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科德
    薇薇安夫人很快就离开了特耐尔警察局,她不喜欢这个地方,到处都流淌着“下流”的东西。

    并不是说这里有什么东西让她感觉到厌恶,也不可能有人敢对着她做出不雅的动作,对她来说所谓的“下流”,可以看做是不入流,庸俗,丑陋,肮脏等一系列负面形容的集合。她就像一尘不染的神圣银器,干净而圣洁,但是这里却充满了污秽和令人讨厌的东西。

    目送薇薇安夫人的汽车远去,普朗多一脸颓败的瘫坐在椅子上,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在一分钟前他还哼着小曲打算换上便服去酒吧里放松一下。但是在一分钟之后,他只能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嘴巴里往外蹦出什么脏话。

    见鬼,特耐尔城很小不错,但是再小的城市也绝对不会只有三五个人,或是三五十人。这是一座城市,不是一个幼儿园,鬼知道桌子上三幅肖像描绘的家伙到底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而且那略微扭曲的线条……普朗多已经找不到形容词了,他觉得如果真的有人能够长成这个鬼样子,那么他们一定都是魔鬼的儿子,他们的老妈就是魔鬼,因为人是绝对绝对不可能长成这个样子的。

    如果是别人吩咐他,他还有机会敷衍过去,毕竟他是一名局长,事情很多,把委托转交给手下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等到对方再次找来,然后把某个自己看着不顺眼的小警员推出去背黑锅,事情就差不多解决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他用这种方式表明了自己无能为力,如果对方还要强迫他,那就是故意找茬。

    找一名警察局长的茬?

    呵呵……!

    但是薇薇安夫人不一样,无论是她的丈夫,还是她本身的权力以及能量,都不是他普朗多一个地区警察局局长可以敷衍的。他敢保证,如果在短期内不能够把这三个人找出来,他绝对会有大麻烦!麻烦这个东西人人都不喜欢,因为麻烦意味着损失。

    有可能损失的金钱,有可能损失的是警帽,也有可能损失的是其他什么重要的东西。

    就在普朗多叫了两个警员一起愁眉不展的时候,刚刚睡醒的修恩打着哈欠从二楼上下来,他一边走一边揉着因打哈欠而湿润的眼睛,同时也将略微有些干硬的眼屎揉掉。

    这一觉睡的真舒服,他还沉醉在之前完美的睡眠中,在阳光下入睡绝对是一种享受!

    当他即将离开警察局时,却被身后的灯光所吸引。他犹豫了大概零点五秒,他原本的计划是去找个酒吧,然后找个比较开放的女孩子,玩上通宵之后一起回来睡个懒觉。在零点五秒之后,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因为好奇心作祟,他走向了本应早早关闭的警察局局长办公室。

    推开门的那一刻,他嘴角一抽,普朗多露着两个四十多岁很面熟,却喊不出名字的警员瞪着被他立在书桌上的三幅肖像图,三个人的眼珠子都红了起来,地上更是有一堆的烟头,还冒着烟。

    “怎么了?大师的作品?”,他的好奇心更强烈了,忍不住出声,走了过去,走到了三人和肖像之间,仔细的看完之后伸出了小拇指,用狭窄细长的指甲掏着耳朵,“你们请了新的画师?如果我是你,我就让他立刻滚蛋,如果不是我认识这三颗痣,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玩意画的是人!”

    下一秒,修恩只觉得自己似乎说话的瞬间长高了至少两寸,他用力拍打着普朗多紧紧揪住他领子的双手,“放我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沟通,我只是偷了你几瓶酒,犯不着这么对我吧?!”

    普朗多一愣,下意识的望向了酒柜。他的酒柜造型像是x形的篱笆,由木板构成,一共可以盛放三十二瓶酒。在修恩来之前,他记得自己的酒柜每一个空格里都放着别人送他的好酒,但是现在……他数了数,还剩下十一瓶。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

    这个该死的家伙!

    普朗多刚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双手突然一松,他拿起一个脸上有三个像是野草莓一样东西的肖像,放在了修恩的面前,大声的问道:“你认识这个家伙?!”

    “放轻松伙计,我只是随便说一句而已……你想知道什么,我保证什么都会说,你想知道我内裤的颜色吗?”,修恩举起了双手,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普朗多的枪管顶着他的下巴,让他不舒服的扭了扭脖子,“对了,你说这个人?我当然认识他,他是歌多尔的手下,叫科德,在加入歌多尔帮派的十一年里,一共被起诉六次,其中有四次因证据不足被当庭释放,还有两次获取了被告的原谅,撤诉私了。在档案室第十七个写着《歌多尔犯罪集团》的柜子里第一个抽屉的第三十三份文档里,就有这个家伙的相片!”

    无论是普朗多还是两个老警员,都面面相觑,不过是被枪顶住了下巴,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普朗多收起了手枪,偏了一下头,一个老警员立刻跑着冲向了档案室。他笑着指了指酒柜,“都踏马的送给你了。”

    修恩原本脸上还有些埋怨,下一秒顿时变得眉开眼笑,他亲昵的露着普朗多的肩膀,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背,“好兄弟,既然你这么慷慨,我就不计较你之前的无礼了。这些东西我先寄放在这里,等我有需要的时候再喝!”,说着他突然绷紧脸,“这些可都是我的了,你别偷喝!”

    说着他拍了拍屁股,摇摇摆摆的离开了办公室。如果不是普朗多知道这个家伙的身份,可能会把他当做是一个刚刚从笼子里被放出来的帮派份子。

    很快,老警员将科德的档案拿了过来,一个前额秃顶面露凶相的家伙的相片,出现在他的面前。

    对照了一下薇薇安夫人送来的肖像,普朗多嘴角抽了抽,就算是真人站在这里对着肖像比较,恐怕也不会把这家伙和肖像联系在一起。

    他用力拍了拍桌子,“让值班的警员立刻去找这个家伙,另外准备一辆车,我要去见歌多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