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放开
    气氛再次凝固。

    格拉夫缓缓的转过头,望着端着枪指着自己脑袋的都佛,脑袋里的肌肉纤维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他微微的张开嘴以表现出自己的震惊,眼神都有些散乱。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都佛,开口说话时的语气就像是充满了委屈,“都佛,你是我的朋友,是我介绍你进入同乡会的,但是你……现在拿着枪指着我?”

    都佛和格拉夫是好朋友,比兄弟差一点,比朋友多一点,如果再经营一段时间,如果都佛需要帮助的时候格拉夫能够帮助他一两次,他们就会成为兄弟。但是他们的关系在都佛进入同乡会时,就差了那么一点火候。

    就那么一点点的火候,用食指和拇指比划的话,可能只有十张十块面额的钞票摞在一起那么厚。

    但是此时此刻,都佛却端着枪顶在了他的头上。他可以感觉到枪口冰凉的金属质感,可以感觉到从枪身后的握把处传来的丝丝热量。都佛已经打开了保险,将曜晶推入了催化仓,随时随刻都可以扣动扳机将子弹喷射出来。

    要知道,在一个月之前,杜林和都佛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可能在大街上擦肩而过无数次,都不会停下脚步说上一两句话,彼此认识一下。

    是他,是他格拉夫带着杜林认识了这么多的瓜尔特人。

    是他,第一个提出建立一个组织给更多需要帮助的瓜尔特人抱团取暖。

    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现在,他曾经的好朋友,都佛,拿着枪顶着他的脑袋,而不是指着杜林。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这个时候来为难自己?

    都佛面无表情的望着格拉夫,他本来不想说话的,可是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他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会员了,他是组长,在同乡会中具备了一定的地位和权力,同时他也的确有些话想要说出来。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再开口,那样只能够让自己可能会后悔。

    “我们是一个整体!”,这是都佛开口的第一句话,杜林微微点头,“就像boss说的那样,平日里你怎么胡作非为,大家都可以包容你,但是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时,你还依仗着自己的性格与想法行事,只能够伤害到我们。”

    “我们是一个整体,可是你无法融入到我们这个整体中来,所以这里躺着我们六个兄弟!”

    “下一次呢?你打算让这里再躺几个?五个?还是十个?是不是连我和boss都要躺在这里的时候,你才会明白?”

    都佛咧着嘴笑了笑,“格拉夫,我们是朋友,我了解你。你可以做一个有点坏的好人,但是你做不了一个坏人,这不是你的游戏,你该退场了。”

    格拉夫的确如同都佛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有点坏的好人。他有时候会蛮不讲理,有时候又非常的热情,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很热情的一个家伙。无论是任何人,只要他是瓜尔特人,无论男女老少,只要找到了他,向他寻求帮助,他就一定会尽一份力,尽可能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否则他也不会因为帮助别人而坐牢,否则那位大亨也不会花钱把他捞出来。

    他是一个好人,人人都信任他,他有好心肠,所以他做不了坏人,干不了坏事。

    也许他为大家杀过人,也许他在某些时候可以冲到第一线,但他始终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与其痛苦的在这里挣扎,不如早点回到他应该存在的生活中去。继续去做一个有点坏的好人,而不是做一个做不了的坏人。

    格拉夫很想反驳,想要说自己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这句话任凭他怎么努力,都说不出口。

    他说不出口,哪怕他认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可那始终只是他的“认为”!

    “难道……”,沙哑的声音从格拉夫的嗓子里磨了出来,带着明显粗糙的颗粒感,他有些不明白的看着都佛,“难道只有舍弃了自己的亲人,才是做好了准备吗?”

    这个时候杜林开口了,“你说错了,格拉夫。”,他抽出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弹了弹手指,都佛收起来手枪,走到了墙角依靠着墙壁站着。杜林拿出打火机打了几下,点着了香烟深吸了一口,徐徐的吐出,“你没有舍弃任何的亲人,从大家加入同乡会的那一天起,我们所有人,都是亲人!”

    一句话,让都佛心弦微微一颤,看向格拉夫的眼神也更加的充满了矛盾。杜林说的没有错,所有同乡会的兄弟姐妹,都是亲人。但是在格拉夫的眼里,他的亲人是他的母亲,他的弟弟,而不是地上那六个连他妈的呼吸一下都做不到的混蛋!

    格拉夫愣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杜林豁然间站了起来,明明从身高上来说,他要比格拉夫矮上一些,可给都佛的感觉却是他比格拉夫要高大无数倍,甚至需要让他仰望的程度!

    格拉夫后面的话被杜林站起来的动作卡在了喉咙里,嘴唇动了动,没有再开口。

    杜林叼着烟从办公桌后走到了格拉夫的面前,抬头望着他,脸上多了一丝笑意。他居然张开了双臂,狠狠的拥抱着格拉夫,然后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心,“好了,该回家了,去过你向往的生活吧。就算你今天离开了这里,我们依然是你的朋友,你的兄弟。”

    “一天是亲人,一辈子都是亲人!”

    莫名的,格拉夫突然低下头,紧闭着眼睛,他眼眶莫名的发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上一次有这种冲动的时候,还是他养的猫在路边被路过的马踢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一个脆弱的人,可偏偏的,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一种不该有的脆弱。

    他抖了抖肩膀,抖开了杜林抱住他的胳膊,转身推门而去。

    望着空洞的房门,杜林摇着头走回到窗户边上。

    今天送走了六个兄弟和格拉夫,那么明天又该送走谁?

    透过玻璃望着格拉夫不断抬着胳膊在脸上擦拭,大步的奔向远方,他嘴角微微一翘。

    这条路太危险了,你这种蠢货,还是靠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