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抚恤
    两人说了一会让人听不懂的话之后,普朗多立刻带着警员们往回走。他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脸上那谁看了都会觉得亲切的笑容逐渐的收敛起来,又走了两步,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他微微侧着身,扭着头,望向了身后的方向,看着杜林和两名年轻人走进了已经几乎完蛋了的门店里,才收回了目光。

    在回到警察局的这一路上,普朗多一句话都没有说,脸上连丝毫的表情都欠奉,从头到尾都板着一张脸。

    说实话,他不喜欢杜林,非常非常的不喜欢,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现在会选择支持伍德,而不是支持杜林。作为整个特耐尔城规则制定者中的一部分,他不喜欢那些轻易的就越线,跳出框架外的“突破者”。那些凌驾于他官帽之上的大人物,议员,或是市长什么的,同样也不会喜欢杜林。

    比起这种动不动就破坏规矩,不知道敬畏的年轻人,他们更喜欢伍德那样遵守规则的“玩家”。伍德会按照这些大人物们制定的游戏规则,一步不错的将游戏维持下去。无论他遇到了什么,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不能越界,而这,才是规则制定者们乐意看见的东西。

    他们费心费力的制定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游戏秩序,目的不是为了让人把秩序破坏,而是希望大家能够在一起共同的维护,让游戏健康顺利的运转下去。

    但是他有不得不表现出自己与杜林之间的亲近,直到现在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之前饭桌上那个唯唯诺诺,整个用餐过程中一句话不说的小家伙,远远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安静”!

    那一万块钱拿的实在是太烫手了,而且甩都甩不掉,即使是滚烫的烤肉,他也要硬着头皮生咽硬吞下肚,因为杜林是个不遵守规则的人。

    普朗多心情很沉重的回到了警察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从酒架上抽出一瓶别人送的高档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他需要思考思考,如何把这个已经一脚踩在线外的家伙拽回来,至少不能让他再这么肆意妄为下去。

    普朗多可能并不记得有一个年轻的小警员没有跟上,刚刚目睹了“凶匪”残忍的制造了一场屠杀之后快速洗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还能和局长谈笑风生的警员们也忽略了,有一个年轻的警员跟住了伍德的车,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这名警员其实一直都在,他就在路边,目睹了整个“凶案”的过程。他愤怒,他彷徨,他茫然,他不知所措!

    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特耐尔这座城市中,黑与白的界限如此的不明不白?当他看见伍德带领着一群警员到来的时候,他甚至都以为局长大人要对这些凶狠恶毒手段残忍的帮派份子进行抓捕了,他都主动的想要站出来,指证杜林在之前所做过的事情。可当他看见那个脾气不是很好的局长大人居然与那个年轻人如同好朋友在一起交谈,并且还挥手告别的时候,他觉得很可耻,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我是一名警员,维护正义是我的责任……

    他曾经这么告诉自己,即使他最初的理想并不是当一名警察。

    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摧毁,他觉得自己需要和家人谈一谈,到底是自己病了,还是这个世界病了。

    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刻,他身后的杜林一脸阴沉的走进了他的门店里。已经打扫过一遍的建筑物内到处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这些东西还是他让人从医院那里买来的,一块钱可以买到三加仑不到,刺鼻的消毒水味盖住了血腥味和一股淡淡的酸腐味。

    大家伙都聚集了过来,杜林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停留了片刻,除了一些女孩之外,几乎人人带伤。但是他们的精神面貌非常的好,他们没有露出沮丧,或是痛苦的表情,一个个就像是……精神非常的振奋,目光灼灼的迎上了杜林的眼睛。

    “我们死了几个?”,他忍不住又磕出了一个烟,他需要缓解心中的压力。

    都佛苦笑着说道:“死了六个,其中有一个是被枪打死的,另外五个都是被刺死的。”,他顿了顿,又说道,“还有九个人重伤,能够治好的大概只有四五个人,剩下的可能都要落下残疾。”,他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表情,痛心,可惜,又无可奈何。

    对于这些人的家属来说,自己的孩子养活了十几年,突然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别说是自己的儿子,就是小猫小狗都足以让人悲痛万分,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更具有感情的亲人?!

    当然,情况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差,每个瓜尔特人的家庭往往都会有多个孩子,虽然死掉一个孩子的确是令人悲痛万分的事情,但还没有到不能接受的地步。

    杜林来回走了几步,说道:“参与了今天聚会的,每个人……五十块钱。”,说到五十块钱的时候,那些小伙子们眼睛都快要冒出光来,姑娘们有些羡慕的望着那些小伙子们,杜林指了指她们,“你们也有!”,这下子姑娘们也都乐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傻笑。

    不错,他们也为死去的兄弟和那些可能要残疾的兄弟伤心,但是他们更为自己的收获感到满意。说一句不好听的,他们就是在拿命拼富贵,他们的贱命却是不怎么值钱,可再不值钱,也要有一个度量。五十块,等于别人辛苦干半年的收获,对于这群十几岁,迫切想要证明自己的少年来说,不算是一笔小钱。

    杜林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接着说道:“受伤的加五十,医疗费公司里出。落下残疾的,加一百,等他们从医院出来之后,就在公司里上班吧,每个月二十块起步,每年都会涨工资。”

    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都纷纷动容,在外面,在社会上,如果是为了帮派受伤残疾的,大多数时候时候为他们安排一份轻松的工作,当然薪水也不会太多,能保住他们吃的还行,穿的暖和,但是想要攒点钱什么都没指望了。毕竟帮派只是单纯的帮派,经营的都是非法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的岗位可以养闲人。

    但是这里不一样,无论如何一个月二十块,每年还会涨工资,哪怕因此落下了残疾也不需要考虑自己日后的生存问题,还可以把钱存起来,将来买一套房子,或是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都佛在一边暗暗点头,这样的待遇的确非常的高了,至少在特耐尔的确是这样。

    杜林吸了一口气,将半截香烟弹了出去,在地上弹出了几颗火星,:“至于已经牺牲的兄弟,每家送去五百块,每个月同样补贴二十块,每年都会涨两块!”,他双手插进了裤子上的口袋里,望着所有年轻的面孔,一字一字非常清楚的说道:“你们中有些人和我比较熟悉,有些人我们没有怎么说过话,但无论如何,你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从来没有兄弟姐妹为我牺牲而我无动于衷的道理,一天是我亲人,一辈子都是我亲人。今天他们离开了我们,他们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他们的兄弟姐妹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只要有我杜林一天富贵,就有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

    “如果有一天,我杜林今天说的没有做到,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拿着刀来找我,我绝对不会反抗!”

    掷地有声的话音落地之后,房间里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

    气氛,如同凝固一般严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