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动手
    “他们出来了!”

    在麦香花园的岗亭外,一名穿着便服的年轻警员望着一群从伍德别墅中出来的人,缩回了脑袋。

    他被普朗多要求在这里守着,如果看见了伍德的人大规模的调动,就立刻让人汇报到警察局,汇报给普朗多。

    这名年轻的警员脸上没有丝毫面对帮派战争爆发时的惊恐和紧张,完全是一种属于年轻人的兴奋和向往。他也是年轻人,也有着年轻人的躁动和不安,也向往着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做些什么。他和那些街面上来回游荡无所事事的帮派份子没有太多的不同,如果有,那可能是他的家庭条件不错,至少让他离开学校之后就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不需要四处碰壁。

    警察的确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不一定是一份能够让年轻人们满意的工作。这份工作适合老人养老,却不适合对这个世界还充满了好奇,对自己的人生还充满了幻想的年轻人。

    三辆……不,四辆车快速的从麦香花园里开了出去,年轻的警员望着那挤满了人的一辆辆车,用力攥了攥拳头。他立刻推着没有上锁的自行车,准备追上去。和他搭档的老警员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臂,他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

    老警员摇了摇头,劝说道:“听我说,别过去,你是警察,比其他人更加的危险。”

    那年轻的警察反过来说道:“正因为我是警察,所以我一定要过去。你回局里告诉局长伍德可能带着人去寻仇了,我已经跟上去了。”,说着他掰开了老警员的手,骑着车冲了出去。

    那老警员在后面叫了几句,他头也不回,只剩下他的背影,以及还在回荡的名字。

    艾卡托!

    老警员摇了摇头,只能推着另外一架自行车朝着警局的方向用力的蹬着自行车的脚蹬,希望能够快一点回到那个安全的地方。

    消息很快就反馈回了特耐尔城市警察局,普朗多也知道了这个消息,面对伍德的复仇,他能够做出的选择也寥寥无几。要么带着所有人去阻止这场复仇之战——或许他能够让伍德离开,但是这只是暂时的,等过了今天,伍德依旧会再次带着人冲向皇后大街寻找杜林。而且这里面还存在另外一个风险,如果因为他的干扰杜林跑掉了,最终这笔账就会算在他的头上。

    将来伍德如果抓住了杜林或是怎么样了还好,一旦杜林彻底的溜了,无处发泄的伍德肯定会把目标瞄准自己。

    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这个警察局局长是神圣不容侵犯的,连帝国首相都被暗杀过两届,他一个小小的地方警察局局长,又凭什么敢说自己不惧怕任何的威胁?

    至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一样会有麻烦。

    帮派战争历来都是很敏感的词,特别是对于那些政客们来说,他们希望他们所统治管辖的范围内永远都是歌舞升平,欣欣向荣。如果发生了什么让他们清醒过来的事情,这些总是笑嘻嘻的政客心里绝对不会是笑嘻嘻的。作为特耐尔城治安的主要负责人,他普朗多必然是第一个受到责问的,还有可能会被撤职调查。

    一边是有可能得罪大亨,被大亨威胁,而另外一边则是失去自己的官帽和屁股下的椅子,他只思考了片刻时间,就做出了决定。

    他要插手这件事,不说调停什么的,约束一下也是应该的。当时候无论是谁问起来,他都没有太大的责任,毕竟他尽力了,可是特耐尔城地区警察局的装备落后,警员年纪老迈,他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件事不怪他!

    想到了这些,他立刻让自己的秘书通知警察局里的各个警员,佩戴好装备和警械,准备出动。说起这个他又想起了一件头疼的事情,前段时间夜间巡逻的两名警员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失踪警员的家属来警察局闹了好几天才被他说动,回去等候消息。也不知道这两个死鬼是被人阴死了,还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偷偷跑掉了,却把烂摊子留给他。

    当所有能够出勤的警员都准备好出动的时候,一名三十多岁的警长问道:“局长,我们是骑车去,开始开车去?”

    普朗多眼睛一蹬,“当然是走过去!”

    一些还有点紧张的老警员听到这句话顿时放松了下来,走过去?

    没问题!

    从十一号大街走到皇后大街,走的快一点大概需要十五分钟,走的慢一点半个小时都不要嫌多。从警局这边得到消息到现在,伍德的人恐怕已经在皇后大街了吧?等他们走过去,恐怕战斗打都完了,尸体都凉了,他们去了也就是出个勤,顺便敛尸,也算交代的过去。

    就如同这些人所想,四辆挤满了人的汽车停在了杜林产业的楼下,望着毫无生气的房子,伍德眼皮子跳了跳。

    “你确定他们都在里面?”,他瞥了一眼从驾驶位上推门下来的罗本,“可我觉得里面应该没有人。”

    罗本也望着这位于街角转角的楼房,透过一楼巨大的玻璃窗完全可以看见里面刚刚装修一新的陈设,但是却看不见一个人。二楼和三楼拉着窗帘,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他有些迟疑,左右看了看,这时一个穿着高领风衣,带着圆顶毡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从一旁的巷子里走了出来。

    “人还在里面?”,罗本问了一句。

    那人点了点头,咝的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屁股丢在了地上,抬起脚碾了碾,“我亲眼看见杜林进去的,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他们肯定还在里面。”

    罗本望向了伍德,伍德一挥手,连话都没有说,两名手里领着棍棒的手下直接砸烂的一楼的窗户,从里面把门打开。至少二十多人一窝蜂的冲了进去,一个个手里拿的不是棍棒,就是开山刀,还有两人手里拿着手枪。

    这些人在一楼搜了一圈没有找到人之后,如狼似虎的顺着楼梯冲向了二楼,就在这个时候,杜林的人反击了。

    好几根被切断的石柱从二楼丢了下来,立刻砸中了几名冲的最快的家伙,不是脑袋被砸开花,就是被砸断了腿脚,顿时哀嚎声连成了一片。

    在这种战斗中,最好守也是最难攻的地方,就是楼梯,因为楼梯毕竟狭窄,最多只能同时通过两个人。而楼梯上去的地方却很开阔,可以容纳更多的人,以多数人攻击少数人,总是要占一些便宜。这就是为什么冷兵器时代的攻城需要用人命去填的原因所在,因为攻击的一方总是以少打多。

    人群中走在最后的一人冲了上去,看见二楼有人影闪动,也不管有没有人,抬手啪啪就是两枪。子弹吃进木头旋飞了木屑,趁着对方缩头的功夫,已经有人冲了上去。

    房间里传出了喊打喊杀的声音,偶尔还会有零星的枪声,不多一会功夫,又有三辆车从路口飞快的奔驰了过来。车门一开,又是一群人,这些人都是听说伍德来复仇特意从其他地方赶来的。他们手里都带着棍棒砍刀,打了一声招呼就冲到了楼上。他们比其他人更希望能够杀死杜林和格拉夫,他们都是吉姆和吉吉的手下,迫切的希望用杜林或是格拉夫的生命,为他们的boss洗刷耻辱。

    就在三楼都传出一丁点动静的时候,罗本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底部有些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

    人类也是一种动物,对于动态的东西也同样的更加敏感,他望向自己注意力被吸引的地方时,眼睛一眯,瞬间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头皮更是一阵阵的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