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信号
    可能是喝了一点酒,也可能是被普朗多叫了几句,逐渐的修恩也变得清醒了起来。他摇了摇只剩下冰块的杯子,随手放在了普朗多的办公桌上,然后走到了窗边。普朗多立刻将那外侧杯壁带着水珠的杯子从自己心爱的办公桌上拿开,还拿着一条手帕擦了擦桌子上浅浅的水渍。

    对于修恩这个家伙,他已经毫无办法了。从最开始的有些敬畏——毕竟修恩来自于帝国警务调查局,对一直蜗居在特耐尔城的普朗多来说,绝对是不能招惹的大人物。到现在的麻木,并没有用多少时间,有时候普朗多也在怀疑,修恩到底是怎么当上探员的,他根本就没有一个探员的样子和觉悟。

    整天就和一个人渣一样到处鬼混,从来不关心这座城市里发生的案件,就连首都发来的电报,也常常被这个家伙直接丢进垃圾筐里。他好像已经彻底的绝望,开始放纵自己一样,对于警察局这样统一“收黑钱”的行为也不管不问,甚至还主动找普朗多也要了一份。

    他的说辞很简单,他也是特耐尔城警察局的一员,理所当然的应该拿到每个月多余的“补贴”,而且拿的还是五十块的那种。

    就这样一个人,即使他有着非比寻常的权力,又如何能让普朗多敬畏呢?

    让他厌烦才是真的!

    吹着凉风的修恩打了一个响指,转过身坐在了窗台上,“我想起来了,吉姆,伍德,对不对?”,普朗多有气无力的点了一下头,修恩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就说我听说过这个名字,怎么?他死了?是谁下的手?”

    普朗多眼皮耷拉着望着修恩,修恩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干笑了几声,拍了拍普朗多的肩膀,脸上没有丝毫羞愧的表情,“我忘记了,你是问我。”,他耸了耸肩膀,“其实要我说,除了格拉夫那群人之外,不会有别人做这件事了,你知道伍德抓走了格拉夫的母亲和他的弟弟吗?”

    这件事普朗多还真不知道,一方面他和帮派联系的不多,也不喜欢和帮派成员接触。万一要是被人看见了,捅了出去,真的是会丢帽子的。其次帮派成员也不愿意和他有牵连,对于帮派份子来说,哪怕就是被敌人砍掉了一条胳膊,他们都会忍着,然后寻找复仇的机会,根本不会报警,更不可能借助警察的力量来自己讨回公道。

    帮派之间如果产生了纠纷,就必须以帮派之间的规矩了结,任何人敢借助警察的力量,都会被所有帮派人士所鄙夷,排斥,甚至会上私刑,就像吉姆的老婆那样。

    所以普朗多根本就不知道伍德居然抓走了格拉夫的母亲和弟弟,难怪会出现这么果断狠辣的报复性仇杀。

    在这一刻,普朗多已经把这两起谋杀案定义为仇杀,当然他也很明白,无论他怎么定性,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战争爆发了。他略微皱褶眉头问道:“有没有办法缓和一下,比如说找一个中间人,把两边的boss拉过来,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避免战争的爆发?”

    修恩轻蔑的斜睨了一眼普朗多,他那个动作,那个眼神,那个味道,像极了街边厮混的帮派份子,“你在开玩笑么?伍德已经死了两个心腹,你觉得伍德会同意你的要求吗?再者说格拉夫和他的boss杜林敢这么做,就一定不会收手。这场战争必须有一方完全的倒下,才能够结束。”

    “请原谅我的无礼,这已经不是你可以阻挠和干涉的了,你还没有这个……能力!”,其实修恩想说的是资格,普朗多的确很了不起,是特耐尔城的警察局局长,负责整个城市的治安工作。

    可那又怎么样?他又不是钢铁机器人,不是战争机器,他不过是一个胖乎乎的人类,和路边的混混们没有任何的不同。他也一样会有大意的时候,而且他很多时候都在大意中度过,他也会因为一把刀子受伤,也会因为一颗子弹送命。他和今天死亡的吉姆,没有任何的不同,他甚至比那些人更脆弱一点,因为他不具备那些人的警惕和小心。

    当然人们愿意在规则的框框里遵守游戏玩法进行游戏的时候,普朗多这位警察局局长的确可以说是最大的一颗棋子,大家都要尽量的尊重并且服从他制定的规矩。但是一旦有人跳出了规则之外,不在遵守游戏的规则,普朗多算什么?

    无非就是一个帝国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一样可以被人暗杀,一样可以让他闭嘴!

    所以在修恩看来,普朗多不算什么,远远比不上那些只要确定就敢下杀手的帮派份子。

    修恩的注意力在普朗多的本身,普朗多的注意力却在修恩刚才说的话中那个不起眼的名字上——格拉夫,以及杜林!

    “你说的……是杜林?”,直到这一刻他都不相信是真的,“你是说这次与伍德开战的是一个叫做杜林的人?”

    修恩有些疑惑的点着头,“对,杜林,现在整个特耐尔城都知道了这个家伙。年轻,手段狠辣,而且很老道,最关键的是他们不怕杀人。当初伍德派去探听搜集情报的人少了三个,大家都认为就是杜林做的,不过没有任何的证据。这个家伙挺有趣的,我很想认识他,据说他才十六岁,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了不起,不过我当年也不差就是了……”

    十六岁!

    年轻人!

    普朗多心跳莫名的加快了其他,他摸了摸胸口沉甸甸的帝国中央银行保险柜的钥匙,突然间觉得是那么的沉重。他思索了片刻,也不管修恩在那缅怀他已经逝去的青春,开着车前往帝国中央银行,找到了钥匙所对应的保险柜。

    保险柜里放了十沓十块的旧钞票,说这些钞票旧,其实也不是很旧,都是流通过不连号,被人使用过的钞票。要追索这些钞票很困难,即使是帝国警务调查局,都追不到任何的线索,这也是受贿者最喜欢的种类。

    如果放在以前,普朗多可能会非常的开心,毕竟一万块是他有史以来收过的最大一笔的“捐助”,但是此刻他却笑不出来。

    因为送他钱的那个人叫做杜林!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明白了杜林的风格,那个看起来还稚气未脱的少年,居然策划了两起仇杀案件,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根本就不在乎被人目击,普朗多觉得甚至是他希望被人目击到,这是他释放的一个信号,他要告诉特耐尔城内的所有大亨,他们将有一个新朋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