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两局
    很多人认为消防局并不是一个权力部门,而是一个服务部门。毕竟一旦有火警或是有人遇到麻烦,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消防局,以及那些戴着头盔穿着沉重装备的消防员。但实际上消防局的权力很大,很多帮派不仅要上供给警察局一份,还要上供给消防局一份。

    按照帝国法,所有设施都有一个最大承载人数限制,以及必须有消防器材。在特耐尔城,最赚钱的买卖几乎都和酒吧离不开关系,酒吧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现金来源地。每天销售的果酒和私酒都能为帮派提供远远超过其他渠道的收益,所以他们想要把酒吧经营下去,就必须和消防局打好关系。

    如果有谁得罪了消防局,酒吧被关闭整改只是最基础的一招,曾经有一个酒吧背后的帮派因为上供的数额问题和消防局之间产生了争执,结果那个帮派的经济来源,一家生意不错的酒吧被整到不得不关门的地步。消防局表示那家酒吧有消防隐患,并且设计不合理,接近五百平方米的酒吧最大的容纳客人人数,不允许超过十人!

    否则不仅要面临关门整改,还要缴纳一大笔罚款。

    最后酒吧关门,酒吧背后的帮派花了大价钱找了中间人,向消防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且承诺会按照规矩上供之后,才将酒吧换了一个名字重新开业。

    如果说警察局是悬挂在帮派头上明晃晃的刀子,那么消防局就是藏在阴影中的一把枪。如果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得罪了任何一方,都很难再特耐尔城继续混下去。

    杜林给了警察局局长送上了一枚钥匙,自然也不会忘记了消防局,他微笑着,脸上挂着诚恳的表情,每一个字都咬的很清楚,“最近我开了一个公司,就在皇后大道,现在正在装修。我听人说过皇后大道曾经发生过好几起火灾,烧死了不少人,真是太可怕了。我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高文先生能够抽空指导一下我们的消防设施的安装,以及装修问题。”

    高文依旧板着脸,不苟言笑,不过他的眼神柔和了不少。他点了一下,可以看得出他的身体放松了起来,“为每一个纳税人服务,是我们消防局的责任,回头你留一个地址,我会亲自到现场监督。”

    一顿饭,还没有吃就有了一笔外快入账,这让普朗多和高文都很满意,普朗多更是笑着对凯文说,你的朋友很有意思!

    你的朋友!

    不是我的朋友!

    也没有直接点名杜林的名字!

    不是他忘记了杜林叫什么,也不是他不愿意和杜林做朋友,只是他们现在还不确定,杜林是不是真的有诚意和他们成为朋友。要知道他们位高权重,想要和他们做朋友的人很多,但是能够拿出足够诚意的人却很少。

    凯文没有出声,只是用一种很惊奇的目光看着镇定自若的杜林。

    行贿已经成为了某种必然存在的潜规则,就连市长都有一部分说不清楚来源的资金放在银行的匿名户头内。就连州长、州议员和上下议会的议员们,都没有谁能从这个漩涡里逃出来。有些人是自甘堕落,也有些人是不得不学着让自己自甘堕落。

    在大势所趋的时候跳出来成为鲜明的反对者,除了会被滚滚的车轮轧死,会被齐天的海浪拍死,基本上不会有任何作用。

    虽然大家都在从外面往自己的口袋里拿钱,可是拿钱也有拿钱的方式。对于那些档次比较低的,比如说在路边巡逻的巡警,想要贿赂这些巡警根本不需要什么手段,直接当面数出二十块塞进他们的口袋里,保管比其他的任何形式都能够让对方满意。可是对于更高层次的如同普朗多和高文这样的官员而言,赤果果的送钱除了得罪他们之外,根本不会得到他们任何的帮助和好感。

    凯文没有说过如何行贿,但是杜林却生生玩出了一套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方式。

    毫无疑问,帝国中央银行的个人保险柜里肯定存放着大笔的现金,只要普朗多拿钥匙打开了那个柜子,他就拥有了那笔钱。至于收受贿赂?

    别开玩笑了,他不过是捡到了一把钥匙,没有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好奇心与贪欲,这不能算犯错,只能说是道德上有所欠缺,这不是犯罪,上级也不会因为一个人道德上的问题就否定他在工作中的能力,而且“沟通”一下,未必不能解决。正是因为这种非常隐秘的贿赂,杜林已经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赢得了两位大人物的好感,这非常的难得。

    如果杜林是一个二十五六岁或者三十多岁四十岁的家伙,凯文都会觉得很正常,能够顺利长大并且活这么久还没有被人坑死,基本上都有了充足的阅历。但是这个家伙才十六岁,他这些阅历从什么地方来的?

    有些事情,真的是想一想都觉得可怕。

    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杜林先一步离开,吃饭的过程中凯文和两位局长并没有说什么比较隐秘的话题,他知道是因为有他这个外人在。所以他觉得差不多了,就提出有事要先离开,给三人留下私密的空间和时间。对于杜林的告别三人眼神都带着一些好感,这么懂事的年轻人,可真的不多见。

    房门关上之后,普朗多笑了起来,他拍了拍自己的口袋,笑说道:“这个小子很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他的诚意是不是像他所表现的那么充足。”

    凯文剔着牙,眉梢挑了挑,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放心吧,不会少于一个数。”

    一个数,就是一万块的意思,对于特耐尔这个小地方而言,行贿用一万块实在是有点……太多了。

    普朗多和高文也纷纷动容,按照他们订下的规矩,每个月帮派方面以“社会上有爱心的商人捐赠给警察局和消防局一些金钱与物资”的名义上供的好处,也就三五千块到位了。这笔钱不会全部落进他们的口袋里,从上到下,每个警员,每个消防员,就连看大门的都能分到一部分。

    特耐尔警察局一共设有五个分局,共总两百七十人,管理着整个特耐尔城接近四十万的人口,平均每个警员按照等级级别,每个月最少能拿三块钱,最多能拿五十块,普朗多一个人独占五百块。

    消防局的情况相差无几,他们能够得到社会好心人士的捐助比警察局要少,按照分配的数额来看,与警察局相差无几。不过高文拿的,比普朗多要少不少,只能拿到三百块。

    所以当凯文说出一个数的时候,两人都被这个年轻人的大手笔给镇住了!

    有钱拿固然好,但是有时候钱多了,也会让人觉得烫手。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普朗多拿起湿巾擦了擦脸,让自己冷静一下,“我虽然是个警察局的局长,可我也不是万能的,有些事情就算我都要缩起头来,万一拿了这些钱却什么都不做,怕是会出问题。”

    只是普朗多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拿到那笔钱,问题就已经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