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善后
    在杜林的梦境中,那位总是背对着他的家伙常常会用一句话去告诫他的手下,这句话叫做“狭路相逢,勇者胜!”

    如果不想成为别人的踏脚石,那么就把别人变成自己的踏脚石。

    命运女神有时候会钟情于某个幸运儿,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相对公平的。她把机遇给了每个人,但是能不能看见机遇,能不能抓住机遇,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个皮匠——专门为商人和贵族做靴子,整天和臭脚丫子打交道的皮匠,他就抓住了机遇,从而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或许短暂,但至少他绽放出了延绵千年甚至会永恒不灭的光辉。

    而这一次,则是杜林的机会。他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只要他消灭掉了伍德,在特耐尔城,他必然会占据一席之地。或许别人会因为他缺少底蕴和累积而轻慢他,可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只需要人们畏惧他,不需要人们尊敬他。

    畏惧他,会听从他的话,服从他的指令,做他的羔羊。

    尊敬他,却难免会质疑他,有时候也会反对他,更会成为他面前的石头。

    所以,伍德必须死!

    杀戮从楼下蔓延到楼上,被挤在楼梯上的打手们都绝望了,他们发现这次他们的对手,和他们以前遇到的那些根本就不一样。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不会大喊大叫,喷着肮脏的字眼来鼓舞自己的士气,侮辱别人。他们如同为杀戮而生,无声无息高效的杀戮者。每一把尖刀,必然会捅进敌人的要害。每一次劈砍,都对准了敌人的脑袋。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怕死,一个个如同品尝到鲜甜鲜血,饥肠辘辘的小浪子崽子。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只想要品尝敌人的血肉。

    一辆崭新的卡车从一边的巷子里驶了出来,这是杜林四天之前才从特耐尔城唯一一个卡车销售公司花现金购买来的卡车,也是市面上最常见的“英雄50”型号的卡车。之所以一辆卡车会起这样的名字,原因还是在耀星帝国卫国战争期间,前线的蒸汽机车铁路被严重的破坏,补给和后援无法通过蒸汽机车组运往前线。当时的作战总司令不得不强制性的征用了大量的卡车,运载了一批又一批的士兵和物资从后方赶赴前线。

    根据官方统计,每一辆这个型号的卡车,连同驾驶员和副驾驶员,最多可以塞进去五十个人,几乎就是把人当货物一样码在了里面。战争结束之后,首相在首都发表胜利演讲时,曾经声情并茂的说过,正是因为这种卡车的运输力和保障性,才能够让战争如计划那样以胜利告终。

    这是卡车中的英雄,是英雄的卡车!

    因此,这种卡车被生产企业重新命名,成为了英雄50型。

    卡车缓缓的行驶到公司门口,几名年轻人立刻将地上的尸体抬起来,丢进去。不断堆积的尸体越来越多,连车斗的缝隙中都开始向外滴血的时候,公司内部的杀伐声也渐渐的停止。一具具尸体被年轻人们抬出来,如若无人一样丢到了卡车上,当最后一个还没有咽气,受伤颇重的打手还发出轻微的哀嚎声时,都佛走过去,将尖刀插进了他的胸口。

    他也被丢了上。

    卡车载着一车尸体和十多个受伤的小伙以及几名再也无法站起来的同乡会成员,驶向了城外。

    接下来就是一场大扫除,姑娘们,小伙们用清水清洗了马路上残留下的血迹,公司内部飞溅的到处都是的血迹也都被擦掉。一些残留着打斗痕迹的地方,都被人用三十磅的大锤砸了个细碎。如果不计较那些粉红色的清水不断的融入到下水道中,或许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发现,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厮杀,死了三十余人。

    正在大扫除的时候,特耐尔的城市守护神,普朗多局长先生终于在两名身强力壮的警员的搀扶下,一走一歪的晃拉过来。他掏出手绢擦了擦满脸的汗水,惬意的舒了一口气,“这鬼天气,真是太热了……”,他眼睛好奇的朝着杜林身后的建筑物望过去,没有聚集在一起拔剑张弩的帮派份子,没有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伤员,所有他见过的,能够想象得到的场面,一个都没有。

    不是说……伍德来复仇了吗?

    他刚要和杜林打招呼,杜林就走进了巷子里,大约过了分三种,他换了一套衣服走了出来,口罩也摘掉了。普朗多眼睛一眯,心里有一种带着一丝丝嫉妒的情绪在盘旋环绕,他知道杜林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也不得不佩服杜林的小心和谨慎,以及他的智慧。

    这个时候普朗多才注意到一个细节,街面上那些正在快速散去的年轻人,几乎都戴着口罩。如果这不是凯文给他们出的主意,那么眼前这个还带着一丝笑意的年轻人,城府真的深到可怕。无论这里发生过什么,无论那些目击者敢不敢站出来指证杜林,他们都需要面对律师的盘问。

    你如何在对方带着帽子和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情况下,肯定这个人的身份?

    普朗多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必要的时候杜林的律师还会请出一堆将帽檐压低,带着口罩看不见面容的年轻人站在一起,让那些目击者说出他们的身份。只要目击者做不到,那么无论有多少人说自己看见的那个家伙就是杜林,都不能成为证词。

    特别是在这个可以花钱改变某些事情的社会中,没有证人,没有证词,没有证据,而且还有钱,根本就不需要审判,直接无罪释放。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家伙。

    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家伙,至少从目前的情况下来看,伍德应该吃了亏。

    “普朗多局长,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您带了这么多警员……”,杜林掏出了一根香烟,递给了普朗多。

    按照普朗多之前的性格,他是不会接的,这和香烟本身的好坏无关,而是一种阶级上的差距。有时候差距太大了,就算把肥肉送到那些高位者的嘴里,他们都会嫌弃。嫌弃的不是肉不好吃,而是夹住这块肉的那个人太不够档次!

    但是他接住了,并且还叼在了嘴里,杜林拿出打火机为他点上的同时,也给自己点上了。

    普朗多想了想,才笑说道:“这不是天气已经转冷了吗?城市供热还没有开始,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冷,就带着大家出来转一圈,活动一下身体,暖和暖和!”,这是一个很蹩脚的借口,不过蹩不蹩脚此时毫无意义,普朗多要表示出自己的态度来,同时也是为了告诉杜林,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不会说出来。

    他是要卖一个人情给杜林,反正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已经和他无关了,无论谁想要让他被黑锅,都需要考虑考虑是不是值得。

    杜林一脸感同身受的点着头,抨击了几句市政府的不作为之后,话音一转,“这样吧,我个人捐助五十座暖气片给警察局,好让大家在这天气变化还没有开始供暖的时节,多少能够应对一下温度的变化。”

    一座暖气片要十五块钱,而是做就是七百五十块,不算多也不算少,刚刚好。最重要他送的不是钱,钱这个东西只能够让人一时间的在意,一旦花掉什么事就都没有了。但是东西不一样,特别是这种暖气片,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单位,都可以用到。只要人们用到这个东西,就会想起这个东西是谁买下来送到他们手里的。

    即使他们对这个人有一点比较私人的看法,在这个东西存在并且影响改变他们生活、工作环境的过程中,也会逐渐的改变他们的感官。

    普朗多立刻点头称赞,亲热的拉着杜林的手,拍了拍他的胳膊——他没有敢拍杜林的肩膀,“那我就代表特耐尔城所有的警员,感谢你的慷慨了!”,他回头一瞥,那些目瞪口呆的警员们顿时一激灵,纷纷鼓掌起来。

    “应该的,这是我作为特耐尔城市中的一员,应该做的事情。正是因为有你们的守护,我们的城市才如何的美好和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