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艺术馆
    德利尔艺术馆的馆长,就叫德利尔,一个有着明显奥格丁人傲慢的家伙,即使他身上有些艺术气息,也遮盖不住他看向杜林时眼神里的轻蔑。这就像穿着皮靴站在高贵殿堂中的绅士,俯视着光着脚一脚烂泥,走路啪嗒啪嗒的乡下小子在雪白的地板上留下脚印的轻蔑。

    德利尔是一个很“艺术”的人,他穿着一套紫色的中性化闪闪发亮的西装,白色的领子边缘用银色的丝线勾勒出了一圈,应该是纯银的,至少在灯光下那闪闪发亮的颜色,不会是什么低档的材料。他穿着一双白色的鳄鱼皮的皮鞋,这一点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人们更喜欢穿皮靴超过了皮鞋,因为在这个道路交通依旧存在很大问题的社会中,皮鞋太容易让污垢进入鞋帮里,或是沾染在袜子上。

    他的头发很油亮,就像是伍德那个家伙的头发一样,但是他的头发看上去不是很僵硬,反而有些软。七分头发反方向的曲卷向右边,另外三分则向后。白净消瘦的脸上居然还画了一些淡妆,如果不是名片上的后缀是先生,杜林十有**会把他当做是一个男性化的女人。

    他从杜林手里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像他这样富有“艺术气息”的艺术家的名片,往往都具备了一些艺术的特征。比如说他名片上的名字是手写的,杜林还找人专门认了一下才认清楚那些龙飞凤舞的线条其实是字母。他随后将自己的名片装进了口袋里,一手横在胸口,另外一手架在手臂上,双指之间夹着一根雪白的细烟。

    “你和凯文那个坏家伙是朋友?那么你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德利尔的声音也很娘,这次更是不遮掩的在眼神里带着一丝丝厌恶,就像是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堆垃圾。他和凯文之间的“友谊”并不和谐,事实上是曾经有人委托凯文起诉德利尔艺术馆,在那次事件中德利尔才和凯文认识了,在凯文的劝说下花了一千块私了了案件。

    猥亵案。

    据说起诉他的家伙是一个中产家庭的男主人,这个家庭拥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受到艺术的熏陶,于是将孩子送到了德利尔这里接受培训——德利尔有时候也会教导一些孩子们有关于艺术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孩子很特别,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总之德利尔猥亵了那个孩子,并且被孩子家人知道。

    最后他不得不私底下拿出一千块来了解此事,一旦案件曝光,他可能会被愤怒的家长驱逐出特耐尔。

    杜林耸了耸肩膀,对于德利尔冷嘲热讽的语言并不是很在意,“他是魔鬼,我们都是魔鬼的朋友!”,他的意思是如果凯文真的是一个坏家伙,按照他的思路,所有和凯文是朋友的人都不是好人,那他自己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德利尔嗤笑着将头扭到一边,吐了一口烟雾,斜睨着杜林,“我的时间有限,说明你的来意吧!”

    这个时候杜林才发现,德利尔居然还抹了指甲油,紫色的指甲油,他似乎很喜欢这个颜色。错开这个注意力,杜林低声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你的办公室谈,我会开出你满意的价格。”

    这时候德利尔眼睛才稍微亮一点,他迟疑着点了点头,比起他所不喜欢的东西,显然金钱更能打动他。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德利尔的办公室,很简约,也的确很充满艺术性。与那些大人物们真皮的沙发不同的是,这里的沙发是蒙布的,布艺沙发在耀星帝国只是刚刚开始流行的东西,很多大人物都觉得这玩意是穷人们用的,所以还没有完全的流行起来。潮流这个东西如果缺少社会主流群体的认可,那就不是潮流,而是非主流。

    房间里的摆设都很有艺术性,千奇百怪的家具看上去应该花费了不少钱,这种非标准的家具只能够手工订做,价格不菲。

    德利尔施施然的走到自己的旋转圆椅上,那种像是蛋壳被掏了一个窗口的椅子,整个人都陷了进去。他翘着两条腿,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丢进了椅子旁一个仰头张开大嘴的小孩模样的垃圾桶里……。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打算付出什么?”

    很直接,这一点杜林很满意,他走到桌子前,坐在歪歪扭扭的木根雕刻出来的椅子上,伸出三根手指,“帮我尽快搭上薇薇安,我会给你三千块的报酬。”

    三千块,不是小数目了,即使德利尔艺术馆是特耐尔城唯一的艺术馆,也是贵妇们聚集并且消费的地方,每个月的收入也就三五百块,有时候会更少。三千块足够他半年的收入,他很心动,可是他很果断的拒绝了。

    “抱歉,我帮不了你,你可以离开了。”,很不舍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德利尔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三千块,天主在上,足够他挥霍很长一段时间了。眼睁睁的看着这笔钱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心痛的都快要无法呼吸。

    杜林抿了抿嘴,“五千块!”

    德利尔咝的吸了一口凉气,闭上了眼睛。微微颤抖的睫毛足以说明他此时内心激烈的斗争,可很快,他还是再次拒绝了这笔交易。

    不是他不喜欢钱,不愿意得到钱,而是杜林的交易目标太棘手。那可是市长大人的夫人,薇薇安女士在整个坎乐斯贵妇圈子里都有一定的能量。她不仅是坎乐斯州妇女保障协会的名誉会长,更是前总督的女儿。在不知道杜林目的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伸出自己的手。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就不是特耐尔城容不下了,是整个坎乐斯,甚至整个南方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为了一笔的确不算少的钱,毁掉了自己所经营的基业,不值得!

    杜林叹了一口气,“很遗憾,我们没有能够达成共识。”,说着他站起来,在德利尔的目光中越过了桌子,坐在桌子后面的德利尔隐隐意识到不对,他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嗓子里的话顿时卡在那里,丝毫都吐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