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面对
    明明风雨欲来,可偏偏却让人感觉不到空气中哪怕一丝的凝重!

    伍德望着地上的三具尸体,眼神里充满了忧伤。外边的人说他是一个暴徒,一个疯狂的屠夫,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屠夫、暴徒就没有感情。他也是人,也有人类应该拥有的感情,喜、怒、哀、乐,他都有。无论是吉姆还是吉吉,都跟了他很长一段时间。这两个人对他来说比他的家人,更像是他的家人。

    无论是落魄到连肉都吃不起的时候,还是面对强敌发起冲锋的时候,这两个人都紧紧的跟随着他,从来没有落后一步。他们的存在早已融入到伍德的生命当中,无论任何时候使用任何方法都无法抹去。

    但是现在,他们死了,而且尸体就在他的面前。

    他想哭,却怎么也找不到让泪水突破眼眶的感觉。

    他又有一点想笑,说好一起在白发苍苍时去游遍整个世界,他们却提前走了一步,享受不到那样的美景。

    说起来,还是他们吃亏了呢!

    无论心中的情绪如同狂躁的风暴在他内心深处猛烈的肆虐,他表面上却看不出什么。他就反坐在椅子上,双手压在椅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他望着那三具尸体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动作了,就像是时间在他身上停止了一样。

    在屋子里,还有一些人,屋外的人更多了,可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发出哪怕一丁点的声音。他们很想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可是谁都不敢来开这个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闷的气氛让人想要发疯,罗本走了出来。他拿起白布将三人的尸体盖上,伍德的目光从吉姆和吉吉的身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眼神深沉,藏着暴虐和愤怒,却也平静的可怕。

    “你说,十几岁时你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吗?有一天我,或是其他人,或是这两个蠢货突然间离开了我们,投入了天主的怀抱。”,伍德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稳,只有罗本能够感受到他语调中那一丝丝轻微的颤抖。

    罗本想了想,摇了摇头,“你现在应该振作起来,你不仅拥有他们,还……”

    伍德没有让他把话说完,猛的站起来,举起椅子狠狠的掼在了地上。崩碎的木屑飞的到处都是,他再次举起已经粉碎只剩下的椅背,用力的砸向了墙壁。嘭的一声,椅背也散了架,变成了一根根木棒。

    伍德来回的走了几步,他指了指罗本,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又来回走了几个来回,停下脚步,望着罗本,“我要他们血债血偿,把格拉夫的母亲和弟弟,送去给他们两个蠢货做奴隶吧!”,这或许是伍德目前能够想到最快,也是唯一能够解气的方式。

    可是罗本却没有动,依旧站在那。

    “怎么?没有听见我的话吗?”,伍德的声音变得上扬,咆哮着走到了罗本的面前,几乎贴在一起。他直视着罗本的眼前,用充满了仇恨的腔调问道:“还是说你觉得我已经无法在指挥你做什么呢?”

    罗本退了一步,抬起双手掌心向外的竖在了胸口,“你要冷静,杀两个人并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反而会让冲突变得更加激烈。比起你,其实我更加希望让他们立刻去见天主,我可是差点就被他们弄死了。但是我也很清楚,无论你是要全面开战,还是要怎么样,首先你都必须找到他们才行。”

    “现在盲目的杀死格拉夫的母亲和弟弟,除了让更多的瓜尔特人成为他们的帮凶,让他们变得更加团结之外,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说,伍德,你必须先冷静下来!”

    说话间突然楼上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一群穿着风衣,带着圆顶毡帽的家伙从房间里追了出去。

    伍德和罗本都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人上楼查看,不到两分钟时间,上楼查看的人就下来了。他们手里拿着一个砖头,砖头上有一张纸,那人脸色有些奇怪的将砖头放在了桌子上。

    伍德冷哼了一声,走了过去,取下了砖头上的纸,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所有的叛徒都应该承受他们行为带来的结果,你释放了她,那么你将替她承受审判!

    伍德来回读了两遍,烦躁的将纸条塞进了罗本的手里,“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罗本扫了一眼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被白布覆盖的三具尸体,沉声说道:“在瓜尔特人的信仰中,背叛者必须被剥掉皮肤暴晒三天,如果三天里没有死,说明她获得了信仰的饶恕,可以继续活下去。可如果死了,那就意味着她受到了最终的审判。”

    “这个过程是不能被打断的,如果有人打断了这个过程,那么谁做的,谁就要替那个人来接受审判!”

    罗本不是瓜尔特人,这是他从别人那里听说来的,因为吉姆的妻子被剥了皮,这让他觉得难以置信。所以他问了一个对瓜尔特人信仰多少有一点了解的人,才知道了剥皮的含义。

    纸条上的字不多,但是信息却反映着一件事,那就是有人要剥了伍德的皮肤。无论这个人是杜林的人,还是其他的瓜尔特人,都不是一件好事,这会严重的打击到所有人的士气。他随手将纸条塞进了口袋里,用指头捏碎,不再让第三个人看见。

    跑出去的人也回来了,一无所获,不过他们听门卫说,是一个小孩子,只有十三四五岁大小。

    两人对视了一眼,应该是杜林的人做的。

    “我们要反击!”,伍德用力的挥了挥拳头,这句话让房间里的人精神都为之一振。死了两个重要的人物,如果什么都不做,只能够让人失望。当伍德说出要反击的时候,他们几乎都快要欢呼出来。伍德来回走了几步,“弄清楚杜林和格拉夫那两个家伙藏在什么地方了吗?”

    吉姆和吉吉都死了,现在罗本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伍德的“第一助手”,他立刻说道:“我们的人在盯着格拉夫,杜林也有人在盯着,他们现在应该藏在了皇后大道的办公室里。”

    伍德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那还等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