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新想法
    薇薇安夫人笑着打量着他,“我会和普朗多局长沟通一下,你还记得昨天那些人的样子吗?”,对于德利尔这个家伙,薇薇安夫人还是非常放心的,因为她知道当一个人掌握了自己这个阶级层次不能够掌握的事情之外,除了毫无保留的臣服之外,只剩下亡命天涯这一条路可以走。

    而且她也不怕德利尔说出某些不能说的事情,她既然敢这么做,就意味着曝光出这些事情,对她的影响也不大。

    加上德利尔一直在为她,以及其他权贵的夫人们物色人选,一直非常的努力,所以薇薇安夫人对此也有一点上心了。这次还只是抢劫,如果对方动刀子,或是把他怎么样了,以后怎么办?

    德利尔立刻点着头急切的说道:“我画了他们的画像,我绝对忘不了这些人。钱不算什么,但是他们不应该殴打我英俊的面容!”

    薇薇安夫人只是笑了笑,英俊?

    呵呵!

    “你送给我的大礼我非常的满意,等我离开的时候将肖像给我,我会处理的。”,说着薇薇安抬手扫了扫德利尔肩头不存在的灰尘,“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不能让你受委屈,不是么?”,她回头瞥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乔恩”,伸出了手,“扶我进去,这条裙子太长了,有时候会绊到自己。”

    都佛略微迟疑了一下,才搀扶着薇薇安夫人走进了德利尔艺术馆。

    望着两人消失在长廊后鉴赏室的背影,德利尔突然哆嗦了一下。

    昨天晚上的时候的确有一个和他差不多的人被抢劫了,任谁看见有人站在漆黑的巷口外的路灯下数着手中厚厚一沓现金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如果这些钱都是我的该多好啊”的冲动。有些人受制于三观以及法律的威慑力,只能够把这种想法藏在心中,然后默默的路过。

    但是也有一些人,他们早已习惯了无视法律带给他们的威慑,将想法变成现实。

    于是一名穿着非常时尚的紫色中性西装的家伙,被几名暴徒拖进了巷子里友好恳切的进行了一番问候,拿走了不属于他们的钱。

    对于这些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那些不能得罪的人他们早就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中,一辈子都不敢忘。很显然,这位数钱的家伙,不在其中,所以他们一丁点的压力都没有。

    数百元的现金足够让他们在特耐尔城内舒舒服服的度过最少一个月的时间,可是他们并不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会给他们boss的boss,带去怎样的后果。他们的层次太低,所以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他们。

    最初的时候杜林的想法是通过薇薇安夫人搭上市长的线,可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这种想法是一种非常错误的想法,包括了搭上薇薇安夫人这条线。他们的地位和层次比起杜林这种底层社会人士实在是高的太多,无论是对方所需求的任何东西,都不是杜林能够拿出来的。

    别看薇薇安夫人喜欢和一些少男们亲切的交流,但是如果让她主动去做什么事情,杜林认为她是会拒绝的。原因也很简单,她只是一名“消费者”,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从来不会管自己使用的商品的厂家正在遭遇什么困境,他们只关心自己使用商品过程中是不是满意,至于其他的都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杜林直接改变了最初的想法,既然没有办法促使歌多尔跨越那道门槛,从一个帮派的首领摇身一变变成特耐尔城的大亨,那就送他下地狱吧!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都佛,都佛觉得很有道理,同时提出了一个疑问。

    既然计划改变了,那么他是不是不需要出马了?

    杜林很残酷的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事实,正是因为改变了最初的计划,他不仅需要“牺牲”一下,而且还是要非常卖力的“牺牲”才行。只有这样,让薇薇安夫人彻底的满意德利尔送给她的“礼物”,她才会产生一种对德利尔受伤的“愧疚”情绪。这种情绪比通过给她钱,或是其他什么东西更具有主动性。

    甚至不需要任何人去提醒她,她都会主动的为德利尔出一口气,当然前提是她一定要过的幸福与开心。

    站在德利尔艺术馆马路对面巷子里的杜林看着都佛背影中藏着的萧瑟,忍着笑揉了揉脸,接下来计划能不能成功,就看都佛卖不卖力了。

    一个可以真正做到牺牲的人,怎么可能不卖力?

    傍晚的时候杜林抖了抖风衣,天气越来越冷,跺着脚从路边一个食品车上购买了一个熏肉面包,一边咬着一边望着德利尔艺术馆的大门。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薇薇安夫人红光满面的从里面独自出来,她的步伐比进去的时候要轻快许多,嘴角边挂着心满意足的弧度。鼻青脸肿的德利尔紧跟在她身后,杜林没有看见都佛。德利尔点头哈腰的说了一些什么之后,亲自送薇薇安夫人上了车,目送那辆车消失在街头之后,才擦了擦脑门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用力甩了甩胳膊。

    杜林几口将手中的熏肉面包咽了下去,直接跑着横穿了马路,“怎么样?”

    德利尔点了一下头,“我觉得没有问题。”

    “乔恩呢?”,说起这个名字的手杜林还忍不住笑了起来,都佛居然都有了艺名……,真是可喜可贺!

    德利尔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总是不断的给杜林一种错误的信号,就好像是……那什么!

    “他应该在休息,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年,身体素质各方面都是那么的令人嫉妒。”,德利尔的这句话显然没有完全的说完,这只是半句话,还留下了一丝足以让人遐想的空间,回味悠长。

    带着三幅肖像的薇薇安夫人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前往了特耐尔警察局,找到了已经换了衣服准备回家的普朗多。她倨傲的将三幅肖像放在了桌子上,连正眼都懒得看普朗多一眼。她有这样的底气和能量,即使普朗多是特耐尔城的警察局局长,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要知道薇薇安夫人除了是市长的妻子之外,更是前任总督的女儿,在整个坎乐斯具有极为强大的人脉和力量,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地方警察局局长可以得罪的?!

    “查清楚这三个人,把他们抓起来,至于怎么弄你自己看着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