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歌多尔
    伍德疯狂的驾驶着汽车冲向了城市的另外一头。

    在特耐尔这座小小的城市里,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有着森严的规矩和范围。整个城市的地下世界被两个半的帮会控制着。之所以说是两个半,因为那半帮派已经只剩下半口气。这半个帮派没有被完全的灭掉,还要得力于大人物们对特耐尔城格局的规划。

    市长、议员、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们,他们坐在光明之下,制定了整个城市的游戏玩法。任何一个“世界”,都必须保证在具备了一定“竞争力”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持安定。

    简单一点来说大人物们希望那些帮派、势力们彼此仇视,同时又需要他们克制自己的能力,更进一步的还要求任何一门生意,一个渠道,都不能被彻底的统一起来。因为这些大人物们也很清楚,一旦有一个帮派,或是一个势力统一了整个城市,对他们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这个统一了的势力,就具备了向他们发起挑战的能力。他们不愿意见到有人可以动摇他们的地位,更不愿意成为一名失败者,所以他们制定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游戏玩法,并且加入到其中。只要有任何一个势力、帮派出现了拥有“力压群雄”的苗头,他们就会支持这个势力的敌对力量来反击他们。

    大人物们总是小心意义的控制着整个城市的平衡,或许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这是最适合特耐尔城的方法,至少到目前如此。

    特耐尔整个城市的灰暗层面被划分成了两大块和一小块,城市的西南部分以及半个城中心,是“火焰骷髅”泰格的地盘。贩卖走私违禁品以及经营有技术女人工作的社区服务中心,就是泰格的主要生意。当然他偶尔也会客串人蛇的买卖,从外地购买一些少女,或是将一些少女贩卖到外地去。

    泰格的手段非常的狠辣,心也黑的很,但是他有一个特点,他严格的遵守游戏规则,从来都不会越线,同时也很大方。

    或者说喜欢挥霍。

    他对手下人还算不错,习惯将钱当做打招呼的手段,所以笼络了一部分为了钱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人围绕在他的身边。

    另外半个市中心和整个东城区都是“蜥蜴人”歌多尔的地盘,他手底下有差不多两百号手下,在特耐尔城中实力是最强,也是最有钱的。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首领”,不少人提起他的时候,都觉得在未来五到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他会从一个不入流的帮派首领,摇身一变变成这座城市的大亨之一。

    他几乎从来不经营违法的生意,他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一些娱乐场所,比如说酒吧,比如说舞厅,比如说一些小剧院。他很聪明,这是每个提起他的人都已经认识到的事实,除了在酒吧里贩卖一些私酒,除了在舞厅里安排一些超尺度的舞蹈,除了在小剧院里表演一些过分的舞台剧。

    他就再也没有做过其他什么“非法”的事情了,当然打架斗殴以及让某些人消失之类的不算,那是帮派的主业。

    伍德与他非常的熟悉,也是通过私酒的贸易,在歌多尔的手中,经营者三家档次规模不同的酒吧,需要大量并且拥有足够利润空间的低成本私酒,在这一点上,伍德基本上可以满足歌多尔对私酒的所有要求,所以他们既是生意伙伴,也是一对朋友。

    除了这种事之后,伍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歌多尔,然后凭借多年的关系,再花上一笔钱,足以让歌多尔把杜林的脑袋摘下来。此时的他已经非常的后悔了,要知道在十年之前,他与歌多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离大亨还有一步之遥,手底下豢养着一大批形形色色的人物,即使是那些大亨见到了他,都要脱帽打招呼。

    然后他跨出了那一步,为了让自己更加符合上流社会成功人士的形象,他解散了曾经的帮派,将很多成员安置到了其他的地方。他敞开了自己精美的西装,向所有人展示着自己的无害,走进了属于上流社会的殿堂中。

    但现在,他后悔了。

    在这些年里,除了钱,和一些微不足道的声望,他根本没有获得更多的东西。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以前看不起他,现在也一样看不起他,不会因为他穿上了西装,抹上了发蜡,不再让一些人失去他们最宝贵的东西,就对他高看一眼。在这座城市里,他和以前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得罪不起的人依旧得罪不起,那些不敢得罪他的人也一样不得罪他。

    但是他却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代表着他疯狂的斧子!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醒悟了过来,或许这就是游戏规则的真正意图。当出现了一个超越了界限的人,规则就会将他送入到另外一个层面去,并且让他主动的卸下武装。

    迷迷糊糊中,汽车冲进了歌多尔位于城东的庄园里,一群手持武器面色凶狠的冲到已经停下来的车子边,将伍德从车里拖了下来。

    歌多尔站在庄园二楼的阳台上望着被拖出来的伍德,皱了皱眉头。他招了招手,让人将伍德带进房子里,并且为他安排了医生。与此同时,他将一批人撒了出去,收集情报。

    他想要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樵夫伍德”遭遇到如此严重,以至于威胁到生命的伤势。

    很快,杜林的情报就摆放在他的桌头。这座城市对于他来说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作为最大,实力最强的帮派的首领,他可以调动的资源很多很多。

    “有人知道这个同乡会,以及杜林这个家伙吗?”,他靠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翘着腿,闪亮的皮鞋头上反射着屋顶华丽吊灯散发出的柔和光芒。

    大厅内的人大多数保持了沉默,其中还有几名瓜尔特人,歌多尔的目光很来就在这几个瓜尔特人的身上来回的流转,可他们却始终一言不发。

    一具被剥了皮的尸体,已经让所有的瓜尔特人回想起他们的传统。

    背叛者,是需要受到审判的。

    在平静中,歌多尔嗤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让人去把伍德弄醒,问问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毕竟,他可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