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争执
    失去生命的**已经开始僵硬,一个个被缝合起来的口子里挂出了一条条黑色的血痕,他们或许到死亡降临的那一刻都不敢相信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无论这个世界是如何伤害他们的,总有值得他们眷恋不舍的东西。然而他们就这么离开了,因为格拉夫破坏了计划,因为没有在第一时间干掉伍德,所以他们死了。

    最惨的家伙就是那个从背后抓住了罗本并且捅了他一刀的少年,杜林隐约的记得他好像叫做什么德,右侧的太阳穴被砸爆,周围一圈的骨头都碎了,陷了进去。那是罗本爆发了生命力的一扳手造成的结果,其实他根本不需要用死亡来换取如此惨烈的结果,只要格拉夫在。

    所有的假设都建立在计划完美的实施上,可总有一些人,或者什么事情会不断的破坏已经拟定好的计划。

    格拉夫抱着头蹲在地上,他一言不发。

    不错,他的母亲和弟弟被救了出来,就如同杜林告诉他的那样,当他们对伍德的手下动手的时候,伍德不会伤害他的母亲和弟弟。雄狮可能会进食的方式来震慑企图挑衅它的豺狗,但是如果豺狗在雄狮进食之前就做出了挑衅的动作,无论雄狮多么的饥饿,都会先杀了那些敢于在它地盘上朝它嘶吼的豺狗之后,才会享用食物。

    这个顺序不会轻易的颠倒,越是年轻雄壮的雄狮,越是会在意维持自己的威严。

    救出来两个人,死掉了六个,最关键的那个家伙还给跑了,这就是代价。

    所以面对杜林的指责时,格拉夫除了蹲着抱头承受痛苦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他错了,就是他错了,他不会用任何的借口为自己洗脱自己犯下的错误,这也是大家都愿意信任格拉夫的原因——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家伙。

    在大多数时候,的确是这样。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的凝重,杜林眼睑低垂着,目光从半阖的眼缝中如同利剑一样刺在格拉夫的身上。好半天,他叹了一口气,重新走回到办公桌后,坐在了椅子上。他翘着腿,双手抱住抬起的膝盖,虽然是一个很普通的动作,可是给人的感觉却非常的独特。就像是……他能决定所有的一切!

    “这样吧,你亲自去给每一个牺牲者的家人道歉,送上抚恤金,按抚他们的情绪,并且争取他们的原谅。如果所有人都愿意原谅你,我也会原谅你,但这不意味着更多。如果有人不愿意原谅你,我希望你能够过上平静富足的生活,这也是你最初的梦想。我不会动你的分红权,每个月依旧会有足额的现金进入你在帝国中央银行的账户,足够你享受你所希望的安乐生活。”

    杜林轻轻的摇了摇头,“你和我,和我们不一样,格拉夫,有些事情你做不到,不要勉强自己!”

    蹲在地上抱着头的格拉夫松开双手,腥红的眼睛直视着杜林,给杜林一种他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的感觉。面对格拉夫的目光杜林没有丝毫的退缩,他的眼神甚至都没有表现出有丝毫的波动,一如之前那样平静的迎着格拉夫的目光。

    “你想把我踢出去!”,格拉夫缓缓站了起来,不得不说身体壮硕的人站在比自己矮小的人面前,的确拥有极大的压迫感。不过很可惜,杜林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比格拉夫弱小,或许他的个子的确不是很高,但是他的心,很高,很大,很强壮!

    杜林耸了耸肩膀,没有分毫意外的点着头,“这不是我的问题,我的兄弟,这是你的问题,明白吗?”,杜林抬起一只手,用手指一下一下叩击着桌面,同时一字一顿的说道:“这是你的问题!”

    格拉夫脸上的肌肉跳了一下,“我有什么问题?”

    “酗酒!”,杜林伸出一根手指,然后紧接着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夜不归宿,我知道你去哪了,你把你的精力都放在了那些廉价的女人身上,甚至在晚上都不回来。”,在格拉夫的目光中,杜林舒展开第三根手指,“你对所有人都太热情了,但是你忘记了我们是做什么的。”

    “当然,还有第四点,你没有服从的心。破坏了我们的计划,用六条生命去换取了你的两个原本就十分安全的亲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格拉夫,看守你母亲和你弟弟的人,应该不会超过三个,他们身上可能连一把刀子都没有,我说的对不对?”

    杜林斩钉截铁的大胆猜测让格拉夫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杜林没有猜错,他的母亲和他的弟弟被伍德关押在郊区的别墅里。除了几天没有吃饱饭,饿的头晕眼花之外,伍德并没有如何残忍的对待他们。因为在那个时候,伍德依然是一个绅士!

    绅士!

    所以格拉夫很容易的就将他的母亲和弟弟救了出来,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

    此时的他很情绪化,因为他擅自做主以为自己并不是关键而离开了计划,导致六个少年惨死。其实本心并不坏的格拉夫心中已经充满了愧疚,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紧接着杜林又打算把他踢出去,这更让他有些彷徨,茫然。同乡会可以说是他亲自建立起来,然后让杜林成为会长的。

    同乡会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他亲自去联系的,六具尸体让他比杜林更加的痛苦,因为这些人都是在他的要求下,加入同乡会的。

    但是现在,杜林告诉他,他应该去享受富足安乐的生活,将这里的一切都丢下,而原因就是他犯的错。

    他痛恨自己的同时,也痛恨着杜林的无情。明明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

    他喘着气,坐在他对面的杜林甚至可以感觉到从他鼻孔里喷出来的气流在房间里流动,他瞪着杜林,摇了摇头,“不,我不会离开,同乡会不仅属于你,也属于我!我绝对,绝对不会离开!”,他几乎咆哮着几步冲到了桌子前,两只巨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尽可能的前倾着身体,他的脸与杜林的脸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但是这二十公分,对格拉夫来说,可能是永远都无法超越的距离。

    杜林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那样坐着,他的眼神都没有发生过多少的变化。

    都佛一脸冷漠的站在了两人的侧面,手中的手枪,顶在了格拉夫的太阳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