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明目张胆
    “瞧,我的食物来了!”,吉姆看着一名伙计用两个吊钩吊住两根半米多长,外表金辉色还滴着滚烫牛油的肋骨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口水分泌的更加旺盛了,“我等不及了,该死的你就不能走快点?”

    那伙计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稚气未脱,嘴唇上有一圈黑乎乎的绒毛,他小心翼翼的提着两根带肉牛肋骨慢慢的走了过来,另外一只手还在肋骨旁边虚扶着。他将牛肋骨放在吉姆面前餐盘上的时候,是笔直的对着他的,这让吉姆非常的不开心,因为这样子的话他没办法用看见更多的肉肉,于是他抬起粗短的手花了一圈,“你是新来的吗?调转过来,横在我的面前!”

    那小伙计脸上带着腼腆羞涩的的愧疚,立刻从吉姆的正对面,绕到了他的身边。守护在旁边的保镖让了让,他知道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事情就让吉姆好好的吃上一顿。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脾气,吉姆在很多时候都很好说话,一点也找不到“碎肉机”这个凶残绰号后的狰狞。你甚至可以和他开着稍微过分一点的玩笑,哪怕他是被开玩笑的那个人,也会笑着骂几句,但绝对不会生气。

    唯有在吃东西的时候,不能招惹他。

    伍德曾经说过,吉姆就像是一只护食的狗,当你干扰到他吃东西的时候,他就要露出獠牙,所以即使是伍德也不会在吉姆用餐的时候过度的打扰他,让他吃不下饭。

    保镖让开一段距离,小伙计走到了吉姆的身边,将两条带肉牛肋骨横在了他的面前。吉姆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夏天盛开的花朵一样灿烂无比,甚至都笑出了声来。他没有用餐刀之类的东西非常文明的进餐,在食物面前他不是体面的人,于是他伸出双手,用手指抓住肋骨两头因高温牛肉略微收缩后露出的骨头,举起来狠狠的咬了一口。

    牙齿切入牛肉的那一刻还发出了焦脆的声音,牛肉上有一些切碎的水果辣椒以及一些香料所提供的香味混合了牛油与牛肉,在他的味蕾上爆炸。他惬意的扬起了头,用味蕾去感受着每一丝味道的变化,真的太美味了!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一个小伙不知不觉中已经站在了吉姆保镖的身后,他突然间摘下领子上的围巾,跳起来套住了保镖的脖子,然后用膝盖盯住他的背部,死死的勒着。就在他做出这样动作的同时,那个小伙计也瞬间发动,他把用来勾住牛肋骨的钩子顺着吉姆的下巴刺了进去,另外一头小一点的钩子钩在了椅子上。

    突遇变故的吉姆立刻挣扎起来,但是钢铁打造的钩子足以挂起上百斤重的肉爿,刺入他的下颌之中后另外一头又绷紧了的扣在了椅子的后背上,别说说话,连张开嘴他都做不到,加上舌头也被一同刺穿,除了发出毫无意义的呜鸣声,他只能够胡乱的挥舞着手臂,奋力的挣扎。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减肥的重要性。

    那小伙计一转身就站在了吉姆的身后,他无视了吉姆瞪圆并且望着自己凶狠的眼睛,伸手拿起桌子上并没有使用过的餐刀,对准了吉姆脖子就刺了进去。鲜血一刹那就喷了出来,滚热的鲜血冒着热气,洒落在餐盘上,为那道烧烤牛肋骨带去了更多的味道的变化。

    他连刺数刀,最后一刀捅在吉姆的胸口,连续被刺了几刀要害之后,吉姆的挣扎力度骤然间提升了片刻,最终缓缓的变弱。那伙计抽出刀转身就捅进了吉姆保镖的胸口,连通两刀之后与另外一个少年快速的离开。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从巨变中回过神,惊声尖叫起来。

    整个行凶的过程从爆发到结束,最多之用了十秒时间,快到让许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两个家伙就跑了。

    此时正在后堂中指导自己儿子炙烤牛肋骨的老板系着围裙跑了出来,当他看见吉姆的双手已经耷拉在两侧的时候,眼前一阵发黑,双腿无力的跌跪在地上。

    完蛋了,吉姆死在了这里,伍德一定会报仇的!

