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牺牲
    回到暂时隐蔽的住处时,都佛立刻迎了上来。他知道杜林今天出去就是为了解决歌多尔对他们产生的威胁,他也很紧张,因为现在的同乡会无论是规模还是实力方面,与歌多尔比起来都差的太多。

    歌多尔和伍德不同,伍德已经洗白了,所谓洗白不仅仅是将过去一些不能让大多数人知道的事情彻底的抹去,还要将现在一些不合适的东西从主体上剥离,比如说他曾经拥有的众多打手,众多武器,以及一些非法的业务。他就像是一只卸去了利爪和尖牙的老虎,被大人们引入了笼子里,然后在笼子外面贴上一个标签,内容是“大亨”。

    看上去的确无比的威风,人人都知道大亨伍德,其实真实情况,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无论是为了维持自己的体面,还是身份地位,他都不能做出有损于自己身份地位的事情。他不能蓄养众多的打手,不能做一些违反了游戏规则的生意,更不能像以前那样,一言不合直接动手。他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都必须按照规矩来,按照游戏规则来。

    所以杜林在对待伍德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要去对付的是一个已经忘记如何用利爪和尖牙撕碎猎物,在丛林中笑傲一方的猛虎。他要对付的,只是一个被大人物们用规则限制了手脚,连反抗能力都难以做到的绅士。

    而歌多尔呢,他还没有被游戏规则束缚住,尽管他一直在遵守这个规则,他现在并不是上流社会中的大亨,他只是一个肮脏的帮派首领。在跨过那道坎之前他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被人们所接受的,瞧,他不正是一个帮派首领吗,他做的事情不是正符合他的身份吗?

    所以对上了歌多尔,杜林,以及都佛都觉得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刚刚组建的同乡会就要离开特耐尔,去其他城市重新开始,苦苦求存。如果不是必须的话,谁又愿意以这种方式被人驱赶出去,背井离乡?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风风光光的离开,前往下一个更大的舞台去追求自我?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办法?”,都佛顺手将一瓶刚打开的果酒递了过去。杜林摆了摆手,他不喝酒,或者说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很少会喝酒。

    将风衣挂在了衣架上,墙壁发黄的房间里略显昏暗,墙壁以及天花板上还有一些已经干透留下的水渍,这是一件临时租来的房间,通过其他人来办理的。

    他一屁股坐在已经失去了弹性的沙发上,屁股和坐垫下的木板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差点没有震的他屁股开花。他双臂架在扶手上,看上去就像是躺在浴缸里。他又站了起来,对着沙发狠狠的踹了一脚,来回走了几步,才望向忐忑的都佛。

    “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接近市长的妻子薇薇安夫人,根据我的了解,市长在外面已经包养了情妇,但是他依然很尊重薇薇安夫人的意见,这是一个机会。只要薇薇安夫人说上几句话,比外面做任何事情都更有用。想要搭上薇薇安夫人不是很容易,可能需要你牺牲……”

    杜林的话还没有说完,都佛抬起手阻止了杜林继续说下去,他举起酒瓶猛的灌了一口,撕了撕领子,深吸了一口仅剩下半截的香烟,眼睛略微发红的望着杜林,“我父亲不知道到哪去了,可能是死在了战场上,也可能是装死跑掉了,我母亲把我们兄弟姐妹养大,她这些年过的很不容易。我的弟弟妹妹还小,需要人照顾。等我走了以后,记住你以前说的话,我不要求你真的把我的家人当做是你的家人,但是你必须照顾好他们……”

    “记得告诉他们,我爱他们!”

    “说吧,要我做什么,是去刺杀某个人,还是做其他什么事情?”

    望着略微有些激动的都佛,杜林愣了一下,然后直接笑出声来,笑的他感觉到自己肚子都有一点疼。都佛都快傻了,他直勾勾的望着杜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好一会,杜林才止住笑声,可当他看见都佛脸上傻乎乎的表情,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其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在通用语中,牺牲这个词和死亡这个词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如果在这个词前面加上一点修饰,就会从普通的死亡变成有意义的奉献,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牺牲”。杜林说的有些快,忽略了那个修饰词,让都佛以为这次可能需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才能够打动薇薇安夫人。

    杜林解释完之后都佛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笑了一会翻了一个白眼,又灌了一口酒,“吓死了我,我以为我得去见天主了,麻烦你下次说话的时候把词用准一些,可以吗?我记得你有和我一起去上补习班!”

    杜林耸了耸肩膀,“抱歉,我承认我的错误,不过你依然要‘牺牲’一下。”

    “我觉得现在好多了!”,都佛揉了揉脸,“至少不需要‘死亡’”

    紧接着杜林把计划告诉都佛之后,都佛的脸都绿了,感情这还真是牺牲,居然让他去迎合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他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起来,“能不能……换个人?”

    杜林反问道:“你觉得在我们这些人当中,还有人比你更帅气,更英俊吗?”,他摊开了手,自问自答,“完全没有,所以最后我只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而且你也不算吃亏,几乎没有任何后果的玩弄一个上流社会的高贵夫人,你不觉得刺激吗?”,他凑到都佛身前,搂着他的肩膀,用一种很……的语气说道:“你想想看,你和市长会成为表兄弟,这说出去多有面子?”

    “如果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心里就能好受一点,那么你的计划落空了!”,都佛又点了一根烟,低着头一阵猛吸,杜林也没有干扰他的思考。过了片刻,他猛的抬起头,用力将烟头弹在了地上,“我同意了,该死,我讨厌你和你的计划,但是我却踏马的同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