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乐土
    一辆悬挂着警徽的警车缓缓的驶入了歌多尔的庄园,歌多尔主动的从房子里迎了出来。他还没有变成大亨,即使他变成了大亨,他一样需要对普朗多表示一定的尊敬,谁让他屁股上的屎永远擦不干净?普朗多如果真的要找他麻烦,无论他最后是不是大亨,都会非常的麻烦。

    对于麻烦,人们往往会表现出厌恶,但同时也会对制造麻烦的东西表现出一定的尊敬。

    歌多尔穿着白色的衬衫,笔挺的西装,看上去和城里那些上流社会的大亨没有什么不同。他从昨天开始也尝试着使用发蜡,可能是受到了伍德的影响,让他觉得自己不管将来能不能够跨过那道门槛,都要表现出对规则的致敬,已经在心理上做好准备。

    目视着普朗多从车里下来,他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快步走下台阶的同时,也伸出了双手。手腕后露出一寸长的衬衫袖口一尘不染,白的有些刺眼,他很热情的走到了普朗多身边,双手紧紧握住普朗多肥嘟嘟的手,用力摇了摇。他要普朗多感觉到他手心的热量,那是热情的温度。

    “是什么风把您吹到我这里来了?”,歌多尔松开手,伸手做出了邀请的动作,侧着身领着普朗多朝房子里走去。这是他在礼仪课上学的,他花了一笔大价钱找了一位皇室退休的礼仪师来教他一些上流社会的日常礼仪。同时这也让他意识到如果还要坚持现在这条路走下去,完全是毫无意义的。

    三百块一节课,一节课只有三十分钟。你可以嫌贵也可以不学,但是想要学的人多了去了,而且这还是歌多尔拜托了某位**oss才请来的礼仪师。越是接触上流社会的一些东西,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对歌多尔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他终于能够正确的明白自己其实并不魁梧。

    一边在歌多尔的引导下朝着房子里走去,一边拿着手绢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他斜睨了一眼歌多尔,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这一声冷笑让歌多尔莫名的心里一抖,他脸上的笑容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他隐藏的很好,转换的也很快,不再询问这个问题,一直引着普朗多进入了他的书房里。

    一间很奢华的书房,地上铺着的驼绒地毯的毛足足有一寸厚,踩上去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就像是踩在黄油上,还会有微微下陷的过程。金色与红色的墙纸将整个房间装点的金碧辉煌,华丽的灯饰和一些装修把这里弄的就像是在某些顶级大亨的居所,或是皇宫里一样。

    普朗多直接走到了书桌后,一屁股坐在了全包围的椅子里,舒服的幽幽一叹。他勾了勾手指,紧随两人其后的老警员将手中的档案袋交给他,他用力拍在了桌子上,噘了噘嘴。

    歌多尔疑神疑鬼的拿起档案袋,从中抽出了一份档案,瞳孔瞬间收缩了一圈。他平静的将科德的档案放在了桌子上,略微皱着眉头,“我不是很明白,局长先生。如果您来这里是为了以前的那些诽谤和诬告,我觉得毫无必要,连城市法庭都做出了最后的判决,根据帝国法第……总之就是终审判决之后不能够再对已经终结的缘由进行追究。”

    帝国法中的确是有这么一条,通俗一点说这条法律的存在是过去那些贵族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所制定的。任何一项罪名只能够被审判一次,在最终判决裁定之后,无论是不是误判,这项罪名都会被视为“已处理”,不再受到法律和当事人的追究。当年那些贵族们利用这条法律可算是干了不少的“好事”,而现在,这条法律同样被罪犯们滥用。

    歌多尔虽然是一个帮派的首领,但是这不意味着他可以不学无术。他有看书,在普朗多身后书柜中摆放着的三百九十七本书里,只有微不足道的六本书他没有……仔细看过,其他的他还没有来得及看。但是这六本书,都涉及到了神权法和帝国法,他记得他的boss对他说过,一个聪明的屠夫不仅要知道如何杀猪,还要知道如何磨刀。

    所以只要他有睡眠的需求,他就会抽出其中一本,看上三五页,然后陷入沉睡。

    看了那么多的书,他总能记住一点内容,而这一条他就能够大概的记住,因为很多时候他也需要用到它。

    普朗多看着歌多尔,歌多尔毫不畏惧的迎着他的目光。

    歌多尔想要表现出自己的坦荡,他的礼仪老师是这么告诉他的,当他想要表示某种具有争议性的选择时,用平静的眼神正视别人的双眼,能够表示自己的坦荡和认真。

    但是在普朗多来看,这厮踏马的在挑衅自己。

    他冷笑着从全包围的沙发中站起来,拿着被他刚才丢到桌子上的警帽帽檐,扫了扫自己的裤子,“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告辞!”

    怎么不管用?!

    歌多尔也顾不上礼仪不礼仪的了,他深知普朗多这样的警察局局长能够不在乎非议亲自来他这里,就一定发生了重要的事情。现在让普朗多走了,万一后面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到时候找谁去哭去?他带着讨好的笑容拉住了普朗多,又把他按进了椅子里,立刻从书桌上取了一只“乐土”。

    “乐土”并不是土,看上去倒是很像一团略显干燥松散的泥土。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类似蘑菇菌丝的真菌,外表呈现一种泥土的深咖啡色,喜欢有一定的阳光,但是不能受到阳光的直接照射,大多数都生长在洞穴入口的顶端。这种真菌非常的奇特,燃烧的时候会散发出一种非常特别的香味,能够抚平激烈的情绪,同时还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微微的快乐。

    这曾经是省雅王朝的特产,在省雅王朝被耀星帝国征服之后,就成为了耀星帝国的特产。主要的产地位于帝国的东南部,因为受到喜欢追求享乐的贵族们的追捧,很快从几乎泛滥,到差点灭绝。现在是两个州的经济支柱,主要供给上流社会交际圈使用。

    正是因为它特殊的效果,所以人们将它称之为“乐土”!

    一盒普通的乐土有十二支,售价在五百块到六百块之间。如果是野生的真菌丝制作的乐土,售价基本上都超过一千块,而且一盒只有六支。

    很显然,这并不是野生的菌丝,而是人工饲养的。毕竟依靠着销售这个东西能够撑起两个州的财政,可想而知这玩意的价值有多高!

    普朗多满意的翘起腿,看着歌多尔使用了一个纯金的切口器为他切开乐土的封嘴,然后略微加热之后,将乐土递给了他。他满意的点着头,吸了一口,果然整个人一瞬间就放松了下来,还多了一丝慵懒。他将乐土夹在手指间扫了一眼,“这东西不错。”

    歌多尔立刻将纯金的切口器放进了普朗多的口袋里,然后将那大半盒交给了一边的老警员,“既然局长大人您喜欢,那就拿去玩!”

    普朗多笑眯眯的指了指他,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