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反杀
    在破碎的玻璃镜中,罗本看见了瘦弱的自己,看见了身边头发有些凌乱的伍德,还看见了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些带着鸭舌帽的年轻面孔围了过来。

    有些时候,帮派的确比警察更有能力弄清楚一些事情,比如说吉吉被杀的时候,就有人看见了穿着风衣,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靠近了吉吉,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枪,打穿了吉吉的脑袋。那是一个非常秀气的年轻人,长相偏中性,有些流浪汉甚至一口咬定那是一个女孩,而不是一个男孩。

    但无论如何,罗本都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们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年轻的敌人”。除了格拉夫之外,这个特殊的集体中大多数人都是年轻人,十五六岁,十七八岁,二十岁上下。他们都是瓜尔特人,都是穷困潦倒的贫民。他们需要改变什么,所以他们成为了杜林的帮凶,帮助他残忍的杀害了自己的兄弟。

    那么此时此刻,身后的这些人呢,是不是也都是杜林一伙的?

    在这一刹那,罗本的大脑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值得关注的线索都从无数碎片中剥离出来,组合在一起。下一秒,他伸手抓住伍德的领子,在伍德愕然的神情之下,冲向了最近的一辆车。

    这是一个陷阱!

    他发狂的大声的喊着,“楼上那些人只是诱饵,我们才是目标!”,他用力将伍德塞进了汽车的后座上,连门都没有来得急关,一条腿就踩进了驾驶室里。

    车钥匙还在车锁里,他只需要推动一个推杆,让催化剂进入填料仓,和曜晶发生反应,然后稍微等待大约十几秒的时间,这辆车就能迅速的奔驰在街道上。

    可就差了这么一两秒的时间,他听到了近在咫尺的脚步声,感觉到了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领子,将他向后拽去。他脸色涨红,抓住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摸到了驾驶位的座位下,大多数人都喜欢在那里藏一些顺手的东西。他摸到了一个扳手的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腰眼一阵剧烈的疼痛,他连看都不看,立刻挥舞去扳手向身后砸去。

    在一声闷响中,他的虎口都震动了一下,抓住他领子的力量骤然间消失。他奋力的钻进了驾驶室,扭动了钥匙,推动了推杆。他能够感觉到催化剂已经开始和曜晶产生剧烈的反应,能够感觉到车体开始微微震动。他偏着头看向一边的时候,一群年轻人已经冲了过来。

    哐当一声,驾驶室的车窗玻璃被砸碎了,好几把尖刀同时捅了进来,捅进他的身体里。他用力夹住那些人的胳膊,此时车体的震动感明显更加的强烈了。他一脚踩在气门上,座下的汽车瞬间向前一冲,冲了出去。

    在后排座位上的伍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同样受到了攻击,背上被人砍了一刀,胳膊上也被砍了一刀,脸上也有一条差不多十几公分的口子,皮肤都翻开,露出了里面牛油一般黄色的油脂。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上下都疼,此时他最感激的就是罗本。

    如果稍微迟一点,恐怕他就会被那些人杀死。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年轻人真的足够狠,而且足够的果断,他们每一次的攻击都是朝着要害而去。如果不是伍德还有保持运动的习惯,只怕此时已经死透了。

    “回去后让歌多尔的人来,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那个家伙死在我的面前!”,伍德一边抽着凉气,一边咆哮着,他知道自己太轻敌了,同时也太冲动了。他应该听罗本的话,等他完全冷静下来之后,计划好所有的一切再展开行动,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因为丧失了理智,盲目的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冲出来寻仇。

    他拍了拍罗本的肩膀,“对不起,我应该听你的!”

    车子突然扭了一下,车厢内的伍德猛的歪向了一边,狠狠的撞在了车门上。砰地一声,他的肩膀被碎裂的玻璃又切开了一条口子,他莫名其妙的望向了罗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飞快行驶着的车子猛的刹住了。

    在吱的刹车声中,轮胎冒着烟,在地上画出了四条长达二十多米的黑线,终于停了下来。

    罗本费力的瞪大了快要合上的眼睛,推开车门,直接淌了出去,摔倒在地上。伍德脑子一片空白,他跟着从车里跑了出去,看着仰面倒在地上,胸口几乎已经不再起伏的罗本,眼眶一瞬间就湿润了起来。他没有任何目的的嘶吼着,咆哮着,跪在地上将罗本抱在了怀里,用力的抖了抖。

    三个致命的伤口,其中有两个刺进了罗本的胸口,一个刺穿了他的腰腹,大量的鲜血已经让罗本最喜欢的着浅棕色羊毛衫,变成了黑红色。

    咳……,喷出了一口鲜血,罗本似乎好了一点,他睁开眼睛望着伍德,缓缓的抬起手,紧紧的抓着伍德的袖子,“环……游世……”,最后一个字他没有能够说出来,他身体在一阵紧绷之后,舒缓的放松留下来,手也缓缓的垂在了地上。

    望着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的罗本,伍德沉默了片刻。他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将罗本塞进了后驾驶室中。此时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他却丝毫不在意,他发誓,一定会为自己的兄弟报仇,无论需要什么代价!

    而另外一边,一场杀戮才刚刚开始。

    杜林一刀捅在了一直在巷子里盯梢的那个家伙的后心,实际上在三天前,他就发现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公司外不断的观察公司内的动态。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有谁会天天带着圆顶的毡帽,天天穿着高领的风衣,把自己藏在一条巷子里?所以他决定买下隔壁的房子,然后偷偷的让人打了一道门。

    当外面的那个家伙以为杜林没有离开的时候,其实杜林早就转移到了后面的房间里。然后换了一身衣服,穿过马路,走到了那个家伙身边的楼里。他在那栋楼里也租了一层,就是为了对付随时可能出现的敌袭。

    当伍德出现的时候,他所有的所作所为,都得到了数倍丰厚的回报!

    街上的行人不是尖叫着离开了,就是站的远远的默默的观看着一切。杜林的脸上带着口罩,不顾那些家伙如同溺水一样不断挺直身体深呼吸,他将带着血的尖刀抽了出来。此时已经有些人从公司里撤了出来,可当他们看见一群少年人持着尖刀,将守在外面的五名自己人刺死在地上的时候,当他们发现伍德和罗本已经消失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一片的空白。

    明明是他们占据了优势,明明说好对方都藏在三楼,为什么局势会突然间逆转了过来?

    一名手里拿着枪的家伙刚从公司的大门里冲出来,茫然的望着街面上已经围过来的一群带着口罩的年轻人,产生了片刻茫然的那一瞬间。

    站在他不远处的都佛开枪了,子弹正中那个家伙的脑门,因为距离的关系,他脑袋向后一甩,倒在地上,一时间还没有死去,还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这枪声就像是一个信号,一场血腥杀戮盛宴开始的信号。

    与此同时,普朗多一边擦着汗一边慢慢的走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天主在上,谁过来扶我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