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交情
    每一个成型的帮派,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专门医生。这些医生会帮助帮派成员处理一些不太方便在医院中医治的类型。况且一个帮派少的二三十人,多的一两百人,总有些隔三差五就感冒发烧的,准备一个医生几乎是一个帮派“成型”的标准。

    在特耐尔城这片地方,感冒和发烧,是最常见的病症。穷人们喝不起来自自来水厂的优质过滤水,只能够使用井水作为日常水分的补给。井水这个东西说它干净,它不怎么脏。说它不干净,它还真有点小脏。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将水烧开了再喝,特别是一些年轻一点的小伙子,直接把嘴巴对准了井口水泵的龙头,后面的人一摇,张嘴就喝。

    所以发烧、感冒之类的问题,实在是太普遍。

    在私人医生的治疗下,伍德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完成了缝合,幸好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完全的昏迷,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不然还真说不准要多久才能把所有的伤口都缝合起来。

    特耐尔城并非没有麻醉药,只是麻醉药的副作用非常大,麻醉药的主要成分来自于一种能够让人产生幻觉的蘑菇。这种蘑菇曾经一度到处都是,不少人误食了之后出现了一些可怕的症状。这种蘑菇成熟之后,在蘑菇的伞状表面会形成一个隐约的人脸,所以人们把它称之为鬼脸蘑菇。

    神圣教廷中位高权重的审判所骑士长曾经说过,这种“鬼脸蘑菇”是魔鬼洒落在人间的种子,使用之后就会逐渐的丧失理智,投入魔鬼的怀抱中。加上使用鬼脸蘑菇的确会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在神权和帝国双重的要求下,整个耀星帝国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消灭魔鬼”行动。人们将鬼脸蘑菇连根拔起并且投入大火中焚烧,在神权和帝国法修正之后都有相同的条文——禁止个人培育、食用、贩卖鬼脸蘑菇,否则将受到严惩。

    曾经到处都是的鬼脸蘑菇似乎是销声匿迹了,其实不然。帝国科学院对鬼脸蘑菇的研究一直都没有停下,经过实验发现,在摄入少量成分的情况下,除了会产生轻度的幻觉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作用,那就是“谢绝疼痛”。简单一点来说有一种特殊的物质会阻断神经元之间关于疼痛信号的传导,哪怕被砸断骨头,也不会产生任何的疼痛。

    这一发现彻底改变了“晕眩治疗法”,由官方培育饲养并且制造出的麻醉药开始有限度的在帝国各大医院中进行试用,效果非常的好,即使剖开病人的肚子,取出病变的器官,再重新缝合上,病人们能够全程保持清醒的状态,并且感觉不到任何的不适。

    当然,麻醉药的使用也非常的严格,需要申请并且由计量师和主持手术的主刀医生提供申请,然后由“敏感物资委员会”成员审核批准,才能够使用。这套流程并不会需要太多的时间,大约三十分钟就能完成。

    就像所有为了遮风挡雨所建造的房屋,总会有漏风的地方一样,有时候有着严格审批过程的麻醉药,也有流出来的时候。比如说歌多尔这里,就藏了两支,这两支是为了应对紧急情况时用的,很显然伍德受伤并不是其中之一。

    当歌多尔把伍德弄醒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全身绷紧,脸色骤然间苍白如纸。剧烈的疼痛让他有一种以头抢地,把自己撞晕过去的冲动。当这股子剧烈的疼痛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紧紧扣住的牙关,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不是疼痛减轻或是消失了,而是他已经逐渐的有些习惯。

    “怎么会弄成这样?”,歌多尔依着墙壁站着,他手里把玩着来自奥尔奥多最新款的防风打火机,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伍德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整个过程中他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但是他觉得这些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没有他心里的痛楚更让他疯狂。他的眉毛几乎都竖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都是杜林那个家伙弄得,我太小瞧他了,或许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我……。”,说了一句话,他就抽了一口凉气,被丝线紧紧勒住的伤口随着他坐起的动作有些变形,鲜血立刻从伤口中溢出来。

    同时,也重新给他带去了一波更加痛苦的疼痛。

    喘了两口气,他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想要那个家伙死在我的面前,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他,我不问过程,你开个价!”,伍德很明智的没有用友情和交情作为筹码来让歌多尔帮助他,他也很明白,越是有雄心壮志的人,对待公事和私事的态度上也就更加的独立和明确。

    这不是私事,所以他不会用那样的借口,直接用金元开道,这是最好用的东西,没有之一。

    歌多尔笑了笑,反问道:“你觉得杜林值多少钱?”

    伍德给了歌多尔一个难题,同样歌多尔也给了伍德一个难题。

    这是一个永远都没有答案的问题,说的少了,歌多尔未必愿意帮他,而且他也不会因为伍德提价继续帮他。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即使什么交情都不提,伍德开出了一个价钱,歌多尔帮助了他。在外人看来,钱不是关键的东西,交情才是,歌多尔是因为他和伍德之间的交情才帮助了伍德。

    但是当他第一次拒绝,在伍德提价之后又同意了,人们就会认为歌多尔之所以帮助伍德并非是他对友谊的看重,他在乎的只是金钱,为了金钱可以随时的改变自己的初衷和原则。

    所以这个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伍德浑身突然紧绷了一下,片刻后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沉声说道:“十……不,二十万!”

    二十万并不是伍德所有的积蓄,这十几年来他赚取了数百万的财富。其中有一些已经被他挥霍了,还有一部分拿去疏通关系,他在帝国中央银行的存款差不多还有一百一十万出头的样子。

    一口气拿出百分之二十的钱买杜林的结局的确让他有些心疼,可他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今天一切的失败已经印入了一些人的脑子里,他们可能已经开始躲藏在阴暗处磨刀准备捅向他的心窝。所以他必须以更加疯狂的方式报复回去,让那些准备将他瓜分的人好好想一想,要不要冒着崩坏一口牙的危险,来啃这个骨头。

    二十万,足以让歌多尔拿出所有的精力来应对这件事,现在伍德需要的是时间,在最短的时间里,彻底的摆平杜林,他才有机会继续以某种身份生存在这座城市中。否则,他很有可能会带着他的钱,还有他的家人,一起下地狱。

    歌多尔满意的点了点头,“凭我们之间的交情,帮你一把是应该的,你等我的好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