会更加的愧疚,以至于她会主动的向市长大人提起这件事。

    当然不是她在外面和“乔恩”鬼混的事,她会让市长施压,帮助她的好朋友德利尔报仇,甚至都不需要说的太清楚。

    无论市长是不是和歌多尔有交情,他都需要考虑一下双方带给他的利益谁多谁少,然后才做出抉择。

    一个是前任总督的女儿,并且这位前任总督依旧把持着坎乐斯州一定的权力,交际圈也很广。

    一个不过是特耐尔城内的帮派首领,除了偶尔能够帮助他们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之外,并不能够给予他直接的好处,而且这家伙知道的东西也稍微多了一点。

    有了这样的比较,市长大人很容易就能够做出决定,保留谁,以及舍弃谁。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歌多尔能够侥幸逃脱一死,他的实力也会骤减,那时候再要对付他,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