    老板可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深知这些人远远没有他们表面上那么的光鲜,一想到自己可能要面对的结果,他整个人都像是丢了魂魄。

    在另外一条街上,一群人围在了一起,这些人都是伍德找来的眼线,负责搜集杜林的消息,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所知道的也只有杜林的名字,以及他的相貌和年龄。尽管这些情报已经重复再重复,不过伍德并不在意,反而按照说好的价钱让吉吉把钱分给他们。

    自从当了绅士,积极的洗白想要进入上流社会,他就已经丢掉了很多东西。现在,他很后悔,所以他需要花更多的钱,才能够把丢掉的东西买回来。

    这次事情结束之后,他也不想变回绅士了,或许他最适合的就是做一个暴徒,一个恶棍,而不是衣冠禽兽。

    “我的……”,一个瘦弱的家伙刚想要伸手从吉吉的手里拿走属于他的那一份钱,吉吉的手却一缩,让他忍不住惊叫出来。

    这些长期浪迹在街头的家伙们其实很便宜,只要五块钱就能从他们的口中买到一些消息。伍德给的价钱更高,十块钱一个消息,而且不介意垃圾消息,这让所有的流浪汉以及这些街头的浪子们都疯狂了起来。望着吉吉手里一叠最少五十块钱,这个瘦弱的家伙脸上不多的肌肉一跳一跳,眼神也变得危险了起来。

    对于这些人,吉吉没有丝毫的畏惧,就算他们加在一起也不敢对他动手。所有人都知道吉吉是伍德的保镖,动了吉吉就等于挑战伍德。

    无视他眼里的威胁,吉吉望着他,“想要钱没问题,但是如果下次还是这种垃圾消息,你就别指望从我这里拿走哪怕一分钱,明白了吗?”

    那瘦弱的家伙愣了一下,脸上的凶相立刻褪去,换上了衣服谄媚的神色,点头哈腰的说道:“明白了,明白了,下次绝对是有用的消息,不然绝对不收费!”

    吉吉这才满意的伸出手,摊开,那瘦弱的家伙立刻从他手上夺走了钱,走到了人群外数了两遍之后心满意足的塞进了口袋里。

    人群逐渐的散开,这些人为了钱会更加努力的去搜集消息,就在吉吉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穿着风衣,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多看了两眼,因为这个年轻人长得很帅,很阳光。

    不管任何时代,不管任何背景文化,脸文化一直都是或明或暗的主流,从未改变过。

    那清秀的少年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春风一样让人心生好感的微笑,吉吉原本都打算离开了,可却因为这少年对着自己的笑容停了脚步。

    那少年走到他的面前,笑着点了点头,“是吉吉先生吗?”

    少言寡语,大多数时候都只会点头和摇头的他居然意外的说了话,“是,我就是吉吉,有什么事吗?”

    那少年用力一点头,“杜林先生托我向您问好!”

    下一秒,吉吉惊骇欲死的眼中反射出少年从口袋里掏出的手枪,他已经做出了转身逃离的动作,可是他的动作再快,又怎么可能快过手枪的子弹?

    一股猛烈的气流带着一丝丝雾气从手枪的枪膛中喷了出来,一颗纤细的黑点缓慢的飞了过来,吉吉甚至能够看清楚这颗子弹在空中不断的旋转。

    噗的一声,吉吉脑袋旁边爆起了一大团血雾,矮墩墩却格外壮硕的身体轰然倒塌。那少年走到吉吉的身边,对着他的脑袋又开了几枪,直至整个脑袋都被打的稀碎,才把手枪揣进怀里,快速的离开。

    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生命,身体还在抽搐的吉吉死的不能再死,已经离开一段距离的流浪汉和街头浪子们似乎是惊愕了短暂的一瞬间,就冲了回来,匍匐在吉吉的身体上,从他的口袋里翻找着钞票。

    至于刚才发生的以及以后要发生的事情?

    谁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